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

小说: 蝴蝶桃花梦 作者: 墨韵怀林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748 阅读进度:12/21

同时拥有小车手机商品房的,枫岭村没有几个。可枫岭村藏龙卧虎,真正有钱的,他不说话。比如老一,他一年灰色收入有几多,家里到底有多少财富,你无法推测。听说兴建枫岭水泥厂的时候,曾经挖出好几罐金银珠宝,都被老一独吞了。仅凭这一样,枫岭村无人能比。可是老一平时穿着朴素,跟人说话一团和气。不骄不躁,不显不露,你怎么看也不像大款人物。更难能可贵的是,老一花边新闻特别多,具体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也没有哪个女人为了他争风吃醋,显露张扬。能把多个女人协调得风平浪静,波澜不惊,唐宗汉武都难以做到,他能做到了。可以想象,他治理企业的手段又是如何的高明。

朱老一有权有钱,枫岭村众人皆知。可是枫岭村还有一个人物,默默无闻的。他叫王实华,近两年才崛起,身家两千多万,抵得上枫岭村全部的家当。

他是广州欣德威电子有限公司两个创始人中的一个,二总裁,主管市场销售。他和总裁姐夫是从验钞机起家的,接着发展点钞机。在百元大钞刚出现的一年后,他公司的产品已经遍布全国。

王实华戴着一个近视眼镜和朱老一并排坐在一起。小三子进门的时候发现黑压压的一屋子人,没有将他认出来。当老一夫人泡了一杯茶后,细细一打量,原来是自已的发小。

王实华白白胖胖的,模样显然已经变形,可小三子还是精精瘦瘦的,王实华早就认出来了。两个见了面各喊一声乳名,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两个都是枫岭村响当当的人物,老一叫小三子坐在自已另一侧。小三子做梦都没有想到,在轧钢厂被老一批得狗血喷头的他,三年后居然与老一并肩而坐。

当你漠视权力的时候,权力正在鞭挞着你的尊严。当你漠视金钱的时候,金钱正在戏弄着你的人生。轧钢厂王厂长也在场,此时他心中不知是何滋味?酸的,咸的,苦的,还是辣的?不得而知。也许王厂长正在后悔,如果将小三子留在身边,此时的他不过是手下的一个小兵,决不会这么人模狗样。

坐到午夜,各方人马皆都散了,小三子跟着王实华出了老一家门口,交换了名片,伸出拳头顶了一棍,挥手道别。

半年过去了,建材市场毫无起色,拖欠款更无着落。一天早上,陶琼清理抽屉,倒出许多名片出来,问小三子:“名片还要不要啊,不要丢垃圾筒罗。”

小三子说:“拿来我瞧瞧。”

小三子一张一张地瞧,瞧到王实华,他停下了,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对方显然没有记住他的号码,用标准的普通话说:“您好,请问您是哪位?”

小三子说:“实华哥,我,小三子。”

王实华改用家乡话说:“小三子呀,怎么想起我来啦?生意还好吧?”

小三子说:“生意做没了,在家闲着呢。准备到你那混口饭吃。”

王实华说:“听人讲你生意红火得很,你不会骗我的吧?”

小三子急道:“真的,我说的是真话。你带不带嘛?”

王实华说:“谁都不带,你小三子例外。”

小三子说:“说话算数,不许耍赖哦。”

王实华说:“操,跟你还用得着耍赖。我在无锡,你过来罢。”

小三子说:“那我今天就过去。”

王实华说:“到了无锡,给我打电话。”

小三子说:“好,无锡见。”

到了无锡汽车站,王实华已经在那等他,沿着梁溪路前行,在小桃源有一个门面,挂了一个门牌:广州欣德威电子无锡办事处。

办事处并列着两张办公桌,对外遮着半人高玻璃屏风,玻璃上贴着欣德威商标。一男一女两个工作人员,穿着蓝色工作服,胸口也印着商标,一见王实华,立即站起来,摆了个立正的姿势说:“王总。”

王实华摆了一下手,叫他们坐下,介绍说:“我同学小三子。”

双方客气地握了手。王实华说:“这是我们欣德威的经营模式,等下我带你到处看看,认识一下。如果你觉得满意,明天我们到北京,根据这个模式建立北京办事处。”

门面后屋有两个卧室,一间是办事处的。原来两人是夫妻,里面摆设很简陋,靠墙堆了不少欣德威电子产品。王实华指着箱子说:“这是囤货。”到了另一间屋子,也有一张床,堆了更多的货,王实华说:“我的房间。”打开一个纸箱,里面装的是节能灯。王实华说:“我们公司最新产品。”

小三子拿出一支一看,王实华指着灯泡说:“这是9w的,相当于白炽灯40w,我们出厂价11元,放超市卖25元。”小三子又看了看,里面有多种规格,办事处的人介绍:7w出厂9元,卖20元。11w出厂13元,卖28元。

小三子一一点头,记在心里。王实华说:“节能灯是新型节能产品,国家星火计划项目,很快就要取代老式的白炽灯。在南方城市基本已被认可,销量也大,仅无锡办事处,一天能销五十到一百箱。北方城市接受要慢一点,你来了正好,到首都去开拓,发挥发挥你的才能。”

小三子暗中算了一下,一天按五十箱算,一箱五十支,五五二千五。每支赚十块钱,一天的盈利也在二万五。乖乖,王实华有钱,还真不是瞎吹的。

桌上电话铃响了,一个商场要货,夫妻两人每个规格搬了五件放到仪征小卡车尾箱,王实华说:“我们也跟着去看看吧。”

商场接受货物完毕,夫妻两到财务去结上次的货款。王实华带小三子来到灯具区,白炽灯已经看不见了,里面摆了几种牌子的节能灯,王实华说:“你看,南方城市就是要先进些,我们家乡节能灯还没起步,人家已经下架了。”

看小三子在那里指指点点,一个售货员小姐走到他面前问:“先生要买灯具么?我能为您服务什么?”

王实华指着欣德威节能灯说:“卖得好么?”

售货员一看,笑道:“原来是王总,我以为是顾客呢。你的货还行吧,今天卖了有两百支。”

王实华说:“看见了吧,这就是欣德威的销售模式。”

小三子问:“这种代销模式,商场怎样收取费用呢?”

王实华说:“一般收取二十个点。”

小三子想起自己的货款卡在人家手中拿不出来,不由点点头说:“我看这种销售模式很先进,没有风险。”

王实华说:“那我们明天去北京?”

小三子说:“好。”

经过两天的长途跋涉,车子驶进北京城,小三子问:“到哪?”

王实华说:“西局,那里是茶山老乡聚居地。”

三拐两拐车子开到西局街头一个“茶山饭店”门口,王实华说:“到了。”

小三子停好车,两人一前一后走进饭店,曹老四老婆坐在前台,一见马上站起来笑颜相迎:“王总来啦。哟,小三子,稀客稀客。”

曹老四听见老婆的声音,从里间跑出来,笑着说:“什么风将两个大佬一齐吹来,小店蓬荜生辉呀!”

让到内间一空调房,给两人泡了一杯家乡绿茶,曹老四吩咐老婆:“快打电话叫老三过来。”

老四老婆说:“我打了。”话没说完,曹老三已经进了门。

寒喧了几句,老四拿出三副扑克出来,问:“打拖三子还是升级?”

拖三子和升级是茶山乡三副扑克最流行的两种打法,小三子在枫岭轧钢厂的时候,一半时间是打牌度过的,他和王厂长联手,打遍枫岭无敌手,所以他选哪种都无所谓。王实华是枫岭人,凡是枫岭人,对这两种打法应该都不会陌生,只分牌技有高有低。王实华说:“打拖三子吧,拖三子来得快些。”

四个人促局对坐,老三老四一家,小三子王实华一家。一局输赢五百,小三子吓了一跳。在枫岭村,最多的一局也就五十,那叫赌博。平时也就五块十块的,那叫混时间。可是到了天子脚下,这钱怎么就变得像水一样啊。

打了两牌,小三子发现,北京的打法和枫岭有很大的区别。家中打法是硬性的,一张只能出一张,二张只能出二张,三张不能带,四个三子可以压牌。这里的是软性打法,一切以跑得快为前提,单张可连顺,二张可连对,三张可带双。手中三子不许压牌,要么卖,要么拖。小三子不懂牌规,开始还不适应,连输了两局。第三局,小三子身上开始冒汗,王实华却不动声色,手气特别旺,一次拖了六个三子,四牌结束战斗,扳回一局。曹老三正在洗牌,房门开了,进来一男三女。男的四十岁左右,老四介绍说:“这是孙老板。也是老乡。”

孙老板一一握手,笑容满面地说:“我叫孙承意,幸会幸会。”

曹老四说:“孙老板是做文具生意的。”

三个女人年龄大一点的美女说:“三子老板,你也来北京啦?我是胡小蝶,你还认得我吧?”

小三子在脑海中细细搜索,一点印象都没有,翻大眼睛望着她。胡小蝶知道他没注意过自己,嫣然一笑说:“我老公何新久,东流搞建筑的。”

踏破铁鞋无觅处,这个何新久欠了自己货款十几万,一直找不到,原来躲到北京来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小三子随口问道:“何老板还好吧?”

何小蝶嘴唇嗫了嗫,没吭声,曹老三帮她回答:“她老公卖盘被抓了。”

小三子有点失望,这时曹老四站起来将孙承意按在他的位置上,拍拍面前五百大块说:“给你做本钱,我给你们做服务员。”

说着去给他们添水倒茶,孙承意知道他饭店比较忙,也就不客气,坐下接着战。何小蝶拉了把椅子坐在小三子旁边,另两个美女则一左一右挨着孙承意观战。

孙承意牌技平平,跟曹老三配合不顺,挨了不少臭骂,战了两个多小时,天已经黑透,曹老四打招呼说:“打完这一局,吃饭了。”

战斗结束,王实华顺手将自己和小三子桌面的钱都收拢在手,交给曹老四老婆说:“算晚上的酒钱。”

老四老婆数了数有四千,说:“哪里要这么多啊?”

王实华眼睛一眨,嘴唇一呶,轻声说:“都是赢的,老三和孙老板输的,唵。”

便宜得的钱,老四老婆乐得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