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在她面前示弱

小说: 豪门蜜爱顾少专宠妻 作者: 苑亦笙冉 更新时间:2020-09-16 09:35:56 字数:2361 阅读进度:430/434

此时的夜家对刘家昨天出了这么大的丑事没有任何兴趣,正好夜枫在家,全家人都在逼问他。

“夜枫,你交的女朋友是谁,不让我们见见,至少说说是谁吧?”

从王珍那里得知夜枫有女朋友后,夜家人对此都很关心,上次他什么都不说,这次有可能说出来吗?

“妈,你就不要问了,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带着她来见你们。”

几人相互望了望,没有继续说下去。

她相信自己儿子看上的女人一定差不到哪里去。

再说了一直以来夜枫都不开窍,她明面上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心里却万分着急,唯恐自己这儿子一生都不开窍。

现在好不容易开窍了,女朋友是谁虽然不知道,可任怡然却放下一大半的心了。

相比于任怡然,夜翊明显很焦虑。

“夜翊,你在做什么?”挡下夜翊递给自己的水,夜天问道。

“哦,哦,哥对不起啊。”

“不要担心,很快就会找到她的。”任怡然以为是迟迟没有王玫的讯息他才会变成这样的。

“我知道。”说完这三个字又低下来头,神情莫测。

“先生,夫人,刘家来人了,是不是要让他们进来。”

曲黎看向任怡然,询问她的意见,“怡然,你见还是不见?”

“见吧。”任怡然知道王珍来夜家是为了什么,也早就坐好了她来夜家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

“老公,我们先上楼吧。”曲黎觉得刘家过来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再加上夜玖不愿意让她见王珍,他们还是离开这里。

“好。”

等夜玖夫妻离开后,夜天也离开了,看见夜枫离开的夜翊喊道,“哥,你等等我,我有点事要问你。”

“你不走吗?”任怡然看着端端正正坐在那里的夜枫,不明白他为什么不离开。

“妈,你先让他们进来,我自有安排。”

虽不知儿子要做什么,任怡然还是答应了,“花姨,让他们进来吧。”

“是。”

“怡然,我”进来的王珍刚要开口问她是什么时候知道刘荣齐和那个女人的事的,反正这件事整个鹰城都知道了,她也不用拐弯抹角。

没想到却看见夜枫在这里,僵硬的扯出一抹笑,“夜枫,你也在这里。”

“对,刘夫人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

“是有一些事要问怡然,正好,温瑜在这里也不合适,要不你带着温瑜先出去?”

当着任怡然的面,王珍也丝毫没有收敛,她将刘温瑜拉到前面来。

刘温瑜在看到夜枫对那一刻就想到他给自己发的那些羞人的小心,低下头,一脸的羞涩,不敢看夜枫一眼。

这样一来,任怡然倒成了外人,看王珍一脸希冀的看着夜枫,等着他的回答,莫名的想明白了。

“夜枫,你不是还有事情要处理的吗?还不快上去?”想明白的任怡然当然不遗余力的配合儿子做戏。

听到这话,夜枫先是怔了一会,后不情不愿的说道,“我知道了妈,我这就上楼去。”

走前还笑着对王珍道,“刘夫人,你们先聊,我先离开。”说这话是眼睛却瞄向了刘温瑜。

即使刘温瑜装模作样的没有抬头,她也知道夜枫对视线落在了什么地方。

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在夜枫说这些话时,任怡然的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想不知道也难。

看着夜枫离开,王珍却想不到任何办法留下他,和自己女儿培养培养感情,不由得把怨气撒到任怡然身上。

“怡然,你这是做什么?怎么夜枫和温瑜在一起碍你的眼了?”

一时间忘了自己来夜家是为了什么。

刚才还什么都不知道的任怡然,看到刘温瑜那张羞涩的小脸可不就什么都不明白了?她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什么夜枫和温瑜在一起?王珍你可不要乱说,夜枫和温瑜两个人之间可没有半点关系。”

“是,他们是没有半点关系,我这不是又是要问你,想着温瑜在这里不合适让夜枫带她先出去,你让夜枫离开是为了什么?这不是嫌弃我家温瑜的吗?”

“没有,什么嫌弃不嫌弃,夜枫和温瑜也没什么交情,他们两个也说不到一块去,再说了,夜枫是真的有要事要处理,不信我带你上去看看?”

王珍倒真的很想上去看看,关键她是真的不能这样做,“不,不用了,不用了。”

“你来找我手想问什么事?”忽然又像是想到刘温瑜在这里不合适,对一旁的花姨吩咐道,“花姨,你带着温瑜四处看看,我和刘夫人商量一些事。”

“不,不用了,我就坐在这里就行了。”

“嗯?你一个女孩子不适合听这些,还是先跟花姨四处逛逛。”

刘温瑜一噎,转而看向了王珍,眼泪瞬间掉了下来,“我知道我妈疼我,可这件事多多少少我也知道一点,就让我陪着我妈吧,我是真的怕她一时想不开。”

“怡然,温瑜想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吧。”王珍一想到刘荣齐在外面做得那些事,也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出来。

她抱着刘温瑜,企图得到一点安慰。

“行吧。”任怡然点头,像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打算一般,“王珍,你先说说到底是什么事。”

“怡然,当初,当初你劝我说刘荣齐外面有人,我是真的很爱他,很相信他,才没有将你的话听在心里,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做出这件事了。”

任怡然没吭声,她知道王珍还没说完。

“昨天的事你也知道,我可真的是丢死人了,那女人竟然敢做出这些事来,我以后可怎么见人啊!”

就像是任怡然和她的关系一如既往的好,她在任怡然面前不用假装坚强,也不用嘴硬,想把自己的委屈告诉她。

“那,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我也不知道,刘荣齐已经厌恶我们了,做什么他都会抛弃我们。”

即使已经打算要杀了那个女人,王珍也不可能当然任怡然的面承认。

她现在要的就是引起任怡然对自己的同情,继而让任怡然为自己做主。

自己唯一做的就是在她面前示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