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时刻担心掉马甲

小说: 农园医锦 作者: 姽婳晴雨 更新时间:2020-09-16 09:46:02 字数:3291 阅读进度:1280/1410

秦梦萱盯着青年猛看,原来他就是祖父口中优秀的小师叔啊。他失踪的时候,祖父难过了好一段时间呢。她经常从祖父口中听到小师叔的事迹,说他如果没有失踪的话,很可能成为超越祖父的存在,祖父把他当做下一任医王阁阁主接班人培训的。

他的失踪,也是直接导致她向祖父提出出来历练,被严厉拒绝的原因——怕阁里再损失一位精英呗。要不然,她怎么可能瞒着阁里偷偷跑出来?

哦——顾夜暗暗松了口气。十年前出门,当时的秦姑娘才不过三四岁的小奶娃,都说女大十八变,应该不会穿帮吧?

顾夜看到青年又在画板上写着:刚刚这小丫头唤你秦姑娘,她主子也叫你秦姐姐,你这年纪——莫非你就是二师兄家的萱萱?

顾夜嘿嘿笑了两声道:“原来是小师叔啊……哦,我经常在阁里听叔叔伯伯们说你的事,他们……他们都为你的失踪表示惋惜。你这次回去,他们一定挺高兴的!”

灵儿再一次撇嘴:装得还挺像。还真当自己就是医王阁的秦姑娘了?正主在这儿呢!别想顶着我们姑娘的名头为非作歹——不过……好像她没做什么坏事——不对,现在没做,不代表将来也不会做。静观其变!

青年对她露出慈爱的笑容。顾夜浑身抖了抖,妈蛋,还没她家老公年纪大呢,好意思充长辈,向她表示长辈的慈爱?好吃亏啊!早知道不扮年幼的小姑娘了!!

青年继续写着:你小时候白胖胖的,像个糯米团子。两只眼睛又黑又亮,笑起来甜甜的,让人的心都融化了。我师嫂去世得早,师兄们都宠着你,对你百依百顺,想弥补你没有母亲的遗憾。

看我,说这个做什么!你小时候很乖巧,很少哭。但是一哭起来,除了我,谁都哄不好。你最喜欢让我把你顶在肩膀上,去祸害家里的一株海棠树,一树的花都被你摘秃了。师父不但不骂你,还说多种几棵,怕不够你祸祸的……

顾夜尴尬地挠挠自己的鼻子,小声地道:“小师叔,这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才多大?我现在可不会再做祸害花花草草的蠢事了,家里的海棠树,每年开得可好了!”

可能是没有我扛着某人祸祸它们的原因吧?青年在画板上写下了这句。

顾夜嘿嘿笑着道:“再过几个月,小师弟就要出生了。估计,家里的海棠树又要遭殃了!”

秦梦萱看着画板上的文字,脑子里随之出现了一个朦胧的身影,瘦瘦的,高高的,笑得很阳光,一个小奶娃在他的肩膀上咯咯地笑着,胖乎乎的小手,伸向火红的海棠花。

小师叔,真的是她失踪了多年的小师叔呢!秦梦萱开心不已。

青年眼睛飘向女子的方向,低头写下:萱萱,你婶婶的腿怎么样了?还有孩子……

“婶……婶婶的腿有点轻微的骨裂,我给她打了石膏,不要乱动,静养两个月就能痊愈。孩子也没什么大事,保胎丸再吃三天,换成保胎药服上七日,以后正常养胎就行。”顾夜笑着让他安心。

青年放心地笑了,写道:没想到萱萱现在的医术这么厉害,师叔伤到了颈部大血管,都能给救回来。真是长江前浪推后浪啊!医王阁后继有人!

秦梦萱听了,有些汗颜。她虽说在学医上天分不错,可是跟眼前这位小姑娘相比,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小师叔的夸奖,她可当不起!

顾夜笑道:“小师叔千万别这么夸我,我会骄傲的。学无止境,我这才摸到医学之海的边缘,还需继续努力!”

好,好!谦虚好学,进退有度,不愧是我们医王阁的宝贝疙瘩!青年显然是个很“活泼”的性子,要不然也不会把师侄女顶在头顶上,去祸害阁里的花了。小孩子懂什么,还不是大人惯的?

“小师叔多休息,后天差不多能到崇明府了,那儿有咱们医王阁的医馆。您和小婶婶先留在那儿养伤,我传讯回去让爷爷派人来接你们。”顾夜的话,又引来灵儿的白眼——越说越像那回事了,她要不是早知道这人的底细,也会被骗吧。真是高啊!

你不跟我们回去?你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只带着一个丫鬟,一个马夫,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不如你先跟我们回去,让阁主给你多请几个护卫,再出来不迟。青年飞快地在板子上写着。

顾夜心道:我跟你回去?那不是自投罗网?

她笑着道:“小师叔,我请的这位,可不是普通的马夫,他可是江湖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高手。我曾经救过他,对他有恩。他一个人能顶十个侍卫!”

靳陌染给她一个“算你识货”的眼神。话说,这货不去自己的房间休息,跟进来做啥?

从“小师叔”的房间出去,靳陌染对顾夜勾勾手指,顾夜眼睛里浮现出问号?不过还是跟他到了客栈一个隐秘的角落。

靳陌染开门见山:“你现在的丫鬟,就是传说中你的左右手,那个叫月圆的吧?”

“哟!打听得还挺清楚,没想到我们家圆圆,现在也这么有名气了呢!”顾夜嘻嘻地笑着,没有否认。

“在盛京的那场瘟疫中,你大部分时候都窝在家中研制特效药,月圆负责外面的重症患者。如果她不是你的丫鬟的话,名气可能要超过你了!”靳陌染淡淡地道。

“你不要想着离间我们的感情,没用的。我们家月圆名气越大,我越高兴,说明我教导有方!还有,月圆不是我的丫鬟,我当她是陪伴我一起长大的姐妹。”顾夜冲他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道。

靳陌染道:“哟,你居然听出来‘挑拨’的意思?真是不容易哪!”

顾夜张牙舞爪:“你什么意思?说我笨?我只是没把心思放在那些歪门邪道上而已。”

“谁敢说你绝世小神医笨?脖子割断了都能缝上,我今日算是开了眼了!不过,你这丫鬟不算聪明,想来照顾你,搞什么卖身葬父的把戏,老套!”靳陌染毒舌地道。

顾夜嘿嘿笑道:“那你一开始不是也信了吗?”

“老子什么时候信了?不是还提醒你警醒着点吗?不过,我一开始只是担心她是别人派来接近你的,没想到你们反而是一伙的。”靳陌染哼了哼道。

“我们家小月圆,担心我受委屈,不远千里地追过来……感天动地姐妹情,就问你感不感动?”顾夜嬉皮笑脸地道。

“老子感动个屁。被你们主仆俩玩弄在掌心,不生气就算老子度量大。”靳陌染没好气地道。

“是,是!靳大哥宰相肚里能撑船,行了吧?”顾夜想起老公说晚上要来跟她相会,打了个哈欠道,“没事的话,我回屋休息了。骑马果然没有坐马车舒服!”

“再提醒你一句,注意那位自称‘方姑娘’的主仆!”靳陌染觉得自己真是太好心了。不过,这臭女人对别人太没戒心了。蠢得要命!

顾夜睁大了眼睛打量他,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说你这人,整天疑神疑鬼,谁都不肯相信,活得累不累?你也知道我无感灵敏,直觉很准。我的直觉告诉我,方妹妹对我没有恶意。”

“姓方的小丫头的确没有恶意,但她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还有她的小丫鬟,不善隐藏自己的心思,总是对你抱有敌意。我不信你没感觉到。”靳陌染闹不明白这些小丫头的心思,一个个奇奇怪怪的。

“不过,还是谢谢靳大哥你的提醒。唉,你这么关心我,我很感动,考虑着要不要把你身上的药解了呢。算了……你都说了,行事要谨慎些好,再观察你一段时间吧。睡个好觉,晚安!”顾夜调皮地冲他做了个鬼脸,来到自己的房间。

推开门,被拉入一个带着清冽气息的温暖怀抱。顾夜压低了声音,轻轻地欢呼了一声:“老公,你来了?等很久了吗?”

“靳大哥?关心你??看来你跟绑匪关系处得还挺不错嘛!”以前一口一个绑匪老大,什么时候改口了?换做别人也就罢了,这人还被媳妇说像他的前世。凌绝尘醋了!

“权宜之计嘛!目前来说,我们算是合作关系,不宜搞得太僵。”顾夜随手拉着老公进了空间,迫不及待地把身上厚厚的棉衣脱掉。

凌绝尘拎着她刚脱下的浅金色制服,皱了皱眉头道:“这衣服不太适合你,太闪眼,反而抢走了你的风采。”

“你老婆的风采,是一件衣服能抢走的?给你个机会重新说!”顾夜踮起脚,揪着他的衣襟,威胁地道。

凌绝尘忙道:“好吧,我承认是我小心眼了。你本来就很耀眼了,穿上这套衣服,更让人无法转开视线。我担心你太惹眼,招惹到一些花花草草,蜂蜂蝶蝶的。”

顾夜满意地在他唇上啃了一口,道:“放心吧,本姑娘表面上看着花花的,内心专一得很。既然认定你了,就不会再移情别恋了。再说了,有谁能比我家老公更优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