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愚人节,失职的小鬼

小说: 穿越之倾城男妃 作者: 火焰解语花 更新时间:2015-04-24 字数:3782 阅读进度:1/39

乌云密布,阴风阵阵,月隐星沉,一个很适合非‘正常’人活动的天气。

此时,‘金辉煌’三十层的高楼,位于第二十四层的阳台上,一个不注意根本就发现不了的黑影,身手灵活的在攀爬着。

身穿黑色夜行衣的夜月影,爬墙若走平地一般的轻松自如,一张绝色娇俏的小脸上,轻松悠闲的笑意,嘴里还喃喃念叨着‘看来今年的最佳任务完成奖又是自己的囊中物了……’

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轻松攀爬的娇俏人儿,渐渐缓下了动作,一双灵活的大眼,紧紧的盯着某处的窗口……

瞬着她专注的视线,看到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不会超过二十岁的男孩子,柔柔的灯光下,沭浴后仅用大毛巾围住的半裸的修长白皙的身子,透着诱人的光泽。

展汐言,还记得当自己看到他的时候,他身边的男人是这么叫他的,很好听的名字!当自己听到他的名字时候,也就知道了他的身份,国际最知名企业‘亚飞航运’的未来接班人。

他的身子真的很美,美的让自己想狠狠的扑上去咬一口;他的脸,也美的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线条柔美的让人想抱在怀里好好怜惜。可惜了,虽然平时他们就住对门,虽然每次见到他,他的脸上都是浅浅的笑容,可是,夜月影却能清楚的察觉,他笑意底下的疏离与距离。

忽而,趴在窗上的夜月影,一双明媚的眸子渐渐睁大,贪婪地盯着屋内,一眨也不舍得眨。

原因无它,不知道怎么回事,本来围在男孩腰间的浴巾,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慢慢往下滑的迹象。

‘掉下来,掉下来……’

早己忘记了要进行所谓的‘任务’,此时的夜月影,眼里,心里,只有屋内那个男子莹润如玉的身体,还有那缓缓下降的浴巾……

大概是因为她的执念太强,腰间的浴巾,果如她所想的一般,放弃了主人,投奔了地板……

‘哇……啊……’

眼前突然香艳刺激,让夜月影不禁惊叹出声,但下一刻,却又惊慌的大叫出声,身子也猛地下坠……

‘咻——’

一道银丝破空声,堪堪拉住了夜月影的下坠之势,让她狼狈的悬在了半空中。

丢人啊,为看个美男,居然能一脚踩空;哎,估计这要是让同行知道,自己恐怕会被嘲笑到死!悬挂在半空中,身子被坠的难受的夜月影拍拍胸口,自嘲的在心底念道。

不过,饶是如此,没有坠下去,夜月影却觉得不舒服了;原因无它,或许是自己刚刚的叫声过大,展汐言所在的房间窗户竟然打开了,紧接着,就透出了展汐言那张绝美的脸,迷惑的四处张望;这个时候,月已经从乌云中现出了身影,透出皎洁的光,他的脸,他的颈,在月光下,竟然如裹了层神秘的纱,神圣而不可侵犯。

‘兹——啪……’

就在窗口的人,在没有看到任何异常的时候,吊着夜月影的银线,却突然无预警的断掉了,一向靠着银线急救,从来没有出过任何事故的夜月影,惊慌的大叫一声后,不禁在心底哀叹,难不成就因为自己看个美男,老天就这么看不顺眼,偏要置她于死地吗?虽然刚刚自己一脚踩空、滑了很大的一段楼层,可是,现在自己处的地方,没有十七层,也就十六层,从这么掉下去,还能有命吗?

‘该死的愚人节,果真够愚人的……’

在身体临近地面的一刹那,夜月影的脑袋里,唯一响的就是这一句,随及,陷入无尽的黑暗……

……………………………………………………………

“什么?有种你再将刚才的说一遍!”

一道尖锐的女音,伴随着惊堂木与桌面的对碰发出的巨响,划破了安静的大殿。一张怒气横溢的俏丽容颜,死瞪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老男人怒吼。

望着执在女孩手中被拍得‘啪、啪’作响的惊堂木,阎王的一张老脸上溢着敢怒不敢言的灰白。越过女孩怒气的娇美容颜,他恶狠狠地盯着让自己如此难堪的、还跪在地上的一对罪魁祸首。TMD,若非这两个该死的笨蛋办事不力,勾错了魂魄;自己哪里会受一个小小的魂魄在这里对着自己大呼小叫,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深吸一口气,再度面对还等着自己解释的娇小人儿,脸色又是一阵的青白。那两个白痴,难道看不出眼前这个明显生气蓬勃的人,根本就是阳寿未尽的吗?居然不知道分清楚就给他带了回来。

“那个,勾错魂了。”

陪着一张笑脸,阎王再次低声下气的回应。该死的,当初那孙猴子大闹阎王殿的时候,自己也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

“既然知道勾错了,就该把我送回去,你再重新让他们勾就得了。”

女孩撇撇小嘴不屑地说道,语气轻快的犹如讨论今天的天气。娇小的身子随意跳上阎王宽大的办公桌,无视他极为难看的脸色,顺手拿起本生死簿就翻了看。晕,难怪这阎王殿办事效率差,会勾错魂,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用毛笔和本子记生死,若是用上电脑,哪会出这种惹人厌的错。

“送不回去了!”

听闻她轻快的语气,阎王仿佛做错事的小孩般,声音小的几不可闻。

“你说送不回去了?是什么意思?”

虽然他的声音很小,小到有躲避的嫌疑,但耳力极好的自己还是听见了。‘啪’地一下将手中的本子拍在桌上,女孩怒问。

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啊,说送回不去自己就要相信哈?没做过鬼也知道鬼是如何来的,既然自己并不属于己死的人,就应该立刻让自己返阳才对。

“你的身体已经化为灰烬了!”

如果她的身体还存在,自己早就将她一阵风刮的从哪儿来到哪儿去了。若非因那两个糊涂鬼把她的身体也给弄没了,自己会这么头疼她的去向么?

“TMD,你再说一次?”

听到阎王的话,女孩直觉的就骂了一句,不敢置信的问。

“我不是从楼上摔下的吗?然后就到了这里来了,这么快身体就化为灰烬了,你骗鬼啊?呸,呸,就算本小姐现在是鬼,你也别想骗本小姐!老实交待,你把本小姐美美的身体藏哪了?”

算算从死,到醒来后莫名的出现在这个所谓的阎王殿,也没有多义时间,他以为自己会信他的话吗?哼,脸黑心肯定也黑的老头子,肯定是把自己那美美的身体藏起来,不安好心了!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因为贪看美男,失足坠楼的夜月影,此时,面对着令人听到就惧怕的阎王,美丽的小脸上半分惧意都无,怒焰却十分的噬人。

“因为你摔下去的身体变型了,又是一身夜行衣,我的手下怕你引起人间的混乱,所以,他们很‘聪明自主’的将你的身体投进了殡仪馆里处理了!”

恨就恨在这儿,若非底下跪着的那两个糊涂鬼,自己完全可以用法力让她的身体复原,让她回阳间去,可是,如今,想把一个已经成灰的身体再恢复原样,根本就是痴人说梦话。

不敢置信自己听到的话语,夜月影伸出细长的手指颤抖地指着他躲闪着自己的眼眸,希望得到另外的答案,却在看见他沉重的点头后,彻底呆住。半响,才恍若回过神来的趴倒在桌上嚎啕大哭。

“哇——”

“可怜我才二十岁,就被没良心的阎王和糊涂的小鬼勾错了魂,不明不白的死了。呜……呜……,就算我没父没母是个孤儿,就算你阎王官大,也不能这么欺负我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孩啊。我还是花一般的年龄啊,就这样莫名的被摧残了,人家也不过才谈了三、四次的恋爱,还没牵到极品帅哥的手呢,你一句不小心就把人家美美的身材和脸蛋给说没了,我还想把隔壁那俊美的小弟弟给骗到手呢。哇……我不要死啊,就算真要我死,至少也让我骗到隔壁的小美男,完成我纯纯美美的‘第一次’再死吧。”

被她突如其来的哭诉吓得怔住。阎王的脸上满满的歉意,可是听她的话,越听到最后,自己就越觉得不对劲,直到一个时辰过去,她的哭诉还是没完没了、一成不变的废话,阎王脸上的歉意开始变成了满脸黑线。又等了一个时辰过去,她的哭诉还是没有停歇,阎王的脸几乎黑透了,人也快呈暴走的状态。

“好了,别哭了!”

再哭下去,自己就要忍不住给她一下了。

“凭什么,枉死的又不是你,你当然不难过。”

压根不在乎他那张恐怖的脸色,夜月影抽抽鼻涕不屑地说。话完后,哭声继续。

“我会让你还阳。”

黑线增多,阎王恨恨地说。

“你骗鬼啊,我的身体都没了。”

继续哭,夜月影对他的话就当放P。呃,自己好像已经是鬼了,可是,别以为自己是鬼就好骗了。自己虽然不是倾国倾城,可依然是超级可爱无敌人见人爱的小美女,他想随便拿个身体来给她,没门。

“我会给你一副比原来美千倍的身体。”

算自己怕她了,看她完全没有停止哭的迹象,阎王急急地说道。哎,女人啊,就是爱美。

“好,成交!”

嘿嘿,等的就是他的这句话。美千倍哈~~~还怕极品帅哥不上门么?嘿嘿,俊美的小弟弟啊,姐姐我来了哦~~~~

汗~~~~

看她如此的急色相,阎王的脸上满是冷汗!她难道不明白么?自古红颜是祸水,她这么爱美,又这么色,嘿嘿~~~~~不如~~~~~

急于高兴的她,完全没有看见阎王低垂着的眼敛深深的算计,还一个劲的拉扯他,让他赶紧将自己送下去。

“既然你这么想走,那就走吧!”

再也不想看见她的脸,阎王一脚将她踹了下去。

嘿嘿,现在高兴吧,等她发现一切后,希望别再想不开来找自己。到时候自己可不会承认,是她要求美千掊,自己也做到了,让她比原来美千倍。

眼看美梦成真的夜月影,并不知道阎王会在最后一刻算计了自己,想着成堆的美男任由自己挑选,她美美的闭起了眼睛,等着重生的那一刻。

哈哈,天下美男,小美女我来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