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醋醋醋醋

小说: 名门婚宠之全能影后 作者: 夜冰雪 更新时间:2020-09-16 09:25:59 字数:4379 阅读进度:896/904

李成杰还没出手,微博上的绯闻很快就解决了,想到事件女主角是欧阳暮雪,李成杰大致也能猜到动手的人是谁。

但他还是给欧阳暮雪打了电话,替李琛向她道歉,说是李琛连累了她。欧阳暮雪连说不是,表示这次估计是因为她,牵连了李琛。

随着事件的解决,欧阳暮雪发现《盛世》的首映礼也越来越近了,艾园就提议,“趁着暮雪姐你还有点休息时间,我们去野炊吧。不然之后估计都没有时间了。”

欧阳暮雪觉得这个想法不错,顺便跟薄希和柳儿也提了下,并嘱咐艾园记得通知托尼,之后趁着跟养伤中的李琛联机打游戏的时候,又跟他提了下。

于是再出发的那日,欧阳暮雪见到了自己家楼下罕见的名牌车长龙,她发现易凯越居然也一起来了,对此欧阳暮雪还跟他表示了歉意,于是两人在薄希的黑脸加怒视下,还是交换了号码。

再去目的地的路上欧阳暮雪和薄希一辆车,李家叔侄一辆,柳儿和易家兄弟一辆,最后艾园和托尼一辆。一路上薄希都冷冰冰的,不管欧阳暮雪怎么说,都只是简短的回应。

“你吃醋了?”欧阳暮雪看着目视前方的薄希,似乎自从自己跟易凯越交换手机号码开始,这人就一直不高兴。

吃醋的薄希:“......”

“你真的不打算理我吗?”欧阳暮雪戳戳男人的胳膊,眼里精光一闪,装作无聊的感叹道,“好无聊啊,你都不说话,我还是去跟柳儿一起坐吧。”

刚想解安全带,让薄希停车,就被男人的大手拉住,“坐好,别乱动。”

欧阳暮雪狡黠一笑,跟薄希的手十指交叉,“肯好好说话了?我都跟你说了我跟他没什么,你怎么就是不信呢?”

薄希牵着欧阳暮雪的手,有些无奈,“我知道,但我就是不开心。”他没有告诉欧阳暮雪易凯越之前挑衅他的事,他觉得不挑明,欧阳暮雪就不会发觉易凯越的用心,那他就只能是朋友,这对薄希来说威胁就大大减少了。

欧阳暮雪看着薄希,笑的像个孩子,“你这样早晚会被自己酸死。”

“为了你,甘之如饴。”薄希捏捏欧阳暮雪的手指,笑了。欧阳暮雪的脸被他低沉的嗓音撩的通红。真是的,都是从哪学的情话,欧阳暮雪用空的手按着自己的脸试图降温,但是收效甚微。

等到了目的地,众人才知道竟是S市的一个靠海的露营场地。

早就有所准备的欧阳暮雪带着柳儿和艾园去换了泳衣,艾园临走前还贴心的送给男士们一堆沙滩裤让他们挑选。薄希则是直接从后车厢里拿出常备的泳裤,无视一干人的眼神,自己去浴室里换装。

当欧阳暮雪等人出来的时候,男士们已经把野炊需要的东西都搬出来了。看着眼前一众美男的上半身的落体,艾园觉得自己真的要幸福的晕过去了,一边的柳儿见到艾园的花痴样,坏笑着,“艾园,你流鼻血了哎。”

“什么!那里那里?”为了维护形象的艾园连忙去擦拭鼻下,结果自然是什么也没有。知道自己被耍了的艾园直接去追柳儿要挠她痒痒,吓得柳儿直往易大哥那边钻,被夹在两个女孩中间的易家大哥,脸瞬间就红了。最后还是易凯越将柳儿送到艾园面前,才解救了可怜的大哥,代价是被回来的柳儿用力的踩了两脚。

看着嬉闹的艾园和柳儿,欣赏着众多美男的落体,欧阳.小猥琐.暮雪在内心给自己的计划打了满分。

薄希看了看表,建议众人,“时间还早,既然来了海边,不如我们出海去钓鱼?”

“钓鱼多没意思,不如骑摩托艇吧。”李琛指着不远处的几辆摩托艇,两眼放着星光,却被李成杰一掌拍在了头上,“小叔!再打就傻了!”

李成杰不理会侄儿的叫喊,“你的伤还没好,别想去骑。我倒是觉得出海不错,不但能钓鱼,还可以潜水,而且新鲜钓上来的海鲜,是难得的美味。”

他的这句话勾起了众多吃货的渴望,尤其是艾园,她都已经等不及要上船了。

薄希见大家都同意,于是就去租借来了两艘船,问为什么?当然是为了不让易凯越再跟欧阳暮雪接触。

“他们说一艘船最多只能做5个,所以我们必须分开。”薄希领着船长过来,“现在分配一下,我们怎么座吧。”

柳儿和艾园直接一人一边抱住欧阳暮雪的胳膊,“我要和暮雪(暮雪姐)一起。”

“那我.....”李琛还没说完就被李成杰拉住胳膊,在小叔的淫威下不得不屈服,“跟我小叔一起。”

于是最后,李家叔侄和易家兄弟一起,薄希和托尼则是跟三个女孩一起,对于自己的聪明才智薄希觉得很满意。

两艘船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行驶在海上,最后一群人停在离岸三百米左右的海中。

李琛看着大家都拿起了准备好的鱼钩,提议道,“不如我们两组来比赛啦。看看谁掉的多?输的那组要听赢得那组的人的一个愿望,怎么样?”

觉得钓鱼无趣,恰好有个彩头的众人自然是同意的,于是两边反而都不甘示弱的纷纷抛下鱼饵,希望自己可赢得比赛。每个人都屏息凝神,希望第一条战利品是自己钓上来的。

结果等了半个小时,众人都一无所获,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李成杰的反而钓上了第一条鱼。李琛忙上前去问他的技巧,其他人也都竖着耳朵听,李成杰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静心。”

于是又是无声的半个小时,陆陆续续的有人钓上鱼来,反观到是欧阳暮雪的桶里一干二净,居然一条都没钓到。艾园看着欧阳暮雪空空如也的桶,有些担心,还偷偷的跟欧阳暮雪说,“暮雪姐,我把我的鱼给你点吧。”

欧阳暮雪摇头,没跟她解释,其实她的鱼在薄希桶里。薄希觉得他们两人钓的鱼合该放在一个桶里。欧阳暮雪对于他不时地小孩子心性也是一笑置之。

李琛看着时间,觉得差不多了,“再过半个小时吧,到时候我们看看是哪组赢了。”

众人纷纷应好,每个人都觉的自己的这组会赢,都已经在心里想好要对方做些什么。

最后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为了公平起见,艾园建议让船长们来数,没人有异议,于是两位船长被众人请出,最后是以李琛那组多出一条刀鱼,赢得了胜利。

胜利的李琛刚想说出要求,就被易凯越打断,“海上毕竟不方便,要不还是等回到岸上,我想大家都已经同意了,迟点惩罚应该也不算什么。”李琛一想也对,总不怕他们赖账。

对面的薄希则觉得易凯越不安好心,联想到他之前对欧阳暮雪的殷勤,大概就能猜到他的打算,偏偏易凯越趁着众人不注意,给了他一个挑衅的眼神,薄希的脸又一次黑的跟锅底一样。除了欧阳暮雪,此刻其他人都恨不得离他十米远。

钓鱼比赛就这么过去了,惩罚的事也因为众人还在海上不方便而延后。艾园摸着已将咕咕叫的肚子,渴望的看着桶里的海鱼,“好饿啊,我们可以吃饭了吗?”

其余人也觉得有些饿了,薄希让船长帮他们把烤架拿出来,自己则挑了几条海鱼拿去处理。第一次看见薄希下厨的柳儿诧异的看着他,没想到堂堂总裁还有这一手,欧阳暮雪他们倒是见怪不怪了。

欧阳暮雪还想去帮忙,结果被薄希温柔的赶了回去。对面船上的见薄希熟练地处理食材,也是惊叹了好一阵。

李琛想起自己小叔也是会下厨的,就想着将午饭交托给他,结果一回头愣是没看见,反倒是易大哥提醒他,“李先生刚刚下海潜水去了。”

之前丝毫没有察觉的李琛:“......啊!小叔居然不带我!”

身为医生的易大哥觉得自己有必要照顾好病患李琛,“你的腰间软组织挫伤严重,在没好完全之前,还是不要潜水的好。”

李.病患.琛:“......”医生怎么跟小叔一样,好麻烦,可是船上有两个医生,怎么办,突然觉得好心塞。

忽然又想起来如果李成杰去潜水了,李琛他自己又不会做饭,抬眼打量眼前的两个医生,小心的问道,“那个,你们会做饭吗?”

易家大哥将眼神瞟向易凯越,易凯越冲他无辜的眨眼,不用说也知道这两位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主,李琛只能在心里期盼李成杰快点回来,不然他的侄儿就要饿死在海上了。

而被李琛惦记的李成杰,此时刚爬上薄希他们的船,欧阳暮雪诧异的看着刚从海里上来的李成杰,“李大哥?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跟李琛一起的吗?”

“我看快到中午了,就去海里找了点扇贝,新鲜抓上来的味道不错,就想着先给你们送点。”李成杰将装在小网里面的贝壳分了一部分出来,交给欧阳暮雪,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又跳回海里游回船上。

目睹全程的柳儿走过来搭着欧阳暮雪,有些不可思议,“我觉得我的世界观被涮新了,薄希会做饭,李成杰不但会武术还会潜水捞贝壳,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们这么多才多艺的吗?”

欧阳暮雪拉着柳儿,准备将贝壳送去给薄希,“李大哥和子华还是野外生存的好手,你之前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看着送来的贝壳,薄希只留下了几个,剩下的让欧阳暮雪拿去给艾园她们。

此时艾园则和托尼在准备烧烤,船长不仅帮他们把烤架带来了,就连他们准备的其他肉食也带上船了。面对刚捞上来的贝壳,艾园早就迫不及待想要放在烤架上,结果被托尼阻止,“这种东西现烤现吃才好,等薄总其他的处理完,我们边烤边吃。”觉得有道理的艾园只能克制自己的欲望,看着面前的食材望穿秋水,希望薄希能快点把好吃的端出来。

另一条船上的人在李成杰回来之后,也开始有条不紊的将食材备好,就等李成杰掌厨,他们坐享美食。索性李成杰和薄希动作都很快,纷纷端出用海鱼做的生鱼片和海鲜汤,两条船上的人吃着自己钓的鱼和烧烤,吹着海风实在是惬意非常。

美好的午餐时光是短暂的,结束午餐后船也开始返航。等到了陆地上反而还有些意犹未尽,柳儿望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看着身边的众人,“我们下次有时间在一起出来吧。”

没有人拒绝,虽然他们不知道下次会是什么时候。

李琛想起之前他们在船上的赌约,笑着将李成杰和易家兄弟拉到身边,自然地又变成了两组,“还记得我们之前说好的吗?不能反悔啊,既然之前是在海上不方便,现在可不能逃跑。”

想起赌约的众人反应不一,欧阳暮雪他们只希望对方的要求不要太过火,薄希则希望易凯越不要找上欧阳暮雪。

“我是最小的,我先选。”李琛笑嘻嘻的走向托尼,“我就选你了,我的愿望就是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要负责照顾我直到今晚睡觉前。”

觉得李琛分外中二的托尼只能忍着额头的青筋答应下来。

见李琛如此剩下的人也在思考自己应该让对方实现什么愿望比较好。

就在易凯越正打算第二个选人的时候,薄希出来打断,他有些冷淡的看着众人,随后提醒李琛,“你似乎忘了,我们这组多一个,这样的话是不是有人可以免于惩罚?毕竟你也没说可以一人选两。”

易凯越也不说话,就是笑着看着他,似乎对他的心思心知肚明。薄希没有理会,他看着李琛。李琛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我们也没说过不可以一个人选两个。所以薄总,你就别想逃避了。商人重信,不能反悔啊。”李琛以为薄希提出这个问题是为了让自己逃避惩罚,殊不知他是为了不让易凯越选择欧阳暮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