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挑衅

小说: 穿越之倾城男妃 作者: 火焰解语花 更新时间:2015-04-24 字数:4813 阅读进度:38/39

一夜的狂乱,一夜的纵欲,平时清幽淡馨的‘望月轩’内,在此时却笼罩了一层淫靡的浓郁气息。华丽柔美的大床上,三具同样累得筋疲力尽的修长身体,酣梦正浓。

“啊——”

一声长长的惊叫,惊醒了床上的三个人,同时睁开眼睛。

“南凤,出去!”

只一瞬间的迷茫,慕月聆大掌一挥,便将愣在原地的婢女拂出门外。而楚怜雪而反应灵敏地扯过薄被兽住三人未着寸缕,还残留着欢爱后痕迹的身体。

“哇,好厉害哦!”

本来还一头昏沉的夜月影,在看见月聆这一手后,彻底清醒了过来,一双迷朦的大眼立刻冒出无数颗崇拜的星星。

“月影,身子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睡意被那一声惊叫给趋走,劳累了一夜的身子也舒服了很多,两个人都关心地问着被夹在中间的纤瘦人儿。

“月聆,怜雪,我逃出来了,是不是?我安全了,是不是?”

体贴的问话,担忧的眼神,让月影记起神志模糊前的一幕,想起秋颜冰冷残酷的手段,细弱的身子一阵冷颤,眼神中更是流露令人心疼的无助害怕。

“月影,别怕,你已经安全了。再也不会受那样的折磨了。”

如兔般柔美脆弱,仿佛一阵风便能击碎,颤栗不安的眼神狠狠撞进慕月聆平静无波的心,大掌情不自禁地搂住他细弱的肩。

“月影,你放心,那个人再也不能伤害你了。”

同样想把月影搂进怀里,却被慕月聆抢先的楚怜雪,靠近他的耳边,轻声安抚。

“你们杀了他?”

柔弱的身子蓦然一僵,夜月影瞪着惊惧而复杂的目光看着两人,声音颤抖而破碎。

“没有,我只是废了他的武功。”

随着他身体的僵硬,慕月聆的身子也微不可察地一僵。

“谢谢你,月聆。谢谢你们救我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要对月聆说‘谢谢’,却是被自己在听见‘只是废了他的武功’而松了一口气,而惊怔迷惑。为什么?自己竟然不想听见秋颜被杀的答案。为什么在他对自己用了如此下流而残忍的手段,自己也不想让他死去?难道就因为‘爱屋及鸟’,喜欢云洛也无法对他的人动手;还是自己想更残忍、更毒辣地回击,才恶意地想放一次手;又抑或其它呢。

“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处府第,从外面看,只不过是普通的百姓家。不懂阵法的人,看见的也只是很普通的民间房屋。可是,若身在‘青楼’的他们都能找到自己,为何焰他们这么久都找不到自己呢?

“烟花柳巷从来都藏不住事情。本来我们并不知道你失踪的消息,只是一次无意中我听见两个富家子弟在争执,关于你暗中大肆招‘入幕之宾’的话题,我们只是觉得可疑,哪知,恰巧碰见宫内熟人,才真正知道你被掳已经很多天了。后来,我们得知,每天晚上带进秘密地方的全是俊美男子。所以,我和月聆就这样混了进去。”

淡淡一笑,楚怜雪轻声为他解惑。所有的麻烦,其中的艰难,三言两语便代了过去。

“真的谢谢你们。若不是你们,我……”

不敢想,若不是他们找到了自己,自己还会受多久的残酷对待,猛地一颤,夜月影发现自己没办法再讲下去。

“好了,月影,都过去了!现在你是在‘望月轩’,没有花阵能困住你,你很自由。”

不让他再想,不让他再说,月聆轻柔打断了他的话。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抚触着他颤抖的身体。

“可是,可是因为我,你们,你们两个人……”

一切阴霾,因为他们的体贴呵护,渐渐被抚平。终于,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身中的媚毒,想到昨晚不论是神志不清,还是神志清醒,他们三人的缠绵,夜月影的话语变得结结巴巴,俊逸的脸颊更是窘的绯红。

“你别忘了,你早己通过了我们所设的关卡,我们都欠你一个销魂夜。”

真没想到啊,看似邪肆浪荡的夜月影,居然也有羞涩窘迫的一面啊。楚怜雪清澈如水的眼眸里全是戏笑。

“是啊,昨夜,就当是我们还给你的。”

紧搂住月影的慕月聆也淡淡地点头应承,两人自然轻松的举止立刻消除了他的难堪。

“可,可是,我本来是想压你们,而不是让你们压的!当初我来‘锦凤楼’找你们,也就是抱着这个念头来的!”

心中的难堪消失,想想又是自己被压的夜月影颇为委屈的小声咕哝。当初,自己来‘锦凤楼’,见四大头牌,就是为了能一逞‘攻’的心愿。可是现在,不但没攻成,反而又是做‘受’了。就算是外力所制,也实在让自己恼火啊。

“就你那纤弱细瘦,一阵风便倒的身子骨,还想压我们?”

一道嘲讽意味极浓的邪恶话语,自门外懒懒响进来,随及出现的是一张楚楚可怜的花容。

“印痕,你怎么过来了?”

对于这个很少出现在‘望月轩’的不速之客,身为主人的慕月聆微微拧了眉。他都被惊动了,岂不是‘锦凤楼’的人都知道了。

“放心,只有我和风染知道。南凤那丫头很尽责,只不过躲不过我的眼。”

楚楚可怜的面目早被抛到了一边,缓缓踱到床边的花印痕,邪肆地在夜月影柔嫩的肌肤上一挑后,手指暧昧地放到嘴边轻吻道。

“哄”,一把火从夜月影的喉咙窜出来,身体微微有些抽搐,那轻吻手指的举动像是一剂催化剂,让他本来疲累无比又酸痛无比的身体竟然有了一丝异样的反应。可耻地觉察到这一点,夜月影的身子一僵,忍不住在心中微嘲,夜月影啊夜月影,现在又不是媚毒发作的时候,更何况距离昨夜狂欢又没有多久时间,居然还会在身体这么疲累酸楚的情况下,被一张好看的皮相、一个暧昧的动作催生出情欲。

可是,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看着花印痕那邪魅的笑颜,惑人蚀骨的举止,夜月影在心里小小为自己辩解。这样的祸水,给哪个正常一点的人都控制不了啊,更何况,自己现在还光着身子被同样未着寸缕的两美男前拥后抱着呢。这样情况下,若没有反应,不是性无能也是个活死人。可惜,他既不是性无能,也还好好的呼吸着,所以,身体有反应是正常的。幸好,幸好啊,自己的身上还盖着层薄被,所以,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身体的敏感。想到这点,夜月影还是很安心的。不过,想到另一点后,夜月影的心就很难平静了。

“花印痕,我再瘦,也比你那单薄的身躯强,就算压不了月聆与怜雪,也能压得了你。”

“你确定?”

邪肆的面孔忽然靠近,能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呼吸吹浮在脸上,花印痕戏谑地笑问。

“哼,我当然确定!就凭你那和林黛玉差不了多少的纤弱身子,我还压不倒你。”

赤…裸裸的蔑视,彻底激起夜月影性格中的不认输,猛地站起身子,恼羞成怒地反驳。

“月影,你!”

光洁的身子自被子露出,坐在床上的两人面对着他同样怒放的昂扬,全都愣住了。

“啊——”

自他们惊愕的眼中,夜月影也猛然想起自己下身的火热反应,一声尖叫,立刻缩回被中,将头深深的埋进,不敢再抬。

“哈~~哈~~~哈~~~”

爽朗的晒笑,不知先从谁的嘴里逸出,紧接着,三个男人全都笑了起来,震耳欲聋,更让躲在被中的人羞恼不己。

“你们到底笑够了没有?”

‘不是在沉默中死亡,就是在沉默中暴发!’在一片令人尴尬的笑声中,夜月影选择了后者,自薄被中伸出头来,恼羞成怒的大喝。不就是男人身体,在面对挑逗时最诚实的反映么?有这么好笑吗?难道他们都没有这样的经验?

“月影,真没想到,一夜过来,你还这么有精神。真是佩服哪!”

甜腻的气息轻轻浮过夜月影柔美的颈子,挑起事端的花印痕潋滟的眸子里笑意十足。

“花印痕,讨厌!”

面对他的笑谑,骂也不是,不骂也不是的夜月影气得快头晕。如果骂吧,自己也的确是身体有了反应;可不骂吧,他又太惹自己生气了。

“好了好了,再逗下去,月影的脸就要烧起来了。印痕,你就少说两句吧!”

眼看火山就要再度喷发,性子一向冷清的慕月聆也禁不住做起了和事佬。再这样下去,肯定闹得没完。

“还是月聆最好,长得俊美,性情又安静,我最喜欢月聆了。”

终于有人为自己说了句公道话,夜月影紧紧搂住慕月聆的腰身,送上个香吻,得意地看着有些悻悻的花印痕。自从第一次,见识到月聆出神入化的琴艺,那一刻,自己便被他深深的迷住了,呃,是被他的琴艺给迷住了。

精瘦的腰身,在夜月影滑柔的怀中,微不可察地一僵,笑闹的几人都没有发现,在夜月影说出这样的话时,慕月聆神色中一抹彻骨的寒意。

“时辰不早了,月影,我们去沐浴好么?”

他的亲腻,房间内的淫糜,有种令人窒息的感觉。纵然心中冰冷,慕月聆仍旧笑的很温柔,语气清柔地转移话题。现在,他们虽不是敌对,却也不可能是朋友,更不能成为彼此喜欢的人。

“嗯!好啊!”

想想自己几天都没洗澡了,身上一阵阵淫霏的味道,夜月影立刻欣喜的点头。半晌,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黯然道:

“可我没有衣服!”

本来自己就是光裸着身子被秋颜掳去的,虽然后来他也给自己衣服穿,可是每次他在自己身上施针,都会把衣服泄愤似的扯破;还有晚上媚毒发作时,根本就不用他动手,自己就会扯破身上所有的衣服。更何况,昨晚月聆和怜雪将自己救回来时,根本就是光着身子的。现在的自己,哪有衣服可穿啊。总不能洗完澡,就一直光着身子吧。他自认,再怎么花心,也没那么豪放。

“我这就派人买!”

个性比较直爽的楚怜雪,见不得他黯然的神色,立刻开口道。

“怜雪,现在派人去买也迟了,还会引起别人注意,既然印痕与月影的体形差不多,就先拿他的衣服穿吧,反正他的衣服多的穿不了!印痕,你说呢?”

立刻否决怜雪的想法,慕月聆摇摇头。银色的眸子来回在花印痕与夜月影两人的身上打量,最后决定道。

“我无所谓,只要他穿!”

嘴角挑起一抹邪魅的笑,花印痕无所谓的笑道。

“让我穿这个‘花蝴蝶’的衣服,不会感染什么奇奇怪怪的病毒吧?”

不知道怎么回事,经过刚才的小闹风波,夜月影就偏偏对花印痕那张笑脸感冒,满脸怀疑地问,身子更是怕怕地抖了抖。

“你说什么?”

秋瞳圆睁,花印痕被他的怀疑给惹怒了颜。

“本来就是,我还年轻,可不想得什么‘花街柳巷’的毛病。”

就是看他不顺眼,夜月影无视他一脸危险的怒颜,仍旧斜挑着眉毛挑衅地说道。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自然知道‘花街柳巷’的毛病是怎么来的,可是,自己就是不想让他好过。

“夜月影,你——”

轻视的眼神,挑衅的话语,彻底激怒了花印痕本就不太好的脾气,立刻爆跳起来,准备动手。

“月影,你太调皮了。印痕还是纯洁之身,他的手腕处还有代表处男之身的‘守宫砂’。”

身形轻轻一闪,楚怜雪快速拉起愤怒中印痕的手腕,一粒鲜红欲滴的‘守宫砂’呈现在惊愕无比的月影的眼前,十分无奈他的顽皮。

“啊?真的假的?”

抓起花印痕皓雪如玉的手腕猛看,月影不敢置信地惊问。从来都只听说过‘守宫砂’是纯洁女子身上的象征,而男子,又不像女子,有那一层膜,究竟是怎么弄上去的。

“当然是真的。”

眼看花印痕又要发飚,一边的慕月聆也立刻证明,然后一把拉开他,

“走洗澡了。再说话,就别想洗澡穿衣了。”

不待他再有什么疑问,立刻抓起他,往沐浴的地方去。而另一方,抓住花印痕,努力让他镇定的楚怜雪明显也松了口气。

“印痕,麻烦你了。月影他也不是故意的。”

“哼,我去拿衣服。”

甩开楚怜雪的手,花印痕有气没处出,冷冷地道。

“我才懒得和受过刺激的人争论。”

夜月影,你不是要衣服吗?我这就去给你拿衣服,只怕你到时候不敢穿。

气乎乎的走出‘望月轩’,花印痕一脸算计的阴笑。

汗~~~

这还叫懒得计较?看着他一脸的阴笑,楚怜雪猛地打了个寒颤。又想到花印痕平日的衣服,更是冷汗直流,摇摇头,随及也回自己的‘惜雪阁’梳洗。 万卷书屋 www.wjsw.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万卷书屋原创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