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围杀【诡异】

小说: 杀生道果 作者: 北海牧鲸 更新时间:2022-05-21 字数:3040 阅读进度:49/88

“为伊厉王殉葬的朝天户?这种野蛮血腥的制度竟然真的延续下来了?”

在王远前世的历史上,从汉代之后活人殉葬的现象就已经渐渐绝迹,但是在这个神诡世界却一直经久不衰。

本朝也不例外,大炎皇家自太祖而始,同样将活人殉葬制度列为祖制。

以皇帝和亲王这等王朝最尊贵的人物为主,殉葬人选主要为无后的妃嫔、近侍,甚至还有生前的臣属。

通常,朝廷会对殉葬者加以封赏补偿、追封谥号,也会给其亲属加官进爵,给以高官厚禄以示优抚。

“有节孝者,给银三十两、缎一收。有贞烈者,给羊酒纸张,内院撰文,遣官致祭。”

这些殉葬之人便被称为“朝天户”。

要想分辨“朝天户”的身份也很简单。

不同于寿终正寝之人通常穿寿衣、殓容朴素,殉葬者为了继续服侍主君,一般都会华服盛装,在手腕或者脚腕系着用朱砂红绳编成的“锁魂扣”。

由此推断,这已经化作【诡异】的阴物,必定是一个凄惨横死,满怀怨气的“朝天户”。

王远知道他们原本定下的计划,是以打下桃木地桩的方式,钉穿每一座臣属陪陵中墓主的尸身和棺椁之下的地脉节点。

破掉【枭神墓】的护翼,使之不能腾飞,元气大伤。

现在显然是出现了意外,这个为亲王殉葬的“朝天户”,在地下埋了两百年之后,竟然同样化作了【诡异】。

“这大概是大炎朝至今,第一个被挖出来的朝天户吧?”

王远没有立刻显露身形,舔了舔唇角,悄悄向着陪陵后方绕了过去。

这时。

骑在野狼身上,同样躲在一边的“狈军师”郎七,盯着那【诡异】身上的官袍端详了好一阵,默默掐算道:

“伊厉王虽然不肖,但天家最重威仪规矩。

如果我的推断没错,这位殉葬的王府属官‘正财’,在化作【诡异】之后,杀人的规律应该是‘讨债’。

这北邙山附近一直都流传着“养老阁”的传统,也让各家宗族的族人都欠着同宗长辈的一笔血债。

那些死于养老阁的古稀老人,在重新复苏后,便会循着血脉渊源,向着自己的亲族复仇。

故而他们从墓穴里爬出来之后,只会盯上各自的家族亲眷,无干人员只要不去惊扰就会相安无事。”

他这话一说,本就因为那奇怪现象,有些出工不出力的群寇,立刻离得王氏守陵人更远了一些。

转到围到了根本不受攻击的桃仙娘身边,生怕佳人磕碰到了一丝半点。

看到此景,王云虎的脸色不由更加难看。

这就是匪寇的本性。

若不是被桃仙娘以【人面桃仙法】蛊惑,勉强拧成一股,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

但他实在拉不下脸面,为了这种小事向桃仙娘求援。

索性将守陵人都聚拢到自己身边,口中暴吼一声:

“王氏子弟,结阵!战阵·白虎七杀!”

顿时。

随着同修【白虎兵法】一众守陵人脚步移动,军阵成型,他们上空隐隐有军气升腾而起,如龙如虎,杀气森森。

“军气前赤后黑,此勇将之气也。”

精于望气的“狈军师”郎七脸色微变。

同时,王云虎这位唯一的非人【道兵】,在刀锋上划破手指,以指尖鲜血在眉心画出一道好似剑锋般的刺目血痕。

高高举起手中的虎头刀,一道肉眼难见的红光暴射而出,扫过战阵中的所有守陵人。

瞬间,他们的身上全都隐隐泛起红光,眼中更是似有烈焰在烧!

【白虎兵法】在第二境大成之后,能觉醒的天赋三神通之一——【敕命虎符】。

鼓舞、增益、集众,这也是最适合统帅的神通之一。

一众气势如虹的守陵人口中齐喝:“火!火!火!”

踏!

他们迎着奔涌而来的尸潮,踏前一步,齐齐挥刀。

刀身上的【劾厌杀鬼篆】光芒大炽,那些狰狞的活尸明明是被刀锋砍中,却如遭一记炽热的重锤,残骨、败肉轰然爆散。

“杀!杀!杀!”

跨步追击,三刀之后,集中在墓前的活尸就被尽数杀灭。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旁边的群寇相顾骇然。

将对守陵人的轻视尽数收起。

“各位,务必把所有活尸全都截住,它们杀人越多,【枭神墓】的力量越强,不可放任。”

安置在附近的【养老阁】不仅仅来自大陵村,还有周边的其他宗族,此时那些活尸正簇簇拥拥奔向山下。

“王族长放心。”

“自当效命!”

“......”

随着王云虎开口,群寇一改散漫下意识地便行动起来,使出看家本事,竭力将那些正准备下山,向亲族、子女讨债的活尸击杀在山上。

随即,其他人依次后退。

掌握着神通术法,对【诡异】也有一战之力的王云虎、桃仙娘、麻家兄弟、范璋五人缓缓走向了那座好像土包一样的陵墓。

只是在他们眼中,这位【诡异】没有枭首、没有黑羽也没有滴滴答答的尸油,只是一具穿着官服的干瘪尸体而已。

随着不断靠近,属于【诡异】的那种异力顿时笼罩了众人。

他们的心底立刻响起了一个个尖细嘈杂的碎碎念,好像是别人又好像是自己的念头接连浮现:

“世间苦,父母生我,父母欠我!”

“怨憎会,世人谤我,世人欠我!”

“求不得,爱人鄙我,爱人欠我!”

“......”

这异力对普通人乃至新晋【道兵】来说完全无解,如果有任何一种情况是既定事实,则会立刻付诸行动前去“讨债”!

但对一群术士来说,效果却要打了一个折扣。

只见,桃仙娘素手一挥,手中便多了一枚雷击桃木材质的【符箓】。

符文龙飞凤舞旁人不识,上面盖着的朱砂法印却隐隐有着“桃仙娘”的字样。

这是只有受箓入道的【赤篆术士】才能画出真符,能向自家世代供奉的教门尊神凭空借来法力。

北邙山上【龙气法禁】相对城中稀薄许多,足以让一位【赤篆术士】使出七八成的本事了。

桃仙娘两指夹着符篆高举过顶,口中急颂:

“天灵灵,地灵灵。

北风飘飘至,西风郁郁来。南丹凤翱翔,东火龙徘徊。真人捧信檄,召汝作云雷。速赴雷坛下,救拔於苦荄。

急急如律令!敕!”

咒音刚落。

轰隆——!

眼前虽无电光,但众人耳边却炸响一声雷鸣,空气中似乎也有无形之物被轰然击碎,众人的身体也随之一轻。

那宛若魇镇的异力,已经被这一道蕴藏西王圣母法力的符箓暴力破去。

心底的杂音顿时烟消云散。

虽不如【鬼王临坛印】那般轻松写意,却也是借法施为,异曲同工。

这魇镇之力是【诡异】遵守规则的基础。

异力不破,【诡异】便会按照规律杀人,若异力消失,就跟当初王远祠堂中打死鱼脸【诡异】一样,全凭各自的本事。

故而当【诡异】强横时,这规律是凡人保命的一线生机,当【诡异】弱小时,规律就是保护它的最后一道屏障。

这位大脑都已经朽烂的【诡异】,虽然智商不高,但趋利避害的本能还在。

意识到情况不妙之后,立刻扭头冲向自家陵墓后方的山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众人耳边又是一声惊雷炸响。

“回去!”

却是王远不知不觉从陵墓后方摸上来,仗着【鬼王临坛印】直接无视魇镇之力,欺到了它的身侧。

打拳如锤!

发劲如炮!

一拳挥出,那本体孱弱,好像麻杆一般的“朝天户”顿时迎上了麻家兄弟举起来的符文桃木桩。

噗嗤!

贯胸而入。

志述,【阴德】加103,共计1099。

再减1000。

随即,王远的【气运】终于从“-5”跳到了“-4”,心中陡然一松,似乎从正在不断崩塌的悬崖边上,往回跨出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