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都想抢到手

小说: 好男要当1 作者: 枪在手跟哥走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540 阅读进度:62/62

警卫连的战术训练场挺荒地,警卫连的兵一年也就来个两三回,没人把战术当成多重要的课目,前几任连长,把四种匍匐前进教会了,就完事大吉。

岳迅衡象在平地上一样,跑过了九曲桥,按照正儿八经的障碍场设置,九曲桥下是要有水地,速度太快的话,很容易摔到水里,这警卫连也真够操蛋地,为了省事儿,直接就在土坡上弄了几块大概其的木头代替了。

岳迅衡比较轻松地把全部障碍物跑下来,速度能达到军校学员的良好线,这只是一次测试。不过,障碍物好多都不标准,那个深池不说两米,连二十公分的深度都没有。按照陆连长的应急设置,一共进行了六次射击,岳迅衡的中靶率不是很高,立姿射击脱靶了。这跟特战大队那会儿比,差距不小。本峰的力量是满格,技巧性一类的射击就差强人意了。

都季诚他们的射击也很一般,这是没办法的事儿,新兵营时间那么短,就只学了卧姿射击,立姿和跪姿根本就没接触过,都季诚和曹文先,连射击要领都不知道,勉强把子弹打出去了。

这么练没意思,难度上不去。

谢参谋的目的,就是让纠察队的多摸摸枪,一旦遇到险情,反应快一些,要不然会很危险。

关长胜把所有的障碍物看了,直摇头,“谢参谋,我看不如把岳迅衡他们拉到特战旅,正儿八经地练上三个月,保准有效果。”

谢参谋犹豫,搞单兵战术综合课目,动静都弄得有点儿大了,战区军务部那边,对内勤部队根本就没这要求。

训练万一出了问题,就说不清了。

孙明跟谢参谋说了几句狠话: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咱们内勤部队早该上上难度了,要不然,跟野战部队越拉越远。

谢参谋问陆连长:“上不上?要不就冒一下风险,万一出了问题我兜着。”

去特战旅集训,要经过两级批示,崔处长那一关好过,军务部那边就够呛。为了把岳迅衡他们练出来,谢参谋就没打算请示军务部,打报告时,把这次集训说成是拉连,报告里稍带着透露一点儿,让纠察队和警卫连去特战旅见见世面的意思。

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这个大原则没错,谢参谋所说的兜着,就是用这兜着。

说干说干,谢参谋和陆连长都不是拖泥带水的人,豁出去了。

谢参谋看似冒险的决定,是对地,要是没点儿实打实地对战能力,那些赚钱赚得爹娘都不知姓什么的人,还真拿不下。军车参与走私,实际情况比想象还严重得多,已经糟糕得没法再糟糕了。纠察队这次出动,可以说是捅了一个大马蜂窝。

……

关长胜这看似不经意地一个小提议,很顺利的完成了旅长亲口交待的任务,他直接把岳迅衡请到了直升机上,就这么驾着直升机呼隆呼隆地盘旋着飞到了猎鹰特战旅的旅部。

旅部是不对外开放的单位,对军务部来说,是上头钦定的免检单位。

特战旅的兵遇上纠察,只要出示一下军人证就行。一般的情况,特战旅的战士都是集体出动,很少有个人在街面上出现的机会。

特战系部队的纪律要求比一般部队严得多,免检是正常地。

谁能见到,特战旅的兵在街面上打架?

见到的,那是执行任务。就算穿个便装,碰上混混,也是三拳两脚解决问题,那没头没脸地绵羊拳约架和所谓的砖头拍脑袋,不会出现在特种兵身上。

岳迅衡看到了最选进的通讯设备。

特战旅用的无线终端,可不是纠察队那些老式的步话机,关长胜给旅长汇报情况,那声音特别清楚,就跟二十年后的高档手机一样,特别便利。

根本用不着01、02、03的带着躁耳朵的呲呲啦啦的杂音,每一次呼叫都要报代号,要是听不清的话,还要重复两遍。

高科技的便捷,内勤部队还不知要多少年才能体会到。

关长胜把直升机停在了旅部的专用停机坪。岳迅衡下了直升机,一下子看到了停在停机坪上的十六架大家伙。

确实拉风,也确实烧钱,养这么一个特战旅不知道要消耗多少经费。

刘旅长挺随意地穿了一身土色迷彩,肩上没带军衔,看特战旅刘旅长的样子,至少是两杠四星,特战旅的军政长官,都可以高配,肩上挂金豆也不稀奇。

关队长告诉岳迅衡,刘旅长是萧副司令带出来的兵,就因为这个茬口,刘旅长没敢造次,要等萧副司令首肯了,才敢打岳迅衡的主意。

首长们栽培自己的宝贝疙瘩都有自己的套路,不能谁随便就插上一杠子,陆迅就够猛地了,却也不乱来,仍然要给萧副司令面子。

“岳迅衡!”刘旅长看到岳迅衡给他打敬礼,站得很板正的给岳迅衡回礼。

“刘旅长好!”岳迅衡声音很洪亮。

“好,关长胜,干得漂亮!”刘旅长笑呵呵地朝关长胜一摆手,“没你的事儿了,你们中队的攀登训练有点慢了,抓紧。”

“是,旅长!”关长胜哪敢多话,他这还是头一回见着刘旅长对一个新兵这么和颜悦色地。

“怎么样,岳迅衡,够不够你看地。”刘旅长带着岳迅衡进了旅部的作战室。

特战旅的作战室墙上挂的不是常见的那种用来装门面的首长决心图,是外派任务一览表。

每个中队都没闲着,上半年,光是抢险救灾就是十九次。岳迅衡感觉自己有点儿象是井底之蛙了。

警备区的那片天,确实有点儿小了。

视角升到特战旅这个角度,才知道,军队的作用有多大。整个一个国家,每天,大大小小的灾难,一直在发生着。

这还是特战旅放在第二位的任务,排在第一位的是对抗恐怖组织和外派的维和任务。特战旅的外派任务主要就是对某个西南地带国家的物资运输。

战争状态下的物资运输,那边的人用的都是汉字,也算是一衣带水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本国人。

虽然名义上不是,但其实就是。

这其实,也是需要保密地。

就这么一个举动,看出来了,刘旅长不把岳迅衡当外人。

“岳迅衡,如果不是老首长非得留着你,你现在就应该在我手下了,我不说别的话,你早晚都是我的兵,你想提干,对咱们特战旅来说,不算个事儿,这个话,我直接跟你说透了,你在那个纠察队,人家谢参谋对你有恩,你得替人家多干点活儿,明年,你就得来这儿了,我估计老首长就不护窝了。”

刘旅长这是给岳迅衡吃定心丸。山里孩子出来当兵,最担心的当然就是混不出名堂,想提干想考军校找不到门路,最后只能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义务兵大体上都这样。

岳迅衡这一次进了内勤部队,又当所应当地踏进了特战系部队。这一次绝对不一样,绝对不是炮灰角色。走到哪儿都有人抢,闭着眼,也有人给他铺路。

难得的兵王型的人物,谁都想抢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