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 单亲妈妈X老实丈夫(十三)

小说: 快穿之腹黑主人别撩我 作者: 凤之愿 更新时间:2020-09-16 10:28:30 字数:2301 阅读进度:400/430

因为别看王启现在这么愧疚,但为了达到他的目的,他绝对不会放弃算计绫玖,这次没成功,他们肯定还会想方法再算计绫玖一次。

所以他的这份愧疚,只会让人觉得他虚伪恶心。

要知道在原身的记忆中,他们在算计了原身之后,王启还用一副鄙夷厌恶的眼神看原身,骂原身不知廉耻,气原身给他戴了绿帽子。

他也不想想,明明先出轨的人是他而不原身,他凭什么指责原身对他不忠?

更何况,原身之所以会失身,也是被他们算计的,他王启有什么资格指责原身?

若是让绫玖形象王启这个人,她总结了七个字:无耻,自私,不要脸!

次日清晨,当女服务员准备进来收拾包厢,打扫卫生的时候,看到两具光溜溜的身体时,险些尖叫出声,幸好理智阻止了她。

女服务员在退了出去之前,一脸厌恶地看了路岚和那个男人一眼,眼神中满是鄙视。

他们这儿只是一个普通的KTV,而且比较正规的那种,包厢内并没有洗手间和浴室,所以就算有人在包厢内乱搞,也会注意分寸。

哪像眼前这对男女,在包厢里面当场搞起来不说,还衣服都没穿好,便直接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她还是头一回碰到。

真是不要脸!

女服务员并没有往,路岚可能被人强迫或下药这方面去想,因为路岚订包厢的时候,她正好在前台。

当然,这倒不是说开了包厢就能说明什么,而是对方既然能给路岚下药,必定是她认识的人。

而路岚若是真不愿意,完全可以大声呼救,或是事后报警什么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睡得这么香。

女服务员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路岚还真中药了,只不过这药是她自己带来的,目前是为了算计绫玖。

只可惜绫玖早就知道了她的目的和计划,于是选择了将计就计,把酒调换了,于是在中招的人成了路岚自己的。

不过路岚并不值得同情就是了,如果她没有助纣为虐,为了钱而帮别人害绫玖(原身),也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女服务员在离开包厢之后,向经理汇报了这件事,经理听了这件事之后,脸色当即黑了,有种想爆粗口骂人的冲动。

“啊,啪!混蛋,我要杀了你!”路岚是在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中醒来的,当她发现自己和那个男人,都没有穿衣服之后,顿时尖叫出声。

下身的不适,以及现场的混乱,都让路岚意识到了什么,气得她下意识打了那个男人一个耳光。

“你干什么?”男人,或者说宋六当即被气个半死,这个死女人竟然无缘无故打他,她是不是有病?

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事,宋六是一点也不心虚,因为昨晚上路岚主动投怀送抱的,这送上门来肉不吃白不吃。

他当时还想着,自己真是艳福不浅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看到另一个女人,但这个女人长得也还不错,他总归不吃亏。

谁知道这个疯女人一觉醒来,竟然翻脸不认人,先是用一副受害者的表情看他,然后无缘无故打他一个耳光。

所以宋六这会儿觉得自己冤枉得很,若非他没有打女人的习惯,他早就还手了。

其实宋六不知道的是,他昨晚之所以会在没问清楚之前,便和路岚当场搞起来,是因为他也中招了。

绫玖在假意要去上洗手间,带着囡囡出包厢之前,在包厢内留下了一点自制的‘好东西’,这种东西没有别的作用,只是增强***的。

只需要通过空气传入人的呼吸系统,便可以产生效果,所以哪怕宋六所喝的酒中并没有那种药,也同样中招了的原因。

“你还敢问我为什么?你这个强奸犯!”路岚口不择言道,此时根本没有一丝理智可言。

虽说路岚并不是那种特别保守的女人,但自愿和被迫是两码事,她就算要来段一夜情,也看不上宋六这样的货色,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包厢外,经理和女服务员听到包厢内的争吵声,皆不由面面相觑,原本正打算再次敲门的动作也顿住了。

这下麻烦大了,那个女人竟不是自愿的?

原以为这只是一对情侣玩得太嗨,一时之间忘了这里是什么场合,才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结果这事似乎另有隐情。

昨晚之所以没有服务员过来,是因为路岚提前吩咐过,她和她朋友要唱歌唱通宵,让服务员不过过来推销打扰她(他)们。

路岚订包厢的时候,订的是包夜的那种,又提醒说了那样的话,服务员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过来打扰他们。

不料却出了这样的事,这下经理是真的感觉头大了!

包厢内,两人的争吵仍在进行呢。

宋六听了路岚的话之后,顿时不高兴了,当即反驳道:“你胡说什么?昨晚明明是你自己主动的,你现在却这样说,真的好没道理。”

路岚听了这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刷地一下失去了血色,身子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完了!

对于昨晚所发生的事,路岚多少有些印象的,好像的确是她主动的,但她当时的情况明显不太对劲,似乎是被下药了。

她该不会是拿错了酒杯,拿了加了‘料’的那杯酒吧?

对了,‘张绫玖’呢?

她们母女俩去洗手间,为什么去了那么久都不见她们回来?

还是说,她们中途回来过了,只是恰巧看到她和这个男人‘亲热’,才转而离开的?

路岚想到这里可能,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难看了,连不小心把下唇给被咬破了,都没有察觉到。

经理/服务员:这特么到底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

“你昨晚看到‘张绫玖’和她女儿了没有?”路岚突然开口问道,因为这件事终究是她理亏,路岚也不好再说什么。

昨晚的事,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好了,路岚想到这里,忍不住恨恨地瞪了宋六一眼。

“张绫玖是谁?”宋六闻言,先是有些疑惑,随即想到了什么:“你说的可是我真正的目标?”

宋六虽然不知道路岚心里在想什么,但见她没再‘胡搅蛮缠’,心里不由暗暗松了口气,他可不想莫名其妙惹一身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