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第149次太磨人

小说: 傅先生总是太磨人 作者: 公子湛 更新时间:2020-09-16 09:41:18 字数:3391 阅读进度:149/155

第一百四十九章

去谢一个人

傅潜渊一怔“谢谁”

傅同却不告诉他,只说“见了你就知道了。”

傅潜渊对自家阿崽向来纵容,傅同既然不想说,他自然不会多问,闻言低低嗯了一声“好。”

虽然仔细听起来其实有点委屈,像极了他以前画过的那个小青龙委屈jg的表情包,但甜甜的睚眦崽崽偶尔也会有一些坏心眼的想法,比如我知道你委屈,但只要你没有明说,我就可以当做没听懂。

睚眦崽崽歪头霸总笑jg

傅同在心里笑笑,俯身又摘了一捧花,这次没给傅潜渊,而是自己抱在了怀里“天也不早了,我们先回去吧,温融还在呢,让他一个人待那么久总是不太礼貌。”

能这么体贴的想着别人都不肯哄哄我。

明明我很好哄,你一句话都能让我欢喜至极。

不快乐。

从傅潜渊的眼神里,傅同看出了这样的信息,但末了听到的还是极为沉稳的一句好。

不会撒娇的人是不会有糖吃的。

傅同心里这么想着,微微挑了下眉“走吧。”

两个人一人抱着一捧晚照花往山巅走,此时夜色已深,远处隐约虫鸣,山间树影偶尔遮蔽月光,晚照便在沉沉夜色里越发璀璨,像晚归时的灯路边层层叠叠的灯,也像天上璀璨明亮的星点。

一切温柔宁静,连山风都好像缓了下来,听不到簌簌的风声,只能听得到它拂过树木枝叶时细微的沙沙声。

傅同已经忘记自己有多少年没有感受过这种宁静的感觉了,他抱着花,慢慢往前走着,这样过了一会儿,突然感觉手被旁边的人轻轻碰了一下。

第一下时他没想太多,以为是两个人距离比较近,走路时不小心碰到的,但第二下,第三下这么连续被碰了好多下后,傅同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偏头朝傅潜渊看了过去。

被看的人目不直视,静静的看着前方,手下的动作却没停,在傅同看过来的时候又轻轻碰了一下。

傅同“”

你还挺会。

他有点想笑,但忍住了,做出一副很严肃的模样“你这是做什么”

被直言挑明,傅潜渊也就不再只执着于做那些矜持的小动作了,他看向傅同,认认真真的把自己的小愿望说了出来“崽崽,我能牵你的手么”

借着晚照的光,傅同看到他的脸稍稍有点红。

噫。

被调戏的人还没害羞,你这调戏人的人倒是先不好意思了。

傅同微微眯了下眼睛“我觉得不行。”

傅潜渊的眼睛瞬间被失望填满了,但是并不肯就此罢休,声音低低的问傅同“真的不行么”

话说的很委屈,好像傅同欺负了他,而和这句话一起出现的,还有他的龙尾。

略微冰凉但很软也很弹的触感,缠绕上傅同的手腕,尾巴尖尖还在那里轻轻扫了几下。

仿佛勾丨引。

傅同“”

他沉默几秒,看向傅潜渊,说出了他这晚最真情实意的一句话“你好狗啊。”

傅潜渊笑笑,轻轻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自己的狗。

他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在追求人这种事情上该狗的时候就应该狗,它在很多时候能带来出其不意的效果。

比如秦子杭,当初如果没做那些很狗的事,就凭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陆岐对他那糟糕的印象,他也不可能那么顺利那么快的把陆岐追到手。

傅潜渊还听说他的崽秦景深也继承了这一点,最近在追温融的崽,眼看着也要差不多了。

在狗但是能如愿以偿和不狗但要凉之间,傅潜渊当然会选择前者。

他想和自家崽崽有一个好的结果,与之相比,脸面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东西。

傅潜渊心里早有了决定,此时便一狗到底,看着傅同把之前的话又问了一句“我能牵你的手么”

一边说着,一边用龙尾尖尖在傅同掌心里点了一下,细细软软的触感从它点过的地方拂过去,略痒,说不上来痒的是手上还是心里。

“”

傅同面无表情“我怀疑,不,我觉得你在勾引我。”

傅潜渊笑了一下,没否认,刚要说话,却看到傅同突然笑了“但你也太不了解现在的我了。”

所以你不知道,真要狗起来,其实我能比你更狗。

傅潜渊一怔,还没来得及细想傅同这话是什么意思,下一秒,便感觉尾巴被人抓住了。

傅同把他的尾巴握在手里,翻来覆去的揉了二十多下,等感觉心里那份痒暂时消散下去后,满意的眯了下眼睛,然后松开手。

方才揉龙尾时的热切在松手的同时烟消云散,只留下与之截然相反的一句话。

“不牵,走吧。”

声音冷淡,面无波澜,龙尾也再不肯回头看一眼,仿佛拔那什么无情的渣男。

这下沉默的人就成了傅潜渊。

他看着自己的龙尾,在原地怔了几秒,再抬头时,看到傅同已经走出了快十米,怀里的晚照散着璀璨明亮的光,隔着距离映过来,与他这边的光缠绕在一起,交相辉映。

他们生来就是应该在一起的,从前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傅潜渊抱紧怀里的花,无声笑笑,疾步跟了上去。

到山巅大概是在半个小时后。

傅同走过拐角,遥遥看见家里一灯如豆,昏黄朦胧的一盏灯,藏在窗外沉沉的夜色里,不明亮,但温暖也温柔。

这盏灯,也是傅同从前和傅潜渊一起做的。

看着那点灯火,傅同的心不由自主的软了下来,抱着花朝家里走去。

进去后没看到温融,只在灯盏旁看到一张字条,上面是温融的字,瘦劲清峻,说今晚先到山下暂住,明早再见。

他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

龙洵山的小木屋里就只有一张床,温融真的不知道如果他留下来的话要睡哪儿。

此时看着温融的字条,傅同也意识到了这点,心里很过意不去,本来想给温融打语音,但想了想傅潜渊还在,温融要是问起什么的话他不好意思说,想了想,最后选择了发消息。

他点开微信,在白泽的头像戳了一下,打字发送。

臭不要脸傅二狗你找到住的地方了没有

消息发送出去,很快就得到了回应。

白白白泽找到了,就在离龙洵山最近的那个小镇上,你你和傅潜渊怎么样了

傅同往傅潜渊的方向瞄了一眼,正对上后者含笑看他的眼睛,一顿,假装不在意的把视线收了回来,低头继续打字。

臭不要脸傅二狗还好,和他聊了聊,决定了一些事情,算是

他抿了抿唇,犹豫几秒后,把后面的话接了上去。

臭不要脸傅二狗算是给我们彼此都留了一点余地吧。

他话说的含含糊糊,要是消息框那边的人是温琅,肯定看不懂,并且觉得这个人磨磨唧唧实在是难搞的很,但还好,现在和傅同说话的人不是傻白甜的饕餮崽崽,而是温融。

他太通透了,也太了解傅同,看到傅同的消息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有些欣慰。

不是欣慰两个人关系的缓和,而是欣慰傅同终于愿意放过自己了。

他在给傅潜渊机会的同时,其实也是在给自己机会。

而傅同有多需要这个机会呢

温融说不上来,他只是觉得,如果这个机会来的再晚一些,傅同或许就要和在温琅之前的那只饕餮一样,带着无边无际的厌倦和绝望,走上自我湮灭的路。

这是他这些年来一直担心的事情,而现在看来,这种忧虑或许可以稍稍放下了。

挺好的。

温融笑意温暖,眼睛看着屏幕,透过它仿佛又看到了九年前的那只睚眦崽崽,那时他还不叫傅同,叫孟歧,温融初遇他时,他抱着自己躲在阴暗的角落里,听到温融过来,他抬眼,目光漠然沉寂,身周缠绕着散不开的黑雾。

而现在,他从阴暗里起身,身上的黑雾也随之散开,沿着天光一步步走向破晓。

长夜已尽,往后是天光万顷,是不会有尽头的黎明。

否极泰来,不外如是。

温融笑起来,垂手点进消息框。

白白白泽那就好。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隔着屏幕也看不到模样,但傅同知道温融此时一定是在笑,那种温暖的,在九年前生生把他从黑暗里带出来的笑意。

他便也笑了,回了一个你看我是朵太阳花啊jg的表情包后,收起手机,回头朝傅潜渊看了过去。

傅潜渊站在那里,从始至终眼神没从傅同身上移开过,两个人视线相对,傅潜渊莫名有些紧张“崽崽,怎么了”

话音落下没两秒,听到傅同的声音响了起来“明天早点起来,和我一起看日出吧,等看完日出,我们就回去。”

他站在灯旁,声音轻轻的,昏黄的灯映在他脸上,温柔缠绵,让傅潜渊觉得他和傅同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欢喜无虞的时候。

他不由怔住了,失神一般,在那里怔怔的看着傅同,过了很久,直到傅同等了一会儿没等到他的回复,用疑惑的眼神朝他看过来,他才如梦初醒,缓缓笑了。

“好。”

他笑着,在屋子温柔的灯光里,看着面前被温柔笼罩着的人,轻声说。

声音散进窗外缓缓的山风里,拂过松柏涧水,最后缀进星辰和月光,和世界万物待在那里,静静等待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