第1510章 这种爱情跟婚姻我不会要

小说: 一胎两宝:萧少的逃跑娇妻 作者: 花开缓缓 更新时间:2020-09-16 10:08:14 字数:6692 阅读进度:1510/1511

第1510章这种爱情跟婚姻我不会要

“他自己要有那种表情的,跟我也没关系啊。反正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你们……不要再问我了,懂?”萧安心偏头过去,心虚的不敢看萨布瑞娜。

萨布瑞娜是典型的没吃过猪肉,绝对见过猪跑的那种,而且是属于超级老司机,所以……你说他不懂吗?

她会告诉你,相当的懂。

只见她搂着萧安心的肩膀,眯着眼睛笑道:“没事,我明白了。不用害羞,这很正常。”

萧安心满头黑线,“正常个鬼,你别胡说好不好!”

“哈哈哈……你就是心虚了。没事没事,食肉系的,很多事我懂。就是……”萨布瑞娜凑过去,在萧安心耳边,又小声说了几句。

萧安心狐疑的看着女人,“这样行吗?”

萨布瑞娜点头,笑道:“怎么不行?这种事关键看你,懂吗?”

萧安心闻言,瞥了一眼端木云风那边,点点头道:“明白了。”

“嗯,这样就好。反正……我希望你们幸福。毕竟人生难得遇见一个真正喜欢自己的啊。”萨布瑞娜笑道。

这两个闹完之后,便开始钓鱼。

女孩子们钓鱼,男人们就去摘菜,说是中午大家一起下厨,做一顿最为朴素的。

至于为什么钓鱼,端木云风说是他想吃鱼汤。

萧安心听完,忍不住笑了,这家伙真是总会想办法惹她开心。

“啊啊啊!萧总,你的鱼好大啊,小心点!”一个员工冲着萧安心这里大喊。

确实,萧安心的运气不错,此刻碰到了一条超级大的鱼,她有些控制不住。

萨布瑞娜见状,连忙过来要帮萧安心。

可是谁知道那边有点滑,萧安心刚站起来,她跟着鱼一起落水。

“天呐,萧总掉下去了。”员工们大喊。

其实萧安心是会游泳的,掉下去也没问题。但是端木云风听见,紧张不已,放下手里的工作,直接冲过去,想都不想的,扑通一声便下水。

萧安心是放不下那条大鱼,所以在水里的时候,还想着怎么把鱼带回去。于是就给人一种,她好像要溺水的感觉。

正在她准备上去的时候,腰间突然出现一只大手,是端木云风的。

“咳咳……”她有些被刺激到,咳嗽了两声。

男人立刻紧张起来,连忙问:“哪里不舒服?你别怕,我一定能保护好你,嗯?”

萧安心点点头,满脸水珠,长长的睫毛又分剪着一片氤氲,楚楚动人的对着端木云风。

端木云风搂着她,再看水中她的衣服,那完美的贴合在他身上。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古代,只要男人救了落水的女人,就要跟他们定亲,不然就是毁了那女人的名节。

天可见怜,这种状态,有几个人真正能受得了。

端木云风不敢耽误,抱着萧安心很快就上岸了。

萨布瑞娜他们动作也快,在上岸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浴巾,帮萧安心包裹着。

“咳咳……”萧安心吐了几口水,但气色还好。

“有事吗?哪里不舒服要及时说,明白吗?”端木云风关切的看着她。

萧安心揉了揉头发,笑道:“我本来就会游泳,没事的,我上去换套衣服,这样就好了。”

端木云风蹙眉,但还是点了点头,他将萧安心打横抱了起来,“我送你去。”

“不用那么麻烦啊,我自己可以。我没受伤……”萧安心不想被员工们看到,轻轻拍着端木云风的肩膀。

但是端木云风霸道的就是不放人下来,还说:“我喜欢你这件事,他们都知道,装也没用。”

萧安心:“……”

哦,因为知道,所以就无所顾忌的要不停的撒狗粮了?

“安心,我不准你在危险之中,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端木云风在进别墅的时候,特意说着。

萧安心的脸颊唰的红了,轻咳一声,“你别这么花言巧语好不好,我会把你列入油腻行列。”

“不会,我知道你不会。”说着,端木云风低头,想要亲吻萧安心。

但是萧安心一偏头,直接躲了过去,“我没洗脸,你别闹了。”

“那洗完之后可以给我亲?”端木云风狡猾的问。

萧安心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就知道欺负我。”

“我爱你。”端木云风脱口而出。

萧安心是满心欢喜,但嘴巴上还要说:“你就会用这种话骗人,也不知道多少小女生被你这种话给骗了。”

“我没骗人,我也只对你一个人说过这些。”端木云风说着,已经将门踢开。

而在外面的员工们,现在凑在一起,分享狗粮经验。

“话说,我们以后是不是每天都有狗粮啊,端木副总平常看着冷冷清清的,没想到是这么热情的一个人。”

“男人嘛,追老婆的时候,哪个脸皮不是很厚。”

“哈哈哈,我也觉得。不过这个狗粮我吃着还挺舒服的,有点下饭,你们说呢?”

“你喜欢吃,你就多吃点啊。我想我老婆了!”

看着他们说笑,萨布瑞娜握着手机,心想是不是该给这两个人准备一份大礼了。

换好衣服之后,端木云风是又占了一把便宜,才让萧安心下去的。

鱼,萧安心是怎么都不能钓了,只能跟着端木云风采摘蔬菜。

不过在菜园里,萧安心才真正注意到,端木云风身上没有那种少爷的坏脾气,甚至做什么,都很自然。

她忍不住询问,“你经常做这些?”

“不是,小时候我喜欢,而且不想被人下毒害死,就自己种一个小菜园,竟然一个人做饭吃。”端木云风解释。

这就是他的厨艺为什么好的原因,因为人家经常做。

不过萧安心也因此心疼端木云风,他竟然从小要担心被恶人害死。

端木家是何等的龙潭虎穴。

他们连个孩子都不会放过。

端木云风看出萧安心的意思,便同他解释说:“端木家只剩我一个是亲生的,其他人并不是。想争财产很正常。”

萧安心这才明白,除了端木云风之外,其他端木家的男丁,并不是纯血统的。

就是他那几个叔叔不是旁支的,就是端木老夫人的私生子。

这些人想要财产,那必须对端木云风动手。

“这次让你娶纪小小,也是他们的计划?”萧安心问。

端木云风点头,也没有隐瞒,“他们以为我会是个傀儡。”

跟纪家联姻,对端木家族很有好处,而且之后可以说端木云风是纪家的女婿,以此将他踢出去,让他去做纪家的上门女婿。

这就不只是可以拿两家的资源,还可以顺理成章的拿走端木家的那些产业。

端木老夫人的算计还真好。

“放心,你男人我很厉害,不是他们能算计的。”端木云风轻轻的揉了揉萧安心的脑袋。

萧安心横了他一眼,无奈的说:“谁说你是我男人了,你能不能不要搞事情,我看你很烦,好不好!”

“不好,我就是喜欢你,非常喜欢你,没有你不行了。安心,你疼疼我。你看都没有其他人疼我,你再不疼我,那我以后很可怜……”端木云风扑倒萧安心怀中,突然像个摇着尾巴的小奶狗一般。

这样的状态,萧安心怎么拒绝,就算是想心狠一把,也不好推开他。

果然,端木云风这个家伙是抓住了她吃软不吃硬的。

萧安心无奈的笑笑,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男人的脸颊,温柔的说:“好了,你就别给我耍心机了,我还不够疼你吗?”

“那我们结婚,你再好好的疼我,嗯?”端木云风趁热打铁。

可是萧安心却摇头,“想趁机占便宜,让我立刻嫁给你,不行!”

“为什么不行?你不喜欢我吗?安心,你……真的不喜欢我吗?”端木云风又开始撒娇。

“谁求婚是这样的啊。而且我们还不是男女朋友呢,你跨度太大了。我拒绝。”萧安心横了一声。

端木云风闻言,眼睛突然就亮了,抱紧了萧安心的腰,将头埋在她的颈窝那儿,不停的吹气,声音低哑的说:“所以……你愿意先做我女朋友吗?”

“我……”萧安心让他弄得脸红心跳,“你好好说话,别总抱着我。讨厌死了……”

这话,满满的娇嗔味道。

端木云风笑的开心,温柔的说:“那你先告诉我,要不要当我女朋友?我们先交往?”

他一边说一边撒娇,萧安心哪里受得住,只好说:“我们现在做的,难道不是男女朋友之间才有的吗?”

端木云风勾唇,却说:“还没有给正式名分。”

“什么正式名分?”萧安心一脸茫然。

端木云风咬了下她的耳朵,小声道:“你该跟大家宣布,你是我的,你不会抛弃我,嗯?”

萧安心嘴角微抽,哦,在这里等她呢,是要名分啊。

“我不给,你这个套路王。”萧安心推着他,看似生气,但脸上明显带着笑。

端木云风笑了笑,亲着他的脸说:“我不是套路王,我就是喜欢你,太喜欢你了。安心……给我个名分,好不好?”

萧安心无奈了,端木云风,你不要撒娇好不好。

正常说话,她还比计较好判断,这突然撒娇,谁受得了啊。

实在没办法的情况,萧安心只好说:“你先松开我……好不好?”

“那你要给我名分吗?”端木云风追问。

这明显是有些着急了。

“好,我给你名分。”萧安心点头,实在是不想跟这个家伙再纠缠了,他可缠不过这个臭家伙。

于是,萧安心就跟着端木云风一起出去。

然后看着端木云风一本正经的站在那儿,手抵着下巴,重重的咳嗽一声,吸引所有人注意。

大家见状,放下手里的东西,全部看了过来。

“端木副总,有事吗?”大家问。

端木云风的手落在萧安心纤细的小腰上,偏头看自家小女人,似笑非笑的说:“当然有事,让萧总跟你们说。”

萧安心看了端木云风一眼,是又无奈又好笑的说:“我要宣布一件事。”

“升职加薪?”有人开玩笑道。

端木云风笑了笑,“不是。你们听萧总说。”

话落,他的手还要轻轻的掐萧安心的腰一下,这就是要名分。

萧安心被他幼稚的操作弄得没有办法,只好点头跟所有人说:“我是来宣布,我跟端木云风现在开始,正式……谈恋爱,他是我男朋友。”

说完,她羞涩的低下头,心中很恼。

真不该听端木云风的,什么都说。

现在的情况,她一定会被员工笑话的。她可是高冷的总裁。

“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了啊。不过还是要祝福萧总的,端木副总是个好男人,希望你们真正幸福。”

“对,以后我们公司就是你们一家的了。你们早点结婚。”

“三年抱俩,早生贵子啊。”

“以后孩子叫什么名字,想好了没有?如果没有想好,我们大家都可以帮忙的哦。”

员工们超级积极,已经不谈婚礼,直接谈他们生孩子,萧安心满头黑线,无奈的想,她家员工是不是太积极了。

而且那么早就谈生孩子,考虑过她的心情吗?

她还只想做个小宝宝的。

明显的,这些人并没有考虑过她的心情。他们说了很多很多,甚至萨布瑞娜还凑过来坏笑道:“我知道,你们更喜欢造孩子的过程。”

萧安心脸一红,嗔了一眼萨布瑞娜,“你别闹了,老司机!”

“哎呀,是成年人,你这么害羞,我就觉得端木云风没有把你喂好了。”萨布瑞娜明知故说。

“喂……够了啊,你小心我减薪。”萧安心羞愤的盯着萨布瑞娜。

但是人家不怕,还故意说:“没事没事,你随便来,我现在不缺钱。”

这边萧安心跟他们闹得正开心,那边端木云风也开始秀恩爱。

他给墨时琛发了一条消息:“从现在开始,我跟你们不同。”

墨时琛:“一个问号脸,你被人盗号了?”

端木云风:“不,我要告诉你们,我是有女朋友的人,以后喝酒别找我。”

墨时琛:“所以,你是成功了,终于抱得美人归了,这个意思,对吗?”

端木云风:“你可以这样理解。现在她是我女朋友,之后我会努力,让她当我老婆。”

墨时琛:“哦,这样啊,那我恭喜你。总算是苦尽甘来了。不过你确定不跟我们活动了?”

端木云风:“当然,我是有家室的人,总不能跟着你们这一群单身狗天天啃骨头。”

墨时琛愣了一秒,就想摔手机。

看看,这是不是欺负人,找到女朋友了了不起?脱单了了不起?

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

知不知道他在生气!

啊,果然,端木云风已经开始在虐狗的路上,要成为他们的敌人了。

端木云风:“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我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你们不服气,也没办法。”

墨时琛:“……”

瞧瞧,你说气不气人,这货张口闭口就是有家室,那是要欺负死他们啊。

过分,真的非常过分了啊。

墨时琛倒是也没有再说什么,他在心中默默的列了一个小账本,准备跟端木云风当面计算。

哼哼,某个人不是老婆奴嘛。那就等着好了,看他会不会在萧安心面前,黑死他!

因为萧安心的公开关系,端木云风的心情一直都特别好,甚至离开的时候,还给大家都送了礼物。

回去的路上,他总是握着萧安心的手,不停的亲亲,弄得萧安心都怕路上出现安全事故。

“端木云风,你不然让我开车,好不好?”

“喂喂喂,你实在受不了,咱们先停在路边,我给你亲好不好,现在很不安全,你不要总抓着我的手了。”

“好,我今晚陪你。麻烦你……先好好开车,不要发神经!”

萧安心真的是费心费力的,才看到这个家伙将车子开进市区。

因为刚才哄他说要一起住,她也只好给安慕橙发消息说今晚不回家。

安慕橙倒是不意外,毕竟团建,他们开心的时候,耽误一个晚上没事。她并没有多问,只是跟萧子琛说了,女儿还要住外面一个晚上。

这下萧子琛更火了,反正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全部记在端木云风账上。

就是端木云风那头猪,算计着,想吃了他的白菜。

可怜的端木云风还不知道,他早就被未来岳父给记了n笔账。

两人回公寓的时候,是甜甜蜜蜜旁若无人的,所以并不知道此刻,那已经从医院出来,守在端木云风公寓外面的女人,是什么都看到了。

纪小小的脸都快气得扭曲变形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要住在一起。

凭什么啊,她被人笑话,他们却那么幸福。

纪小小非常不甘心,于是就掏出手机打电话。

“云风哥哥,我在你家楼下,请你先下来。我们必须当面说清楚。”纪小小语气平静,像是要谈话的意思。

端木云风看着眉头蹙了蹙,想到萧安心在家,不能让那个女人上来搞事,便点头说:“好,我这就下去。”

说完,他走向萧安心,在背后抱着她,亲了亲她的脖颈,低声道:“纪小小在楼下,我去去就来,你别动手,我做饭给你吃。”

这贤惠的语气,真像是已经跟萧安心结婚了的感觉。

萧安心点了点头,目送着男人出去。

楼下,纪小小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夜幕下,她的那张脸看起来有些苍白,眼睛也是红肿的,明显哭了很多次。

“云风哥哥,你真的要这么过分吗?”纪小小哽咽的问。

端木云风脸上没有半分的怜悯,反而是冷漠的说:“我跟你从来没关系。只是端木家他们的想法。”

意思明确,所有的接触,全是端木家自己搞出来的,他根本没有真正理会过纪小小。

可是纪小小不服气啊,她抿了抿唇,声音沙哑的说:“我很早就喜欢你了啊。我……我应该得到你的回应。”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那这个世界是不是就彻底乱了?”端木云风平静的说。

纪小小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越发的委屈,“可是……我喜欢你,这一点你真的不要珍惜吗?你真的要看我伤心吗?”

“纪小小,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许多事你能够判断。我们认识以来,我对你是什么态度,难道你不知道吗?我是不是喜欢你,会不会给你机会,这些你都该有觉悟的。明白吗?”端木云风本不想解释的,但看她那一副仇恨的模样,怕她对萧安心不利,觉得还是应该说清楚。

可是纪小小这种性格的,根本不听道理的,她就认定了自己付出多少,不会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她委屈的说:“那又怎么样?我喜欢你了啊。我为你付出了感情啊。你……你就该给我回应。”

“你付出的感情我没看到。我看到了也不会回应。我不喜欢的人,我一向不会勉强自己。纪小小,这次我没跟你们去订婚宴,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为什么要自欺欺人?”

端木云风的语气中已经充斥着不耐烦。

他是真的很讨厌这种人。

纪小小抿着唇,很是委屈,“我……我真的错了。我知道订婚宴不该越过你。可我爱你啊……我比任何人都爱你。云风哥哥……”

说完,她的手落在衣服上,眼睛红红的,“我现在把自己给你,我在这里让你看我,可不可以。”

端木云风闻言,脸都黑了,“你是疯了吗?你不要脸面了?”

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脱衣服,她是将自尊踩在脚下了,是自己都不想珍惜自己了啊。

纪小小咬着唇,摇头,“我不是,我就是想要你。我没有别的办法了啊。云风哥哥,你告诉我,你怎么才会喜欢我啊?我对你这么好……”

听到这个好,端木云风笑了,“纪小小,你们纪家对我真的好吗?你们不是算计着让我成为你们的上门女婿吗?”

纪小小闻言,愣怔了一秒,呆呆的看着端木云风,“你……你已经知道了?”

“那句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们算计我的事,我当然会知道。这种爱情跟婚姻我不会要。纪家我永远不去,这态度你看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