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这一年,嬴政九岁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15 01:02:29 字数:3708 阅读进度:1/33

公元前249年,十一月。

秦庄襄王子楚登基,恩赦天下犯人。夸赞先王功臣,尊生母夏姬为夏太后,养母华阳夫人为华阳太后。任命吕不韦为丞相,封文信候。

上午,有阳。

太和殿。

门口太监嚷报:“吕丞相进殿!”

吕不韦兴高采烈入了殿中,不行跪拜之礼,直面秦庄襄王子楚:“大王如今贵为秦国人君,天下太平,经贸发达朝气蓬勃,市民更是安居乐业。人人皆言大王,文武胜比周文王,是当今秦国百年难遇的明君啊!”

秦庄襄王刚下早朝,由下人解去身上朝服帝冠,眼睛一缩,机警道:“吕丞相今日觐见寡人,不知有何喜事要报?”

吕不韦叹声道:“如今大王贵为秦国九五至尊,对满朝文武权臣以及大秦皆是天大的喜事。不过。。。”

秦庄襄王不厌烦地道:“吕丞相有事请说,不必拐弯抹角。”

吕不韦单膝下跪,抱拳禀道:“不知大王可还记得,如今还身在赵国为人质。也就是大王的夫人赵姬,还有秦国太子嬴政?”

秦庄襄王大怒:“放肆!吕不韦,你好大的胆子!寡人才做这大王一个月,更未有后宫三千嫔妃佳丽,让寡人为大秦开枝散叶。吕丞相如此之急言太子之事,是否有丝关切过头了啊!”

吕不韦打人情牌:“大王!你可还记得在赵国为人质时,那时屋破春逢连日雨,夏日炎炎体汗臭,秋冬萧萧寒冷透衣。艰苦绝望之际,是谁甘愿守在大王身边不离不弃?是大王您的原配夫人,糟糠之妻赵姬啊!我想,大王英明神武,怎可做那薄情忘恩负义之人!”

气的秦庄襄王指骂吕不韦:“你好生大的胆子!竟敢训诫寡人!大家看到没有?你这是欺君之罪!”

殿中所有太监侍女,因畏惧吕不韦惶惶下跪服拜地上,充装聋作哑眼瞎之人。

秦庄襄王怒撩衣袍,边出边道:“接回他们母子丞相尽管去办就好了,这等小事,何必问询寡人!”

吕不韦跪谢大王离去背影,高声道:“臣领大王旨意,即刻命人接皇后太子回宫!”

赵国。

邯郸城。

一间的寻常的驿馆内,赵姬嬴政母子就住于此处。

赵姬脸生欢喜地引接一位色鬼进房,关房解衣之际,看见了门外院中嬴政。赵姬一阵愧疚后换上笑脸道:“政儿,你去玩吧。一个时辰后你再回来。”

此时的嬴政已经九岁了,也知些男女之事,脸上僵硬一笑,跑出驿馆。

嬴政一路跑到郊区野山,抓来一只蚱蜢,将其挂于树枝,以弹弓射之!

这时,嬴政忽闻哭泣声,发现同为九岁的赵高藏于大树下,嬴政过去安慰:“赵高,你怎么哭了?”

赵高一边抹泪一边哭道:“我姐姐被打了!”

嬴政:“又被那个肥猪佬打的?”

赵高:“那能怎么办?他是我姐姐的相公,想打我姐就打我姐!哪有我姐占理的规矩道理!”

嬴政愤然道:“你姐夫太坏了!”

赵高赞同:“我恨不得他死!”

嬴政却听上心了:“你想让你姐夫,那个猪肉佬死?”

赵高哭着:“想又怎么样?我们力气哪有他大!他那么强壮,我们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嬴政灵光一闪:“我有办法!”

这时,有石子接连打在嬴政的屁股上!

嬴政回头向后面的五个大男孩怒道:“你们想干什么?”

五个大男孩取笑道:“秦狗子秦狗子秦狗子!”

大男孩甲:“秦狗子,滚回秦国去,我们赵国不喜欢你这个秦国汉奸!”

大男孩乙:“九年前长平之战,我们赵国不可能会输给那么弱又脏又恶心的秦国,肯定是你爹这大汉奸把我们赵国给卖了,才会让你们秦国无耻得胜!”

大男孩丙蹲哭地上:“我爹就是死在九年前的长平之战中,就是这秦狗子家害的!”

大男孩丁:“你这秦狗子!你爹是汉奸,你娘是妓娼,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男孩戊:“所以说,你就是一个杂种!一个会说赵国话的秦狗!”

嬴政恨的咬牙切齿:“我不是秦国人!我不是杂种!”

赵高窜出,冲上前,一脚飞踹,踢在大男孩戊腹上将其踹倒!

大男孩四人异口同声:“敢打我们,兄弟们揍他!”

四个大男孩拳脚相加,便把赵高打倒围欧,嬴政上前狠踹一大男孩背,反被推倒在地,被人死掐脖子,掐的眼红泪流!

五个大男孩走后。

嬴政和赵高两人脸上皆青一块紫一块的於青,嬴政沮丧道:“今天我娘又和一个陌生叔叔关在房里了,他们说的没错,我娘就是一个娼妓,而我就是一个杂种,我恨我娘。”

赵高安慰:“说实话,你不该恨你娘。六年前,你爹爹被赵国追杀,如今渺无音讯,更不知是死是活。你娘起早贪黑织的布匹,上山打的柴火,在市井上根本卖不出去,还时常受人唾骂嫌弃。生活要是断了经济来源,你和你娘都要饿死!政,你应该对你娘好一些,你娘这么做,都是怕你挨饿又没衣服穿。”

嬴政更为沮丧:“有这样的爹,有这样的娘,我恨不得死了算了。”想到什么:“你不是说要杀死那个猪肉佬姐夫吗?我有办法!”

赵高:“什么办法?”

嬴政:“跟我来!”

嬴政行至一间荒废房子的墙角,挖出一小包东西:“你看这!这是我偷偷藏的。”

赵高惊讶:“这是什么?”

嬴政得意道:“这是老鼠药!”

赵高惊愕:“你是想用这来毒死我那大坏蛋姐夫?”

中午。

嬴政和赵高偷偷潜入猪肉佬的家中,以火烹水,水沸后,嬴政将整包老鼠药倒入,再以筷子搅拌均匀。然将热水倒入茶壶之中,撮一勺茶叶入内。跑离房中,伏在篱笆旁等待。

半个时辰后。

猪肉佬回来,对着赵高姐姐又打又骂:“你个臭娘们!什么事也不干,还一张臭脸对着我!”一巴掌扇去。

猪肉佬:“哭什么哭!”

猪肉佬进去厨房掀锅看桶,拧着赵高姐姐耳朵拉到厨房,大声吼道:“你好好看看,要水没有,要饭没有!我在外累死累活打屠卖猪肉,你倒好,把你娶回家让你来享清福!”

“嗷嗷嗷”赵高姐姐被打,哭喊连连。

猪肉佬厉声责问:“说!你今天上午去哪了?”

“我。。。”

猪肉佬:“你定又是向娘家告我状去了!尽管告我好了!有种你就待在娘家不要再回来!”

赵高姐姐跪地求饶:“相公不要赶我走,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猪肉佬狠心一脚踹去:“那还不去给我挑水做饭弄吃的!”

赵高姐姐入了厨房,猪肉佬入了房中,喝了那壶下老鼠药的茶。

没过半会,赵高姐姐从房中惊跑出来,无助哭喊:“来人啊!救命啊!救救我相公,求求你们了!”

四五大汉冲进房中,将口吐泡沫的猪肉佬抬出,送往救治。

嬴政和赵高则在一旁窃笑,幸灾乐祸。

此时年仅九岁的嬴政,并不知道,他做错了事!

正午。

嬴政回到家中,恰遇约三十人堵在驿馆门口,凶脸泼妇当着人面,揪住赵姬头发狂扇脸面:“你个不知羞耻,好生懒做的**,敢偷我相公,偷我家汉子,知不知丑啊你!你个贱骨头!你个贱妇!”

嬴政因身材矮小轻易挤到人群最前面,与赵姬一双无助可怜的眼对上。

晚上。

桌上摆了粗食淡饭。

母子两脸上皆是紫青一块。

嬴政流着眼泪,大口吃着白饭,赵姬心疼地以绢帕抚其脸伤。

嬴政突发脾气吼道:“别碰我!你个贱妇!”

嬴政离去,赵姬掩面偷泣。

次日正午。

赵姬嬴政母子无言对坐吃饭。

赵高哭冲了进来:“政,快救救我姐!我姐要被装进猪笼,沉河浸死啊!”

嬴政吃惊:“怎么会这样?”

赵高:“他们发现了水壶中的老鼠药,认定是我姐干的,说是我姐谋杀亲夫,所以要淹死我姐!”

嬴政:“那快走!”

赵姬拉住嬴政:“政儿,你不要去,你救不回来的!”

嬴政怒吼:“放手!”

赵姬不肯:“政儿,如今你去也无济于事。”

嬴政:“老鼠药是我放的,猪肉佬是我毒死的,不关赵高姐姐的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让我替赵高的姐姐去死!”

在赵姬万分震惊中,嬴政甩开赵姬,与赵高一起跑向河边。

待嬴政赵高赶到河边时,只见赵高的爷爷奶奶将赵高姐姐冰冷湿透的尸体,抬上牛车,拉去山上掩埋。

嬴政赵高他们来迟了!

赵高追赶牛车,扶车哭喊:“姐姐。。。是我害了你。。。”

傍晚。

嬴政失落地回到家中。

赵姬好言安慰:“政儿,过来吃晚饭。”

嬴政入了房中,将桌上饭菜扫落地上,大为责怪地道:“你要是不拦我,赵高的姐姐就不会死!都是你害的!还有,你的东西我都不吃!”

嬴政甩门而去。

赵姬心犹被剑刺:“政儿。。。”

嬴政爬到院中一颗树上,望着满天星辰,以泪洗面。

终究抹干眼泪,下了树,在夜色下,跑去寻了赵高。

两个一般年纪的孩子躲在树上,看着满天星辰。

嬴政悔恨道:“赵高,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你姐姐,你姐姐的死是我害的。你打我骂我吧,这让我心里好受些。”

赵高眼睛一红,却转移话题:“我今天在街上听来一个消息,说秦国在一个月前换了大王,而这位大王曾在我们赵国做过人质,你说这会不会就是你的父亲啊?”

嬴政吃惊:“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赵高:“就在街上那个肉包子铺里!”

嬴政:“走!”

两人趁夜到了肉包子铺,发现早已打烊,空无一人。

赵高跑的气喘吁吁:“现在人家早收摊了,那位客人也早走了。”

嬴政却不知疲惫,立即往回跑。。

赵高:“你去哪?”

嬴政:“我回去问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