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人面桃仙法

小说: 杀生道果 作者: 北海牧鲸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3292 阅读进度:41/88

第二天。

直到日上三竿,一支前呼后拥的车队,才缓缓驶出牡丹园,回返洛阳城。

一众仆从只知昨晚二乔院的那床摇了半夜,却全程没有任何人发现自家的主子已经被人偷梁换柱。

王远坐在宽敞华美的马车里,余光透过小窗,看向策马走在旁边的【玄甲卫士】郑勇。

这位【道兵】也是整个计划中最大的变数。

只要再顺理成章地从他眼皮子底下消失,这次行动就大功告成了。

马车中,跟“周景曜”坐在一起的,只有换了一身轻薄鹅黄宫裙的“顾颜妃”。

不情不愿地依偎在三王子怀中,绝美的脸蛋儿上犹自梨花带雨,嘤嘤戚戚,仿佛昨天晚上真的受了多么大的委屈和侮辱。

而就在这人前演戏的片刻功夫,王远便感觉自己的身体诚实地发生了变化。

深吸一口气,探出头去,对随行之人摆了摆手,以周景曜的暴虐口气喝骂道:

“滚滚滚,你们都给我躲远一点。”

众人以为自家荒淫无度的主子又来了兴致。

感叹宗室子弟营养好身子骨壮实之余,也不敢忤逆,包括【玄甲卫士】郑勇在内都放慢了脚步,远远跟在后面。

只有当初蛊惑了周景曜的那个小厮负责驾车。

王远趁此机会赶忙松开了怀中的妖女。

他发现与桃仙娘相处的时间越久,对她的抵抗力就越弱。

明知这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女,也不禁怦然心动、我见犹怜。

脑海中的理智和本能掀起大战,王远不禁如坐针毡,只能不断回想自家完美无瑕的表姐与这妖女相抗衡。

嘴里没话找话:

“桃仙子,从一位老公门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已经最大限度地避免了被人追索。

只要能排除术士卜算,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头上。”

闻言,桃仙娘拭去脸上的泪痕,淡然一笑:

“崔兄放心,【龙气法禁】大多数时候是权贵们的护身符,但有的时候,也是他们的催命符啊...”

一朝开国之时,龙气法禁如同烈火烹油,炽烈堂皇,霸道无双。

甚至是一群扛着锄头的老农,都能徒手打灭无数牛鬼蛇神。

渐至王朝稳固,龙气法禁威加四方,保境安民,震慑群邪。

在龙气法禁的笼罩下,法不加贵人,道难入京师,就算是已经得了【长生道果】的尸解仙,也无法以术法直接暗害皇朝权贵。

即使如今大炎王朝乱象已显,堂堂藩王子嗣也不是能随意施术的对象。

纵使周景曜是最不受宠的庶子,本人不学无术,但小王爷的身份就是他最强的金身和枷锁。

若非如此,“狈军师”郎七的《三世演禽书》早就算定了他的一切,直接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无需像今天这样引蛇出洞那么麻烦。

现在既然郎七算不来,别人也照样算不出来。

“原来如此,有法禁桎梏,恐怕这些天潢贵胄想要修道都难。”

王远也认同她的说法,而且看她轻描淡写的样子,过去恐怕没少杀宗室后代。

想想倒也并非悚然听闻。

大炎开国至今两百余年,体内流淌着太祖血脉的皇室子弟已经近百万,且子孙后代全都由朝廷供养。

虽然爵位最低的也是每年200石俸禄的奉国中尉,随着朝政衰微国库空虚后,家道败落地却也数不胜数。

杀上几个实在不算什么。

眼看前方渐渐靠近波涛汹涌的洛水,桃仙娘脸上也渐渐有了轻松之色,精心谋划之下,这趟最难的差事反倒执行的十分顺利。

看着王远脸上那张原本属于周景曜的脸,她继续说道:

“当然,对我等术士而言,只要肯想办法【龙气法禁】也不是完全不能绕开。

比如,【龙气法禁】能帮贵人挡住的,也只有诅咒厌胜之术。

如果用【搬山术】将一座山岳砸下来,就算是皇帝老儿也照样得死。

还有我以【人面桃仙法】催发人面桃桃衣,剥走了那小王爷的脸皮也是如此。

可惜没有经过师门另一道法门——【人面画皮法】的炼制,人面桃的桃衣只能发挥基础功用。

维持的时间最多只有十二个时辰。”

桃仙娘修行的【人面桃仙法】和野狗道人修行的【人面画皮法】大有渊源。

【画皮法】需要人面桃的桃衣,而【桃仙法】则需要精挑细选一颗由灵根“人面桃”结出的桃实。

用自身鲜血在桃实表面不断刻画符篆咒文,口中祷祝“西王圣母娘娘”法力加持。

连续七七四十九天。

若是中间桃实腐烂,则说明其心不诚,必须重新来过。

直至施法结束时,这桃实还一如刚摘时水嫩,才算品质上乘的宝材。

垒黄土成四方法坛,坐在法坛上吃下桃实。

剖开肚腹,将表面纹路已经长成符篆之形的桃核植入其中,口中不断念诵《西王圣母授仙桃神变经颂》。

那枚桃核便会渐渐在人腹中生根发芽,渐渐抽空术士一身的血肉、精气、神魂,从中长出一棵分外妖娆的人面桃树。

经一年或三年不等,等到树上结出唯一一颗桃实,术士便能破桃而出重获新生。

新生之后,不仅能直接【受箓】入道,还能彻底改换人身血脉,成为传说中侍奉着西王圣母娘娘的【树魅桃仙】。

凝结桃木精华,亲近桃树,催发生长,借桃木遁隐;天生便可克制鬼魅;精善幻术,随意勾动撩拨生灵的七情六欲。

有着修行时间短,能力全面,擅长保命等等优点。

但限制女子修行,以及奇高的死亡率,却让许多“桃神道”的门人望而却步。

而且即使修行成功后,需要遵守的【戒律禁忌】也极为苛刻,一不小心就会破戒。

【一、食忌。不得饮酒;不得食荤腥:葱、蒜、韭菜、洋葱、蒜薹、生姜等。】

【二、本质非人,食人精气才可保住绝色倾城,青春永驻。

按二十四节气,每个节气都要吃一人。必须提前引动对方欲念,让对方倾心自己,食之才有功效。】

【三、人面桃树才是本体,树死人亡,极为容易受人钳制。】

王远自然不知桃仙娘道法的戒律禁忌,撩拨男人储备粮食早就成了本能。

摸了摸自己的脸,赞了一句:

“桃神道道法果然神奇!”

那车继续向前,但洛水以北还算是北邙山的地界,但以南的地界王远在大祭之前,却万万去不得。

王远眼见即将离开北邙山的范围,便开口道:

“桃仙子,就在这里吧,做‘周景曜’的葬身之地十分合适。”

话音刚落。

拉车的马匹像是受惊一般,忽然嘶鸣着奋起四蹄就向着近在咫尺的洛河冲了过去。

任那驾车的小厮怎么叱喝,都根本不为所动。

“祸事了,快追!”

作为三王子护卫首领的【玄甲卫士】郑勇,一扯系着铁甲的兽筋,将铁甲、佩刀丢弃,自己直接从马背上一跃而起。

体内劲力流转,丹田处似乎有一颗炽热的气血大丹轰然炸开,这位【道兵】迈开双腿,袖底生风,简直比奔马还要迅捷。

然而,在桃仙娘【人面桃仙法】的引导下,全速奔驰的双马已经拉着马车,先一步冲出河堤,落入了浊流滚滚的洛水之中。

噗通!

因为今年入夏之后,雨水不断,洛水早就泛滥过几次,夹杂着各种杂物的河面宽广如同湖泊。

马车落入其中,只是上下浮沉了两下,就彻底被浊浪吞了进去。

提前憋了一口气的王远和桃仙娘打了声招呼,便像游鱼一样各自从车窗中游了出去。

经过这段时间持续的蜕变,他的肺腑早就已经大异常人,一口气在水下待上小半个时辰都不成问题。

先是拽着那小厮的脚将之溺死,然后自己跟着河水顺流而下。

集合了“刑名师爷”于三两和“盗梁猫”崔通两位老公门的经验,再加上“狈军师”郎七卜算之后才定下的策略。

只要制造出发生了意外的假象,来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正常情况下,谁都不会想到是王子遇刺,只以为是发生了意外。

哪怕放到现代,杀人案和失踪案的侦办力度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退一万步,就算有人发现事情蹊跷,但众目睽睽之下,作案现场也早已经被他们从牡丹园转移到了洛河之上。

水被彻底搅浑,等到再过二十天,会不会再发现就已经完全无关紧要了。

一无所获的郑勇,重新从水里钻出来,飞速发出命令:

“快,你们快马去下游的河湾。”

“你们,去附近新安县衙调集人手!”

“你们,去找渡船...”

随着小王爷意外落水,岸上顿时乱作一团。

却已经跟王远没什么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