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杀机

小说: 穿越之倾城男妃 作者: 火焰解语花 更新时间:2015-04-24 字数:5897 阅读进度:32/39

不知不觉,在还没有发觉的时候,夏竟然已经不负责任的悄悄离去,换上了早晚凉的秋。渐渐枯黄的叶,几声萧瑟的风,入夜后的山洞里,分外阴冷而恐怖。

冷风吹来,在一阵无法自抑的哆嗦中,夜月影疑惑地睁了睁睡眼惺忪的眼。眼神中的朦胧还召示着他没有完全清醒;怎么可能,就算自己是在浴池睡着了,也不可能这么冷啊!天知道,那个浴池可是四季都温暖怡人的。又是一阵冷风吹进来,这一次,被冻的牙齿打颤的夜月影终于结结实实地清醒了过来。一眼望去的黑暗,这里是哪?

狂汗~~~

借着微弱的火光,月影皱眉打量,在研究了半晌后,再一次被吹得冷的他,终于有了结论,这里,似乎是个山洞。可是,奇怪了!自己不是在浴池洗澡吗?只记得因为失血又精神紧张了半天,所以,睡着了。可是,后面的情形,自己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难不成自己真的累到睡死了被人打劫了都不知道?有些郁闷地摸摸头,再度打量周围的环境顺带瞧瞧自己。可是这一瞧不要紧,却彻底让他呆在原地!天,天,天,自己居然赤身裸体,难怪会觉得那么冷!茫然不解加上隐隐的恐慌,夜月影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在这里?而且,如果说有人掳了自己,那人呢?总不会就只是为了把自己一个没穿衣服的人,绑到山洞里冻死吧!

果然,在看到有一个修长的黑影走进山洞时,夜影知道,对方并没有冻死自己的意思!可是,也不代表,对方没有杀死自己的打算。

“穿上它!”

从身形上看,月影知道,这是个男人;果然,那开口后冷冽低沉的声音,更是证明了自己的猜测。

一团东西往脸上砸来,下意识的,水洛伊伸手一接,柔软的衣料触感在手指间弥漫,冰冷的身子似乎也有了些许的温度。这一刻,不论眼前的男人是敌是友,夜月影都想真诚地说声‘谢谢’,外加感激涕零,毕竟,就算现在死了,自己也是穿着衣服的,死后不怕是光着身子了,否则,那个臭阎王非得笑话死自己。

急不可待地将衣服穿上身,感觉再次获得重生的夜月影,此刻,就差没有幸福地叫出声了。不过,待他穿上了衣服,缓过了力气。疑问也随之而来了。

“是你绑架了我?”

透过微弱的火花与洞外的月光,可以看出,男人的脸上覆了层黑巾,连眼睛都深深地掩藏了,看不出任何喜怒;但是,虽看不见他的面目,夜月影还是深深感觉到了来自他身上,分外的冷冽气息;甚至,在这些冷冽的气息里,他还捕捉到了自这男子身上逸出来的,属于一种名为‘嫉恨’的情绪。他可以肯定自己是没感觉错,这个男子身上散发着对自己的嫉恨情绪太明显了。

“我认识你!”

没有得到他的回答,夜月影再次提出一个疑问,语气却是无比的肯定。如果不是自己认识,他绝不会将脸这么完整的遮掩住。而且,刚才他虽然只是说了‘穿上它’这简单的三个字,但那清冷凛冽的声音,却总让自己觉得在哪儿听过。

男人身上的冷气越来越重,却仍旧是没有开口。只是自顾自的将找来的干柴放上火上,一瞬间,洞内寒气大消。

汗~~~漠视我!

无趣地摸摸鼻子,夜月影悻悻地坐到火堆边取暖,心里已经开始腹诽。切,不就是个拐带人口的吗?拽什么拽?摆什么酷?

“我抢了你的心上人了?”

坐近火堆,也就靠近了这个冰人。夜月影感觉,他的那种情绪越来越强烈,甚至到了嫌恶的地步。所以,没经过太多考虑的,也是急着知道这人身份的月影,脱口而出。不过,当话说出口后,夜月影也就后悔了,不为别的,只因为,眼前这个装酷、漠不出声的男人,周身突然暴出了一团肃杀的冷气。就算此刻还坐在火堆前,明明是靠的很近,可是,夜月影还是感觉到了身体那来自内心的彻骨的寒。

晕~~看来还真被自己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

“我想不会是女人吧?毕竟我从不沾女人!呃?那就是男人了,你的心上人是个男人,对不对?”

肃杀的气加强,知道自己又猜中的夜月影再也乐观不起来。一脸黑线,夜月影真的不知道该说自己聪明还是运气好。***,为什么这百发百中的好运,没出现在自己买彩票上。现在可好,自己落到了情敌的手中,还能完好无损地活着吗?更悲的是,自己还不知道是沾了哪一个,才招来的杀身之祸。自己就说嘛!自古红颜都是祸!呃,好像不对,毕竟那些都是男人,还不能称之为红颜。不过,不得不承认,一个个俊美的的确不像正常人,称之为红颜也不为过!(貌似月影你忘了,归根结底,你才是美的连女人都自惭形秽的非正常人!某主狂汗~~暴走中~~)

“喂,你到是说句话啊?反正我都被你抓来了,想跑也跑不掉,就算要让我死,也要让我知道是因为哪个祸害丢了性命吧!”

除了最初男人说的三个字,偌大的山洞里就只听见自己的自言自语,实在受不了如此窒息气氛的夜月影几乎快要尖叫,不过面上仍是不动声色的冷静。

“吃!若不想死的快些,就住嘴!”

从随身携带的包袱中拿出一包干粮,狠狠地塞进还在喋喋不休的小嘴里,男人的声音压抑的狠厉。

“唔……咳咳!你……”

突如其来的食物,夜月影一个不防备,差点被呛死,拿出嘴里的干粮,准备继续追问的他,在闻见男人身上越来越炙烈的杀气后,聪明的住嘴。哼~~你强,住嘴就住嘴,恨恨地啃着手中的食物,牙齿磨得仿佛咬的是眼前男人的肉。

见他终于是停下来的男人,终于舒展了紧皱的眉头,默默地吃着食物。火光下,他看不见的容颜却越来越让夜月影有了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个人,自己肯定是认识的!

除了干柴燃烧时的‘辟叭’响声,山洞内寂静的吓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之前已经睡过一觉的夜月影再也没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入眠。看着那个吃过良物后就随性躺在一边,如今状似睡着的男人,压抑的好奇心又泛了上来。轻手轻脚地挪动身体,一步一步向目标靠近,快了,快了,已经到了他的身边,只要,再揭了他脸上的布,就行了!看着男人仍旧没有动静的身体,修长的手指抓上了黑巾的一角,猛地吸了一口气,夜月影狠狠地一使劲!

“啊!?”

当面巾被揭开,透过火光,看到那张说熟悉不熟悉,说陌生也不陌生的清俊容颜、琥珀色的绿眸,夜月影怎么也没想到,掳自己的竟然会是深处深宫中,被奉为御医的‘妙手神医’秋颜。本来自己也不知道他的身份,后来,一次无意中,南宫焰提起,那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秋凌园’还真的是个禁地,而那个年轻俊美的少年,竟然是‘医毒双绝’的妙手神医!果然,这个世界真***的BT,男人不仅帅的没天理,更是强的没天理。

“怎么?洛妃,没想到?”

冷漠的话语,带着些微的谑讽。在他最初开始移动的时候,秋颜便察觉了。让他揭下自己的面巾,看清自己的面目,只不过是自己觉得没必要掩藏罢了!反正,迟早,他都是自己手下的亡魂。

“你爱的人是焰?”

惊愕的俊美脸庞上不可思议的怔然。不会吧?秋颜会喜欢那个暴厉的皇上?

一朵乌云,浮上了清俊的脸。冷冷地盯着夜月影惊讶的、足以塞下一个鸡蛋的小嘴,秋颜发觉,自己真的很想一掌拍死他。

“这个梅花印记很美!”

光洁如玉的额头,在火光的照耀下,晕起一层淡淡的光,如梅般的血红印记,在火光的影射下,显得更加的炽烈而妖异。修长而异常冰冷的手指轻轻摩梭着夜月影的额际,秋颜琥珀色的眼眸里迷漫着一层浓浓的迷恋,嘴里柔声低喃。

梅花印记?难道是他?难道秋颜爱的是云洛?被他这种痴迷的眼光望的,非但没有半点的心跳加快,反而感觉浑身发毛的夜月影,猛然想到了那个让自己拥有这独一无二的梅花印记的男人。果然,若是云洛那长相妖异异常的男人,自己还是很能理解的。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虽然云洛是个男人,可是也不能否认他是个漂亮的男人,有男人爱上,正常!

“原来你爱的人是云洛!”

想清楚他爱的人是谁之后,月影恍然大悟地说道。但又迷惑不解了,按理说,云洛虽是常溜进宫里,可基本上都是晚上啊!而秋颜又处在深宫里,他们是怎么遇见的?

“是!我爱他!”

浓浓的痴情神色不见,敛尽一切情绪的秋颜冰冷而大方的承认。是的,自己爱他,如果不爱,又岂会无故掳了夜月影,在心底,秋颜深深的强调。强调自己,除了嫉恨,别无它意。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难道也是他黑夜里偷溜进宫,看见你的美色,勾引了你?”

想起第一次见云洛的情景,再看看秋颜那俊美出众的容颜,异色的眼眸,夜月影好奇地问,心中一划而过的不舒服。

“主人才没你说的那么无耻!”

心爱的人形象被扭曲,秋颜激动地反驳。

“主人?你都是声名鹤起的‘医毒双绝’的御医了,他居然还是你的主人?那他岂不是比你更厉害了?”

极度愕然,虽然想到有多个他们认识的可能性,可这样的关系,夜月影还是真的没想到过。当下,他开始幻想,那个叫惜云洛的妖男的能力会是怎样的一个BT情形了!汗~~想想都觉得毛骨悚然啊!原来两人是主仆,日久天长的,因为主子太强,仆人对主子产生了一种叫爱的东西,也是无可厚非的。只不过,他爱他的,把自己绑来干嘛?

“我才不在乎什么‘医毒双绝’,什么御医;若不是主人的命令,我才不会待在那个令人恶心、窒息的破皇宫!”

冰绿色的眸子傲气凛然,秋颜完美的嘴角扬起一抹不屑的笑。若非因为主人的关系,自己管谁的死活,都与他无关!

“嗯,不错,不错,说的好,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那皇宫的确不是正常人能待的地方!”

终于有人与自己的想法一样,才不管现在两人的气氛有多紧张,夜月影赞同地猛点头应道。

“夜月影,你真的是个怪人!与传闻中的一点也不像!若不是肯定这世上没有第二个一模一样的人,我真的怀疑你不是真正的镜夜国王爷!”

冰绿的眼眸渐渐转浓,薄薄的像蒙了层纱,望着他一张灿笑如花的绝色脸庞,秋颜的思绪有些恍惚!很不一样呢,若是从前的夜月影,现在的这个时候,早应该哭的半死,惊吓的昏迷。哪有可能还一副轻松的笑脸,保持着精敏的头脑呢!

呃?!

尴尬地笑了笑,局促地摸了摸鼻子,夜月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自己还真的是个冒牌货,虽然只造假了一半!不过,短暂的尴尬过后,夜月影却真的在心里发怵了,连这个见自己只两面的秋颜都怀疑自己的真伪,那么经常和自己在一起的汐与云洛呢,那个天天与自己住一起的离陌呢,他们不会怀疑吗?还是,他们把怀疑给刻意压抑了?

“嘿嘿,你是学医的,也是个技术高超的大夫,应该知道,一个人在受了极度的刺激后,大脑皮层下的神经组织是有可能变化的,而随之改变的还有人的性格,而变化或许是小,也或许会很大!”

还没白痴到承认自己就是个冒牌货,也不想被当成妖言祸众的疯子被火焚,无法解释,也无法坦然的夜月影笑得十分别扭。希望这样的回答,能够蒙混过关,毕竟,医书上,也的确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是么?

“的确!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轻轻点点头,不置可否。他的说法虽然有些怪异,有点勉强,但医书上也曾有过这样的情况。何况,他是不是真正的夜月影,于自己也无关!

“看来,你对医术也有些研究!难怪主人会对你动心!”

晕~~又要绕回原先的窒息中了!看着秋颜的眼眸再度转暗,语调变沉略带厉气,夜月影暗自叫苦。本来,与他东说说,西聊聊,就想转移了他的嫉恨心理,给自己找条活路的,现在看来,很难了,没想到,秋颜对云洛的爱,还真的很深很深。

“秋颜,我想你可能多心了!云洛对我没动心!”

惜云洛,原谅我的谎言啊,没办法,不是不想承认,只是,现在承认,就是等于找死啊,我也是想好好的活下去啊!

“夜月影,为了活命,你连承认都不敢吗?”

看出他的企图,秋颜一双冰绿的眼眸里怒意与嘲讽甚浓。

“本来就没有,我为什么不敢承认?”

只不过就是床上打打架而己,那也不算有什么吧!

“那你额上的梅花印记呢?若半点关系都没有,你怎么会有和主人额上一模一样的印记!这就是证据,你还想狡辩吗?”

没想到他还真的敢不承认,气愤不己的秋颜颤抖着手指指着他的额头怒问。

“我只说没动心,没有说半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是上床而己,我没必要拿出来宣传吧!”

指什么指?自己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用人指着了!狠狠地瞪一眼莫名激动的秋颜,夜月影说的云淡风清。

“只不过是上床而己?”

轻飘飘的一句话,轻易让愤怒的秋颜脸色更加阴郁。话语也略见拨高,

“原以为你只是放浪了点,没想到你还很无耻!”

“放浪?无耻?骂得好,秋颜,你真的爱惨了惜云洛吧!”

羞辱的语气,并没有让月影脸上的笑容消失,反而笑得更加灿烂绝美,更隐藏了看不见的恶毒。

“可惜,他宁愿和我这个放浪无耻的人上床、在一起,也不会碰你一下,回应一下你的感情!不是么?”

俊逸的脸倏的苍白,若是眼神能杀人,此刻秋颜眼中狂乱的肃杀,早己将夜月影的身体穿成了筛子。

“夜月影,你真不要脸!枉费主人那么爱你,你居然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的男人,除了一张脸迷惑人,有点小聪明,到底有什么地方好?主人为什么会爱上他?如果没有他的出现,主人又岂会想丢了自己?

“笑话,你又不是云洛,你怎么就知道他是爱我?就算他爱我,我也没必要就一定要爱他!况且,云洛也知道,对于他,我只贪恋他的美色,没有爱!”

又一句的不要脸,夜月影仍是一副淡然,说出的话却是愈加的狠毒、残忍。

主人知道!

如一道雷劈过,夜月影的话彻底让秋颜愣住!愤怒的神色渐渐被无尽的哀伤绝望代替。为什么,为什么主人明知道,还要心甘情愿的守在他的身边,为什么?看着他的淡漠,他的不屑一顾,一股浓烈的杀意自心底升起,对,只要自己杀了他,以后主人就会是自己一个人的了!就算主人不爱自己,只要能待在主人的身边,就已经够了!

浓烈的杀气如紧绷的网,紧紧缠住夜月影。糟了,自己惹出他的杀意了!狠地一颤身子,知道情形不妙的夜月影暗自懊恼。自己这张嘴,真是无药可救了!

“嘿嘿,秋颜,就当我没说,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怕!”

快速地转成一副谦恭讨好的小人笑脸,夜月影一边讪笑,一边慢慢往洞口移。自己可不想死,至少还不想现在死!

“夜月影,现在才怕,你不觉得迟么?”

手指一晃,一支薄如蝉翼的柳叶刀夹在晶莹修长的指间,泛着诡异的蓝光。

嘿嘿~~~亲们,这样的剧情,是意料之中还是意料之外呵~~~

再次厚脸的要票票要收藏呵~~~~

没关系,火焰的抵抗力强,砸不死的~~~ 手机用户请访问 m.wjsw. 阅读最新VIP章节!

万卷书屋 www.wjsw.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