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要相信女人和爱情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15 01:02:29 字数:3355 阅读进度:2/33

星月夜,夜虫鸣静。

嬴政跑回家中,正遇赵姬蹲在地上,一边收拾地上碎烂餐盘一边含泪拾饭入口。

赵姬知是嬴政回来,立即停止动作,一抹眼泪站起来慈详面容挂脸上:“政儿,你回来了?”

嬴政一脸震惊地望着这位脸上紫青一块的母亲,嬴政嚎啕大哭扑在赵姬怀中:“娘!”

半夜,房中一片漆黑。

两母子同睡一床,借着窗外透来的月光。

嬴政:“妈妈,你为什么嫁给我爹?爹什么本事也没有,他还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

赵姬:“政儿还小,说了你也不明白。”

嬴政:“我不小了,我已经九岁了,你说说看,我定会理解的。”

赵姬:“九岁还不小啊?有些事说了,你表面上是懂了,实际上你还是不会懂。”

嬴政:“你就说嘛!我一定懂得!”

嬴政:“娘,你嫁给我爹是因为爱情吗?”

赵姬想了一会儿,坚定道:“是!”

嬴政喜道:“这么说,娘是因为爱上我爹,才嫁给我爹的是吧。”

赵姬却是摇头:“不是的,政儿。我是因为爱情才嫁给你爹,可是我不爱你爹。”

嬴政一脸疑惑。

赵姬:“政儿,你会不会瞧不起娘?”

嬴政却还思考之前的问题:“娘,你说因为爱情才嫁给我爹,又说不爱我爹,这是什么意思?我想不明白。”

嬴政:“我之前都还听到,娘曾经亲口对我爹说,你爱他呢!”

赵姬抚摸着嬴政的小脑袋:“政儿这么小,大人们的事,你是不会明白的。”

嬴政撒娇道:“娘,你说嘛你说嘛,你说给政儿听,政儿一定听的明白!”

赵姬投降:“好了,政儿,别闹,我说我说。”

嬴政:“那娘快说。”

赵姬:“但是你听了之后,不许告诉任何人,特别是你爹和吕叔叔!千万不要让他们知道!”

嬴政:“好的,娘,我听了什么人也不告诉。”

赵姬叹了一声:“算了,我还是不说,怕你到时又会说出去。”

嬴政:“我发誓!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嬴政补充道:“那我们拉勾!我要是说出去,我就是小狗!”

赵姬:“我服你了,那我们拉勾,今晚娘跟你说的话,最好烂在肚子里,谁也不许说,特别是别跟你爹和吕叔叔说,明白吗?”

嬴政爽快答应:“嗯!我保证谁也不说,特别是我爹和吕叔叔,不会让爹和吕叔叔知道今晚娘跟我说的话!”

赵姬嬴政母子就拉勾:“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若将娘今晚和我说的话说出去,我就是小狗!”

嬴政追缠着:“好了娘,我们都拉过勾了,政儿保证不会说出去的,娘,你就说给我听吧!”

赵姬:“好吧,政儿,我姑且信你!那我就说咯。”

嬴政:“说吧,我听着呢。”

赵姬:“娘是因为爱情才嫁给你爹,因为娘爱的那个男人跟我说过。只要我嫁给了你爹,日后助你爹登上秦国王位,那我们就会有富可敌国的财富。到时我再离开你爹,和我所爱的人双宿双飞,浪迹天涯,从此逍遥自在。”

嬴政伤心流出眼泪:“娘,你不爱我爹,那你爱我吗?”

赵姬慈详地道:“傻孩子,你是娘身上掉下的心头肉,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

嬴政抱着赵姬嚎啕大哭:“娘,是我爹对不起你。”

赵姬无奈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我,谁也没对不起谁。六年前,你爹和吕叔叔被赵王追杀,如今更是杳无音讯,不知道这辈子我们母子两,还能不能等到他们回来。”

赵姬眼出泪花:“你吕叔叔就是一个大骗子!他骗了娘,骗了娘一辈子,害我白白等了他足足六年!这六年,娘过的是生不如死,四处遭人唾弃羞辱打骂,更不知要等到什么,受人凌辱到什么时候才结束。”

赵姬望着嬴政:“政儿,以后你记住!千万不要相信女人和所谓的爱情!如果一个女人对你说,她爱你,或许这句话是真的,但不要永远相信这句话!因为,只要是人,不论是男人,更何况是女人,都有身不由己,逼不得已的时候。她会暗里小动作,背叛你,你还像傻瓜一样相信她说的话。娘就是最好的例子。”

赵姬:“政儿,你记住了吗?”

嬴政:“娘,政儿记住了!政儿保证往后,不会相信任何一个女人,还有所谓的爱情。”

赵姬抱着嬴政入怀痛哭抽泣:“娘何尝不想从一而终,可是娘是女人,如何能自我做主?政儿,等你长大后,你会不会嫌弃怨恨于我?骂娘脏?”

嬴政:“不会的!娘,政儿永远不会嫌弃怨恨娘!娘是世界上最漂亮,最疼爱政儿的妈妈。”

嬴政此时记起某事:“对了娘,我听赵高说。今天他在肉包子铺里,听到一个客人说秦国在一个月前换了大王,而这个大王是曾在赵国做过人质的异人。娘,你说,有没有可能,现在的秦国大王就是我爹呀?”

赵姬万分吃惊,严肃道:“你听赵高说的?”

嬴政:“嗯!”

半夜三更。

借着月光,赵姬牵着嬴政行走在寒冷犬吠的街巷,敲响了赵高家的家门。

赵高一家子,有赵高的母亲,爷爷奶奶,还有两个三岁双胞胎的小妹妹。围在残烛弱火桌边,望着赵姬抱着嬴政无声的痛哭。

赵姬道:“你吕叔叔成功了!果然他没骗娘,娘没白等!”

片刻,赵姬收住好情绪,牵着嬴政离开。

赵高一家陷入死静。

赵高的母亲严肃地道:“赵高,你的父亲,还有三个哥哥,都被赵王征兵上战场战死了,剩下还有两个妹妹,长大后迟早要嫁人。如今,你是我们赵家唯一的香火传承啊!”

赵高反应过来:“娘,你是想我和政一起去秦国?”

赵高的母亲:“政的爹,是秦国送到赵国作人质的皇室血亲,如今传闻秦国大王是曾在赵国做过人质的异人。在赵国做过人质的秦国皇室血亲,除了政的爹,没有其他人。所以,现在秦国大王定是政的父亲,这么一说,政现在就是王子,而且是嫡子,日后极可能是秦国的太子,假以时日便是秦国的大王。”

赵高的母亲抚着赵高的手:“我让你跟随政去秦国,是让你去做政的仆人,只要保住性命就好。你留在这,迟早会被赵王征去上战场,结果害怕随了你爹还有你那三个短命的哥哥。你跟随政,政是王子,你的衣食温饱也不必考虑。要是在秦国安稳了脚,把你两个妹妹也一起接了过去,知道吗?”

赵高眼泪就出来了,从未想过要离开家和赵国,去往敌国秦国。

赵高的母亲:“你就安心做个仆人就好,不要贪秦国的一官半职,毕竟你是赵国人。你要在秦国做了一官半职,你的脑袋就已经别在裤腰带上了!”

赵高一边抹泪一边道:“知道了娘!”

次日。

一队赵军赶到驿馆,将其重重护卫。

一位将军入内,向赵姬嬴政母子下跪:“请夫人王子随末将入宫,赵王有请。”

四处村民皆围来看热闹,赵高背着行囊和赵高的母亲在人群外,惦起脚尖急如心焚:“让让,让让,让我们过去!”

此时将军上马,卫队马车启动驶离。

市民将道路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赵高根本挤不进去:“嬴政!嬴政!”

此时场面喧哗无比,赵高再大的狂喊声,也如泥石入海。

赵高的母亲背着赵高追着卫队,赶了五里路,终在赵国皇宫门外,追上了刚下马车的赵姬嬴政母子。

赵高的母亲跑的气喘如牛,篷头垢脸,放下赵高。

赵高跑向嬴政,却被一卫兵拦住:“站住!滚!”

卫兵一脚将赵高踹倒在地。

赵高当场头晕目眩,眼泪夺眶而出,意志顽强连滚带爬朝嬴政呐喊:“嬴政!嬴政!”

嬴政听到声音,回头:“赵高!”

嬴政跑回,将赵高扶起。

嬴政:“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过来的?”

赵高泪哭,朝身后远处一指:“我是我娘背着我,一路追着你们来到这里的。”

嬴政:“那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赵高:“我娘让我跟着你,让我做你的仆人,随你到秦国去。”

嬴政喜道:“这怎么行!”

赵高错愕:“为什么不行?我们可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

嬴政:“所以就更不行了!我是要到秦国做王子的!”

赵高怒道:“原来你瞧不起我!”

嬴政:“不是!我都做秦国的王子了,你是我兄弟,怎么也是做秦国的丞相才能配得上我!”

赵高连连摆手拒绝:“不可以的!我不能在秦国做官的,我不像你,是秦国人,我是赵国人。我要在秦国做秦国的官,我死定了!更何况我也答应过我娘,不能做秦国的官,只要做政的仆人就行了。我的要求并不高,只要为我赵家保住我这香火就好了。”

赵姬催促道:“政儿,别磨磨蹭蹭的,大家都等急了。”。

嬴政拉着赵高的手进入赵国皇宫:“娘,我来了。”

赵高回头,与赵高的母亲挥泪告别。赵高的母亲因而掩面喜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