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海洋与水之王权柄是什么东西?哪里有儿媳妇重要!

小说: 龙族:制霸卡塞尔的我想要篡位 作者: 没尾巴的龙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453 阅读进度:295/305

寂静无声。

在这一拳面前,一切彷佛都没有了意义。

金色的龙头彷佛要将一切都吞噬殆尽,它张牙舞爪的向前撕咬。

这一刹那的时间彷佛被无限拉长,待到这一刻过去,一切已经消弭无踪。

这一击蓄意轰拳积蓄了谢辰被尼普顿全力连击时的全部伤害,其中任何一拳一脚都足以让混血种催筋断骨,饶是昂热正面挨上一拳都要没半条命。

毕竟昂热的定位是刺客,典型的高攻高敏捷低防低血量。

而这所有的伤害都在这一刻全部爆发,并且是无视肉身防御的真实伤害,能够直击内部。

谢辰的前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阻隔,地皮被恐怖的拳风犁出深深的沟壑。

沙石飞卷,一切都成为了齑粉。

不,并非只是单纯的摧毁了一切,此刻在谢辰面前出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洞口的四周如同玻璃般遍布着层层裂纹,彷佛只要轻轻触碰就会让这个洞口继续破碎扩大。

谢辰尝试伸手触碰,但他的手还未曾接近那些裂痕便开始分崩离析,谢辰清晰感受到了来自指尖的刺痛。

这个黑洞和裂痕都不是实物,而是……空间的缺口。

谢辰这一拳将空间都打出了破洞,两片空间中的壁垒被打破了。

而处于v市空间另一端的是……奥丁的尼伯龙根!

洞口飞快的自动补足,宛若发现了蛛网漏洞的蜘蛛,新的碎片逐渐生成弥补漏洞,谢辰也失去了继续试探的兴趣。

毕竟当前还有事情没有处理完。

他看向左侧一方,那是一道娇小的身影,女孩的怀中抱着一个浑身是血的身躯,看着谢辰的身影怔怔出神。

是的,谢辰这一拳避开了濒死的尼普顿,当然,这并不代表尼普顿今天不会死。

如果没有事先结茧留下卵,尼普顿死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他的命。

就算谢辰没有最后动手,他也会自己死去,像是逐渐燃尽熄灭的蜡烛,余晖明亮却又难掩颓败。

谢辰缓步走向不远处的一大一小两个龙王。

他的动作引起的女孩的注意,雪抬起了眸子,警惕的盯着谢辰,防范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杀你全家的仇人一样。”谢辰耸耸肩,他的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此刻他感觉比大战之前还要轻松。

就像是运动员上场之前的热身一样,将筋骨活动开只会让状态更好。

而这个活动是指全身的肌肉骨骼筋力调动,并不只是单一的肱二头肌或者腰部肌肉锻炼。

雪没有说话,而是继续紧盯着谢辰。她的眼神是那么倔强,眸子又是清澈的。

这对兄妹的眼睛都狠漂亮,毫无瑕疵,美的像是艺术品,分毫不逊色于世间最美丽的宝石。

只可惜,其中一对眸子要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可惜,你的哥哥太傲慢了,若是他全盛时期,未必不能对我造成困扰。”

很不做人的一句话,全盛时期这是造成困扰,而并非是产生威胁。

是的,如今的谢辰并不畏惧初代种,拥有完整的大地与山之王权柄,吞噬了完整的诺顿之血,身上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能力,以及谢辰能力最牢固的地基————无与伦比的恢复能力。

谢辰才是世界上最可怕的怪物,在他面前,路明非什么的都要乖乖向后站。

“你从始至终就了解我的全部。”雪终于开口,声音冷冷的,更加偏向少女的声线。

“啊……本来不想说的,但你既然这么问了,我肯定是要回答你的。”谢辰盘坐在雪的面前,与女孩面对面,点头道:“是的,从头到尾,一切我都知晓,甚至连耶梦加得不知道的很多事情我都知道。”

虽然原着处处都是坑,但谢辰还是从原着中的重重迷雾中捞出了很多有用的线索。

对于谢辰的回答,雪似乎并不意外。

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将谢辰看作是一个人类了,面前这个有着人类外形和特征的家伙既不是人,不是混血种,更不是龙。

而是超乎一切常理和历史的怪物,即使是在漫漫历史长河中,她也从未见过有谢辰这种存在。

“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但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耶梦加得和诺顿的气息,现在你是要吞噬我们么?”

雪冷静的问道,并没有因为面临被谢辰吞噬的风险就生出惊恐的神色。

她终究是见证无数历史的初代种,拥有能沉着面对死亡的心态。

更何况她唯一的家人,她的哥哥就要死了,她继续活着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

可另雪没想到的是,谢辰答非所问的回话。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爸爸时的声音,软软糯糯的,真的就像我女儿一样。”

谢辰伸了个懒腰,一阵宛若新年爆竹点燃的噼里啪啦声中,之前被尼普顿击打错位的骨头自动归位。

做完这一切,谢辰才继续开口道:“其实吧……如果不是你的哥哥主动找我麻烦,我是没兴趣对你们动手的,比起你们,我对奥丁更感兴趣。”

“更何况……”谢辰伸手轻轻捏了捏雪漂亮的脸蛋,笑道:“说好了你是我未来的儿媳妇,我这人正经事经常不会放在心上,一些小事却还是会说到做到的。”

雪小嘴微张,一张俊俏宛若瓷娃娃的小脸上满是错愕。

她怎么也想不到,在获得完整初代种权柄的机会面前,谢辰依旧将那件甚至称不上约定的破事放在前面。

雪突然觉得有些话荒唐,全世界女人是死光了么?你怎么就为你儿子盯上我了?

她觉得谢辰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毕竟正常人绝对不会为了这种小破事放弃龙王权柄这种诱惑。

这就像为了一碗麻辣猪大肠放弃成为国王的机会一样骇人听闻且离谱。

“实话实说,我对你的提议并不感兴趣,我宁可被你吞噬也不愿意嫁给一个人类。”

开什么玩笑,虽然自己的哥哥是咎由自取,但谢辰毕竟也是自己的杀兄仇人。

就只是这一点雪就不会愿意。

“拒绝无效,我决定的事情没有改变的余地。”谢辰笑了笑,在雪的眼中这个笑完全是不怀好意,充满了威胁的味道。

可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就算谢辰威胁她又怎样?

“你哥哥的死确实也并非我所愿,是他自己心态崩了,非要搞什么燃命的招数。”谢辰耸耸肩,满脸无辜。

雪握紧了小拳头,她发现,面前这个男人的性格确实足够恶劣。

不然也不会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你哥哥死了’这个讯息。

“你们初代种不是讲究一个什么互相吞噬么,你哥哥应该也是这么想的,他想让你吞了他,为他报仇。”

谢辰继续出蛊惑着,丝毫不在意他口中这个报仇对象就是自己。

雪迟疑了,她是明白哥哥想法的,可是最重视家人的她在哥哥死后真的就失去了活下去的理念。

更何况是如今这种强敌环伺的环境,被夺走了一半权柄的她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支柱。

宛若信念崩塌,整片世界都变得昏暗了。

“你想想,只要你吞了你哥哥,他和你就永远在一起了,而且你的力量会变的超乎想象的强大,然后我们一起杀了当年算计你们的那些人,一个也不留!”

谢辰继续说着,甚至还用上了心理学语暗示法。

在他看来,龙族的心理未必有人类强大,越是位居高位的龙族心理问题就越是严重。

而此刻的雪就是一个刚刚失去了家人又颓废又疯的死小孩。

颓废是表面,占据了她此刻大部分的心理,而疯则是在心底,谢辰的语就像是钩子,逐渐将这一缕疯从雪的心里勾出来,占据她的内心。

雪的眸中闪烁,忽明忽暗,内心似乎在做着极大的挣扎。

“你哥哥这么骄傲,他会允许让我一个人类吞噬他的血骨么?如果他真的知道你这么做,大概会气的跳起来骂你吧?”

“别说了!”雪突然激动的大喊,随即又突然萎了下来,像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一样,将脑袋埋在尼普顿的胸口,小声道:“别说了……”

前一句几乎是色厉内荏的态度,而后一句就已经是近乎哀求的语气。

简单的说,在谢辰的语攻势下,雪即将破防。

雪抬起头,泪眼模湖的看着依旧保持气若游丝状态的尼普顿,心中百味杂陈。

没错,尼普顿依旧没有彻底断气,仍旧保持马上就要断气却又吊着一丝的状态。

不得不说,初代种的生命力真的强大,换做人类这时候灵魂都已经连旋三碗孟婆汤了。

似乎是在这一刻下定了决定,雪的眼泪大滴大滴的落下,目光却逐渐变得坚定。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雪抬头,最后问道。

“我不是说了么,你要当我儿媳妇。”谢辰揉了揉下巴,眼神漫不经心的向一个方向撇了一眼,“而且,我也不想某些家伙太好过。”

坐收渔翁之利什么的,太便宜他们了。

雪不明白谢辰后半句话的意思,这一刻她目光坚毅,看向谢辰:“我会找你复仇的。”

“随时奉陪。”谢辰两手一摊,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不过……你走之前要把这个签一下。”

谢辰再次从怀中掏出一张纸,白底红字,四周勾勒着红色的花纹,像是纸张却又比牛皮纸还要坚韧。

雪的目光放在谢辰胸口的位置,久久没有移开视线。

她不理解谢辰为什么能从那里掏出各种各样的东西。

谢辰开口解答了雪的疑惑:“一点小手段,你就当是万能口袋,下次你来找我,我给你表演一个掏压路机。”

雪摇摇头,他哪有心思看从胸口掏出压路机的表演。

虽然她也觉得随意从胸口掏出压路机的能力很酷炫,但她的注意还是很快被谢辰手里的纸吸引了。

“这是什么?契约?”

她是初代种,对契约这种神奇的炼金产物很是信奉,这是只有他们这种高玩才能接触到的稀罕货。

“算是吧,就是做一个约定,未来你像我复仇也好,游荡世界也罢,等到我儿子出生,你必须经常回来和他相处。”

谢辰没有把话说绝,他没有让雪必然在这艘船上锁死,而是给了她一个自我缓和和选择的机会。

世界上任何牢固的锁都会以毁坏告终,而适当的留出缓和说不定会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谢辰觉得自己帮助那个还未出生的臭小子做的事已经够多了,有些路还是要自己去走。

比如……死缠烂打追女孩的过程?

反正这个过程绝对不会太舒服,至少挨揍是少不了的。

谢辰想想那个画面就觉得有趣,丝毫没有一个老父亲坑到儿子的愧疚感。

雪有些迟疑,她心中清楚,有了契约的束缚,这件事基本就无法更改了。

除非她的实力能突破契约的限制,但很明显,谢辰并不觉得她有这样的能力。

犹豫再三,她终究还是在契约上按下了手印。

毕竟契约没有那么严苛,还在她接受的范围之内。

亘古沧桑的气息凭空出现,宛若大凶降临的压抑气息充斥整片空间。

契约上伸出一条赤红色的锁链,一端缠在雪纤细的手腕上后逐渐消失不见。

说起来也有些对不起轮回空间,空间费心费力想要让谢辰回心转意,但谢辰这个老渣男非但没有重新回到空间的怀抱,反而每次都钻漏洞利用空间力量签订契约。

而且每次都是白嫖,连吃带拿提上裤子就跑,多看一眼都欠奉那种。

雪的表情有些难看,她觉得自己好像签订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好了,契约完成,你可以离开了,哦对了……”

谢辰一巴掌抽咋尼普顿的脑袋上,惹来雪的怒目而视。

但下一刻她的表情呆滞了,因为她感受到了自己怀里的哥哥气息在逐渐平缓,状态在逐渐变好。

“你能救活我哥哥?”雪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并不能,我只是吊了他一口气,足够让他对你说几句遗。”

谢辰耸耸肩,恢复一位龙王的生命力?他就算有这个本事也不会付诸于行动。

“……”

雪再次对谢辰性格的恶劣程度有了一定深度的了解。

可她还是点头致谢,转身快速离开。

“人都走了,你还躲着干什么?”

s..book393032609771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龙族:制霸卡塞尔的我想要篡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