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亡苏氏者,朱定也!

小说: 公子帝师 作者: 莫忆臣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467 阅读进度:42/42

同样是八月十五。

渭水之畔,新原城,苏氏的老巢所在。

在强大的新川骑兵面前,那所谓的渭水第一水军,也不过是蝼蚁罢了,飘在水上的水军,在强弩与床弩面前,几乎成了活靶子,不堪一击。

所谓的艨艟军队,在水上足足飘了两天,被射杀了不知道多少人,朱定才吼出了降者不杀这句话。

苏氏几十年的强大,顷刻之间便遭毁于一旦。

苏氏全族百余人,加上家将私兵在数的,拢共也就三百人左右。

这三百人如今还在新原城里固守,等待着所谓的援军。

因为,照着他们的认知,他们要是亡了,朱定肯定会拿另外一些豪门大户开刀,故而,他们早早地,就对那些人许了重利,请他们出兵,一并包围朱定的新川卫。

然而,苏家家主苏瑾不知道的是,新川卫那一万七千的步卒,早已经把渭水一些威胁较大的家族给包围了起来,随后,又从秦川调来了十驾床弩,挨个在渭水巡游了几遍,把他们给统统逼降了,让他们全部解兵,把武器统统收缴了,新川卫这才算罢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朱定,朱升的刻意宣传下,新川卫以一种恐怖的势态,扩了足足一万人!

朱定的大帐扎在新原城外二十里,随后,就是三万人扎营的地方,操练之声,各种嬉笑声,叫喝声,听起来壮观恢宏无比。

大帐里,朱定朱升两人看着手里的信件,朱定皱了皱眉,道:“侍中公信里言曰:一月之内务必平定渭水之乱,是不是有些强人所难了?这渭水之大,光是辎重也不止一月吧?”

朱升摇摇头,道:“侍中公怎会不知此事甚难?此中所言莫不是有什么深意?”

朱定走到大帐门口,看了看新原城,目光轻眯,思索道:“或许,是渭水还有什么变故?”

这封信,来自六日之前,所以,就是说,如果真有什么变故,恐怕也就在这几天了。

朱定知道秦若的手段,不敢小觑他的言语,当即对朱升商议道:“侍中公并非轻浮之人,恐怕渭水要出变故,我等是否要做准备?”

朱升皱眉,军方的主导权在朱定手里,他只是做个参谋而已,对于这位侍中公,他也是佩服无比,可是要说在军事上,朱升就不敢全部认同了。

“既然如此,朱将军不妨吩咐众将,让众将士以加强戒备的名义,外松内紧,时刻戒备,到时候若真有敌人,我们也能以逸待劳,以雷霆之势击杀来犯之敌,扬我军声威。若是没有敌人,也不过是加强军中戒备,无伤大雅,不至于影响军中士气。”

朱定二人商议定了,当即令人吩咐了下去。

……

“着令下去,让人不得发出声响,告知后边的众人,待到戊时,敌将休憩的时间,让他们一并袭营!”

苏诲领着几十人,盯着新川卫的营帐。

苏诲他们只是斥候,决定不得什么。

具体情况还要苏瑾,其他人的共同商议才是。

“大哥果然没说错,这朱定不是一般将领,还有他们的军备也甚强于我军,想起来都恐怖。”

苏诲想起那一日的情形,就忍不住的颤栗了起来。

那可是被加固过的城墙,用的都是青砖,竟然被那床弩,只用了三箭就击了个粉碎!

三千步卒,被三轮箭雨给射杀得士气全无!

随后,就是一出恐怖的屠杀!

那些新川卫,一见到步卒,就跟见了血的饿狼一样,或有两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敌军给刺了个对穿!

杀人之后,他们还要枭首,枭首之后,留下的那种场面,血腥无比!

不过,想到袭营之后,那些恶魔就要死尽灭绝了,苏诲就忍不住的有些兴奋。

时间过午,营里已经见炊烟,众将士以可见的速度松懈了下去。

卸甲的卸甲,吃饭的吃饭,几乎毫无抵抗之力,就等着敌人来袭营了。

“忍着,忍着,敌人尚能反抗,不能在这时出击。”

苏诲不断地提醒自己。

这个时候,任何的武断都会让苏氏与其他来援的士卒直接灰飞烟灭,所以,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失误。

时间一晃,已经到了戊正时分了。

苏诲等人领着六千步卒已经在五十里外集结完毕了。

“长兄,我已经查探过了,此时时分,敌军已经歇息了,连那敌首朱定,也已经歇下了,这时,正是好时机。”

苏瑾点点头,道:“子简行事,为兄自然放心。”

转过头,苏瑾对一众头领拱手行礼,道:“此事不仅关乎我苏氏一族,更关乎渭水旁其他的家族,若是我苏氏亡了,新川卫的屠刀难免不会挥向各位,而踩着我们上位的新川卫,威名将彻底名扬天下,诸君难道就甘心他们踩着我们?!故而,还请诸君竭尽全力,能杀一个是一个!”

“苏家主放心,此事重大,我等自然省得。”

苏瑾再拱手,对苏诲说道:“子简带路。”

“喏!”

不消一个时辰,苏诲就带着士卒来到了军营的侧门。

苏瑾怒吼一声:“杀啊!”

众将士就冲入了军营,准备杀人!

突然,营帐亮了起来,朱定走了出来,拍了拍手掌,笑道:“苏诲啊苏诲,果然不愧是本将的好棋,一举就将所有的敌人给本将引了出来。”

“苏诲!!”

有人怒吼。

苏瑾摇了摇头,平定了怒吼的声音,看着朱定,冷道:“想要离间我们?不错的想法,可是苏诲是我弟弟,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

朱定笑了笑,朗声道:“本将也没说什么呢,射杀!”

朱定根本不跟他们多说什么,直接就是整整五轮射杀!

一轮接着一轮,敌方根本来不及反抗,就被射成了刺猬!

朱定站在远处,朗声道:“尔等记住了,杀人者,新川卫!”

说完,朱定就返回了大帐中,朱升拍了拍巴掌,笑道:“朱将军果然神机妙算,果然有人会袭营。”

朱定摇摇头,敬畏的看了看京都的方向,道:“幸亏侍中公神机妙算,算到渭水之事没那么简单,否则今夜咱们恐怕就要成为罪人了。”

朱升一脸后怕的点了点头,说道:“没想到在新川卫的几次巡查之下,竟然还有这么多的隐户,这种规模的谋划,恐怕非一朝一夕能商议妥当的,至少谋划了半月有余了。”

朱定看了看帐外,外面的哀嚎声已经渐渐变小了,朱定才继续说道:“没那么简单,这六千卒的装备一律为军方所有,本将怕,有某些不法之辈,想要站在幕后,就想吃下我新川卫!”

朱升说道:“此事非同小可,要不要禀告给侍中公?”

朱定点点头,跪坐在毡上,提笔写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