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戒律禁忌

小说: 杀生道果 作者: 北海牧鲸 更新时间:2022-05-12 字数:3353 阅读进度:12/88

王远如灵猫般几个起落,已经跟这个诡异的组合重新拉开了距离。

身后那浑身肌肤扭曲蠕动的妇人后脑上裂开一道缝隙,一双干瘦的手从中伸了出来,分别抓住两侧的皮肉用力一撕。

刺啦——!

人皮脱落,里面竟然拱出来了一个瘦小的道人。

他的嘴巴前突,布满皱纹的两腮松垮下搭,发紫的嘴唇又显得过于肥厚,一条黑红的舌头探出嘴巴足足半尺。

光看脸的话活像是一条野狗。

一脚踹飞那条搞砸了差事还在摇尾巴的大黑狗。

“蠢狗,半路捡来的果然养不熟。要不是看你有些灵性,有潜力成精化妖,现在就宰了你吃狗肉!”

这丑陋如同野狗的道人拿一双微微发绿的眼睛,死死盯着王远的背影:

“王氏的人都说你是个傻子,我看你倒是精明的很嘛,至少是个运气不错的傻子。

竟然破了道爷【人面画皮法】的戒律禁忌,让我生生损失了一个画灵,我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八字相合的女人。

只要让这女人不知不觉地害死一个人,夺走对方的人皮,就会被【人面画皮法】永远固化任我驱使。”

“反正你这药饵已经是要死的人,何不乖乖成全我的道业?

他日我野狗道人踏足仙道,长生不死,自然也有你的一份功德。”

伸手一抖,那张女性的人皮发出一声哀嚎,化作一张难以准确辨识男、女、老、幼的枯黄脸皮。

这就是他口中的【人面画皮】。

依旧连着血管、神经还有黄色的脂肪,好像是刚刚从人脸上剥下来一样,还在不断蠕动抽搐。

让回头瞥了一眼的王远,看得一阵反胃。

这个时候,他已经明白自己并非是什么四处招灾的死神体质,老是被动吸引着各种古怪。

而是正好撞上了王成两人口中的援兵,葛道爷麾下一位掌握着诡谲术法的可怕术士!

‘不是说好午夜子时才动手吗?

这才刚刚入夜,这死脑筋的家伙竟然连摸鱼都不会,差评啊!’

这念头一闪而逝。

王远已经在第一时间重新跳上树梢,狂风一般冲向位于半山腰的“亡人乡”。

在这个道法显圣的世界上,超脱凡俗的力量在本质上只有一种,那就是千奇百怪的神通道法!

就连威震天下的【道传兵法】、《武经三十六书》,也只是用来培养【道兵】的简便法门而已。

要知道,亿万凡人对【诡异】完全束手无策,但术士中的高人不仅有机会长生不死,还能制御甚至驱使【诡异】!

由此便可知这种人物是何等恐怖。

虽然王远先前有过从【诡异】、【诡物】身上占了大便宜的经历,但“善泳者溺,善骑者堕”。

要是胆敢仗着《小生死簿》和剩下那区区72点【阴德】,就主动追逐、狩猎【诡异】,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虽然这位野狗道人明显还没有【受篆】入道,定然远不如那位葛道爷,但王远还是不想冒险作死。

看到王远果断逃跑,身后那位形貌丑陋的野狗道人却不慌不忙,从身上的褡裢中取出一只写着【人面兽心丹】的药瓶。

“这守陵王氏真是废物,已经进了王陵都能让一个傻子给跑出来,还得道爷我亲自动手。

不过,等事成之后,让我去那大陵村里再挑一个模样俊俏周正的画灵,应该一点都不过分吧?”

吞下一颗瓶中的红色丹丸,野狗道人口中发出一声呼哨。

嗖!嗖!嗖!...

漆黑的山林中飞速窜出一条条皮毛斑,驳龇牙咧嘴的野狗。

或许比起最开始那条伪装成野狼的大黑狗,它们一点也不威风,但凶恶狠毒的气质却是更让人心惊胆寒。

先前也正是它们,借着一阵山岚水雾,吃掉了那给老娘送鸡汤的中年夫妇。

野狗道人接着取出另外一瓶【兽形丹】,倒在手中当空一抛,十几条眼睛发绿的野狗纷纷跃起,每一条都吃下了一颗。

瞬间,它们的身体中好像有无数小耗子开始乱窜。

撑开骨节、肌肉、皮膜,让每一只野狗的身形都凭空涨大了三圈,抬起头来几乎能达到成人的胸口。

竟然从一群瘦骨嶙峋的野狗,变成了择人欲噬的凶恶猛兽。

服下【人面兽心丹】的野狗道人,已经与这群模样大变的野狗,人言、兽语互通有无。

嗷呜——!

一声令下它们便发足向着王远追了上去。

身材干瘦的野狗道人骑上一条体型最大好像牛犊般的野狗,同样缀在了后面,一点都不担心会把人追丢。

一个已经被族人抛弃的傻子,在一群嗅觉敏锐至极的野狗追杀下,又能在连个人影都没有的北邙山上逃到哪里去?

在野狗道人看来这充其量只是一场勉强当做消遣的猎杀游戏。

先前要不是惦记着这傻子的那一身好皮囊,哪容他耍什么是狼是狗的小聪明?

于是,这道人口中兀自喋喋不休,将声音清晰送入王远的耳中:

“你这傻子已经被葛师叔招来的【诡异】夺走了气运福缘,只剩下一副干干净净的躯壳。

再加上命数上的联系,本就是【枭神墓】最喜爱的药饵。

只要在北邙山附近,无论跑到哪里早晚都要死。

你的皮反正也用不上了,省省力气,成全我苦修多年的【人面画皮法】又如何?”

意识到对方之所以不紧不慢地追着,似乎是想耗尽自己的力气,再生擒活捉,省得弄烂了皮肉。

王远干脆也不再忙于奔命。

而且这个世界只有入道修行才有可能长生,他自然对神通道法充满了兴趣。

听到对方有交谈的兴致,索性试探着开口问道:

“人家说修行可以长生不老,你修这【人面画皮法】可得长生吗?”

听到“长生”二字,野狗道人立刻像是被戳到了痛脚,一张丑脸上顿时肌肉抽搐。

但大概是对一个将死的傻子实在没有什么戒心,他倒也大大方方地讲了一段修行隐秘:

“呵,区区傻子也敢妄论长生?

你可知只有【受篆】入道才能真正自称一声术士?自此,术士、法师、真人、尸解仙,四重十二关一步一重楼。

只有证就尸解仙才能求得一颗完美无瑕的【长生道果】。

我等虽然出身‘桃神道’这等古老教门,却空有术士之名,实际连入道的第一关都未曾踏过。

需得道中得一法,法中得一术,清心苦志终世不移,才能道法筑基,承接那一道由我家道统源流‘西王圣母娘娘’赐下的【神篆】...”

野狗道人说的干货不算多,剩下的主要都是在感叹修行如何艰难,长生如何不易。

【人面画皮法】既是一门术法也是一件法器。

修行时,需按照一定的规律收集不同人群的脸皮,体验不同的身份,收集的越多,能耐越大,入道之时的筑基就越完美。

例如:少、青、壮;老、弱、病、残;

下九流:衙差、梆、时妖、打狗、脚夫、高台、吹、马戏、娼妓。

中九流:童仙,相命,郎中,丹青,隐士,琴棋,僧,道,尼。

上九流:...

那个给【养老阁】中老母送饭的妇人,正是他刚刚猎取的新身份,却被王远点破拆穿,导致伪装失败。

而且,在野狗道人的絮絮叨叨中,一个词被他反复提及——“戒律禁忌”。

每一门后天修持的神通术法都有自己的戒律禁忌,一旦违背必有大祸。

就如这【人面画皮法】的戒律禁忌。

——必须要在符合人皮身份的前提下,引导着他害死另外一个人,方能完整地窃取此人的皮相、命数。

原主人一旦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立刻功亏一篑。

如果不经历这一步处理而直接使用【人面画皮】。

死人的脸皮就会渐渐长在脸上,再也拿不下来,时间一长术士自己都会扭曲成血肉丛生的怪物。

王远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终于从一位术士的口中了解到了些许长生修行的隐秘。

却并没有多么兴奋,反而眉头紧锁:

“戒律禁忌?

前世我倒是听说过道家有:道民三戒,箓生五戒,祭酒八戒,想尔九戒,明真二十四戒等等。

那是为了除五欲,修五德,出五浊。

但这些追求长生不死的术士,听起来怎么跟那些大多会按照一定规律杀人的【诡异】那么像?

【人面画皮】要杀人先扮演;【宣平坊卖油郎】只杀吃过自家猪油之人;

【大炎宝船】以货易命;那一晚像水鬼一样的【诡异】要做选择题...

术士修法需要遵守的这些‘戒律禁忌’,明显不是为了修心,反倒更像是某种邪恶武器的操作规程。

难道修行之道,跟这些吃人的【诡异】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关联不成?”

恰在此时,王远眼前雨云微微散开,现出一道皎白的月光。

他的目的地——“亡人乡”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