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回到学校

小说: 眷灵录 作者: 半世倾离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3985 阅读进度:40/40

从会议室中出来的尤伶川,此时还处于混沌状态。

怎么,突然一下,自己就变成了整个屠神计划最重要的人了?

尤伶川百思不得其解,刚才不仅仅荆休表现的很夸张,连带着余音也表现的很夸张。反而是作为尤伶川的父亲,尤和歌,脸色没什么反应。

可能,这就是因为所拥有的力量不同,所以对“屠神”的压力也不同。

“你现在可以控制那股力量吗?小子,待会儿去活动室让我见识一下,你老爹六阶眷灵使见的不少,但是七阶眷灵使还真是第一次见。”在刚才的会议室中,尤和歌拍着尤伶川的肩膀,脸上写满了跃跃欲试。

红色系眷灵使都是好战者,即使是看起来温柔的有琴烟,和冷冰冰的支灵大美女,战斗起来都感觉跟磕了药一样,怎么狂暴怎么来。

但是接下来尤伶川的话,便如一盆冷水一样,浇灭了尤和歌的热情,“那个,我不知道怎么控制它。在刚才在来的时候,我就在体内仔仔细细的找了一遍,发现那股力量好像消失不见了。”

别说什么消失不见,要不是脑海中有那一段记忆的存在,和闵屿很严肃的重述了当时的情况。他都不会相信,这么离谱的事儿会在自己身上发生。

听起来那么厉害,但是现在的自己还不是一样弱鸡。那股力量他摸都没摸到过,全都是那个叫做安的意识在操控,他就是个观众,还是没爆米花和瓜子的那种。

“我觉得。那股力量是潜藏在尤伶川身体里面,可能直到遇到了七宗罪才会显现出来吧!”一旁的余音听到后忍不住开口。

这么一听,尤伶川感觉自己更苦逼。

得嘞,敢情还只是个打BOSS专用技能,对平常的能力毛都没加成,但是那个打BOSS的人也不是他啊!

尤伶川有预感,在下次还遇到相关七宗罪的时候,安依旧会跳出来,二话不说“打晕”他,然后接管身体,像动画里那种救世的主角一样,把邪恶的反派打到。

而自己,只是一个悲惨的工具人!

说是工具人也不对,至少打败七宗罪的名誉和奖励全是自己的。但是这种宛如被操控的感觉,让尤伶川十分不爽。他感觉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看不见的阴影下拨动着暗流。

如同一盘棋,他是棋子,华夏分部是棋子,总部是棋子,甚至可能七宗罪都是棋子。

若自己真是他们的“终结”,难道他们就甘心就这么被自己终结吗?而且,这股力量,真的可以抹除七宗罪吗?

尤伶川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心里面的活动非常大。

“这个猜想倒也是有可能。毕竟对于这个预言,所有人都是只听说过,却没了解过。”

“我们,是第一批见证者。”荆休的状态有些不对,从刚才开始便有些过于兴奋,这对于一个紫色系眷灵使来说是不正常的,更别说荆休还是目前华夏分部的主事人。

与荆休最熟悉的尤和歌最先发现了不对,有些担心,“老荆,你没事吧?”

荆休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一口气后让自己强行平静下来,“确实有这个可能性,这样的话,伶川应该只能算是我们的秘密武器,这件事也坚决不能说出去。待会儿,你们找到刚刚离开的那群孩子签保密协议。”

“好”尤和歌与余音答应了下来,表示在会议结束之后会去找闵屿与左春秋他们签计划的保密协议。

“伶川,现在你可以回学校了,这段时间没有什么任务了。有任务的话也会给你发通知的。”荆休又转头对着尤伶川说道。

“哦!好!”

“走,老爹我也该去找那群小子了,不然待会儿他们乱说可不得了。”

看着尤伶川和尤和歌父子并肩走出走出会议室,余音幽幽的叹了口气,“这个时代的重担就这么压在了这样一个孩子身上,这样真的好吗?”

“时代不同,能力越大,代表着责任越大。他既然是预言中的那个人,就应该带着那股力量,撑起这个时代的希望。”荆休眼中光芒闪烁,看不出究竟带着怎样的感情。

“但是,他真的就是预言中的那个人吗?或者,那个预言就那么确定是真的吗?”

听到这句话的荆休沉默许久,

“呐!谁又知道呢!”

……

“老爹,我真的就是那什么‘终结’吗?”尤伶川对着旁边的尤和歌问道。

“你老师说你是,你应该就是。毕竟探查组的组长,是出了名的运筹帷幄,号称当代诸葛。他也是华夏分部,对七宗罪最了解的人。他的话,不会有假!”尤和歌拍了拍尤伶川的肩膀,看起来轻松写意,并且信誓旦旦。

但是这话尤和歌自知究竟有几成水分,当代诸葛又如何?在之前,没人见过“终结”,也没人了解过“终结”。

这宛如在其他神话中救世主一般的角色,如同北欧神话里,诸神的黄昏中的邪魔,会将众神拉下王座。

只不过,在北欧神话的结局中。邪魔会与诸神一起同归于尽,那现实世界呢?眷灵使也会与七宗罪一起同归于尽吗?

结果,未知!

对于尤伶川“终结”这个身份,更像是歇斯底里的盲从。明明七宗罪都还没出现,眷灵使的世界便压抑成这幅模样了么?但是也仅仅存在于高层,对于底层的眷灵使来说,第七纪元跟之前没什么区别。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七宗罪,都不知道“屠神计划”这个事!

在看不到的阴影中,总有人为了安定,在负重前行。

……

渝州机场。

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架客机落地。从乘客出口跳出来的尤伶川贪婪的吸着四周的空气。

果然,还是这里的空气有着安全感。虽然四五月份里,渝州城的空气已带有稍许燥热。但是这份安心,是隔壁蜀州的清爽凉风,和华夏分部的微咸海风无法带给他的。

随后一同出现的还有左春秋,这个富家公子哥,所有女孩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对待一切情况还是那么风轻云淡,仿佛在蜀州执行任务时,那对死亡的恐惧所展现的茫然,只是周围人的一场梦而已。

身上穿着如同白怀那骚包家伙一样的干净白衬衫,镶着华贵金边的蓝色西装随意搭在肩上,深邃且闪烁着智慧的眼眸,配上一张完全担得起这身行头的英俊脸庞,比模特还要完美的身材。

这就是一个走到任何地方,都能引起女孩尖叫的完美男性。尤伶川走在他旁边感觉就是一坨狗屎。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这坨狗屎旁边,反而有着两个容貌气质各有千秋的女孩,反观在其身后的左春秋,此时更像是一位给富二代开车的司机。

周围的人都对此不解,却没有指指点点,眼神中也没有嘲弄。这就是气场的威慑力,虽然尤伶川浑身上下散发的全是屌丝气息。但是架不住旁边的人的承托。

高大英俊的左春秋如司机、如管家一般在他身后。穿着一袭红色连衣裙,如同一朵火红的玫瑰的一般的有琴烟,伸出她那纤纤玉手,挽着尤伶川的胳膊。

而另一旁,是一个穿着哥特式紫色衣裙,头上绑着双马尾,带着白丝手套的小萝莉,她一只手拉着尤伶川的衣角,而另一只手拿着一只彩色棒棒糖。

她那优雅的走路姿势,和精确到毫里的礼仪动作,尊贵的像个贵族小姐。

只不过,贵族小姐可不会拿着棒棒糖。她们会提着长裙,后面也有成群的女仆提着剩余的裙摆,然后出门全是鲜红的地毯,不会沾上任何泥水。

所以,跟他们比起来,穿着一身地摊货的尤伶川就宛如屌丝中的屌丝,穷逼中的穷逼。浑身上下,唯一拿的出手的可能就是脚下穿的耐克球鞋。但是这个挫人,正是因为在他们之中,反而周围的人不会去笑话他,反而被镇住了。觉着这是不是上流社会最新流行的出门方式?

带着英俊的管家,牵着美丽的姑娘,可爱的妹妹也在身旁。然后,自己再穿的很平凡甚至寒酸,借此来显示自己有内涵。

显示屁个内涵!

尤伶川感觉自己浑身不自在,周围的人眼光里确实没有异样和鄙夷。但是那其中的赞叹和谄媚让他十分不舒服,甚至有大胆的女孩,不顾挽着他手的有琴烟,一直朝他抛媚眼。

从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的尤伶川,感觉自己就是动物园或者马戏团里面的猴子,而周围的人,就是来看猴戏的。

“我说,赫连组长,你跟着我们干嘛?”尤伶川一边尽可能快速走着,想要赶快离开机场。一边对着拉着他衣角的吃着棒棒糖的哥特萝莉说道。

刚才上飞机时,赫连白珏就二话不说,直接坐了上来。

尤伶川一开始还以为,这个有着萝莉外貌,实则已是成人的女孩,要去渝州执行什么任务时。谁知道这个小女孩不直接要脸面的,跟狗皮膏药一样粘着他。飞机上抱着他的腰就不撒手,气的有琴烟恨不得直接召唤几把冰剑出来把她扎死。

纵然下飞机好了一点,只是拉着尤伶川的衣角,但是也是快要把他衣角都要快要扯掉了。

“唔……组长索……让鹅……保护你!”含着棒棒糖,赫连白珏口词不清的回答,“寸步不离!”

尤伶川也无奈,他那种形态厉害是厉害,连六阶的“忧郁”在他面前都不够看。但是在没遇到七宗罪的时候,没有触发那股力量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一阶的弱鸡眷灵使。

不,现在应该快到二阶了,是一个快到二阶眷灵使的弱鸡。所以分部给他配置了一个保镖。

尤伶川一拍额头,有些无可奈何。

这是分部里集体的决定。战斗组的人不能随便动,其它人实力又不够,想来想去,便只有作为搜寻组的副组长赫连白珏可以胜任这个位置。

反正平常搜寻组的大多数事,都会被余音这个女强人直接一手处理,她多数情况下,只是一个打酱油的。

对此,有琴烟也竟神奇的选择了接受。大概是蜀州一行之后,让她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不自信。若是这个消息不慎传出去,她还真没把握独自一人在众多袭来的敌人面前保护好尤伶川。

“社长,社长!”刚踏出机场的,便看到穿着一身笔直黑色西装,带着黑色墨镜,头发梳的铮亮的白怀对着他们大喊。

并且在看到左春秋来了之后,连忙打开身后的加长林肯汽车车门,点头哈腰,脸上满是谄媚,邀请着左春秋往车里面走。

好一个狗腿子!

尤伶川不由在心中大喝一声。

左春秋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作为与他同级的白家大少爷,自然大可不必这样。二者之间也是同级关系,不是上下属关系。

但是似乎因为对自己眷灵等阶的自卑,白怀一直是用这种戏剧化的生活方式来麻痹自己。

“社长,你可算是回来了,社团出事儿了”待到所有人上车后,关闭车门,白怀也恢复了常态,对着左春秋严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