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中郎将王翦 嬴政斩马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15 01:02:31 字数:3929 阅读进度:4/33

白天,有阳。

赵姬嬴政母子被安排入了赵王宫,沐浴更衣打扮,亮丽非凡。

晌午。

赵王迁和赵国丞相郭开,宠妃丽姬在宫庭花苑摆宴,宴请赵姬嬴政母子。

赵王迁看着赵姬嬴政母子脸上紫青一块的於青,脸上抽搐肉跳:“秦王后,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赵姬下意识手遮脸上:“前几日不小心绊倒给磕伤的。”

赵王迁担忧:“秦国如今兵强马壮,寡人的一个小小赵国如何得罪得起?要是就这样把秦王后和太子政交到秦王手中,误以为秦王后和太子政脸上的於青是寡人欺凌所为。岂不是要对寡人的赵国再起兵伐挑战?”

丞相郭开安慰:“大王不必为此过多担忧,我相信秦王后和太子政皆是明白事理之人,定会向秦王陈述事情真相原委,还大王一个清白公道。秦王后,您说是吧?”

赵姬一愣:“不要秦王后秦王后的叫我,如今我还未回秦国,更未受册封,是不是秦国王后还未知呢。”

赵王迁从旁太监取来一布条呈给赵姬:“此是今日寡人早晨得来的吕丞相飞鸽传书,明明白白写着:须将秦王后赵姬及太子嬴政完好归还秦国,如若五日后接不到人回,吕丞相便领秦国锐士破开我赵国大门,抛地三尺,也要把秦王后和太子政要回,以保全秦国脸面。”

赵姬接过布条看着上方字迹。

赵国丞相郭开建议道:“既还有四五日时间可供我们回旋余地,而恰好丽夫人又擅化妆修补之术,再传太医施以良药加以精心调养。相信秦国使臣来之前,秦王后和太子政必愈如初。大王,您看?”

赵王迁斜眼看向丽姬:“丽姬,你看寡人今日有难,怎可袖手旁观?”

丽姬撒娇道:“大王这是在污蔑冤枉臣妾!丽姬对大王那是忠心耿耿,对大王的事件件上心头,视比自己的事更为重要!何曾言过袖手旁观呢?”

赵王迁这才安心:“那秦王后和太子政就交给丽姬你了!”

赵王迁唤来身边常侍:“把宫里所有太医都给寡人找到这儿来!”

下午。

邯郸城。

一队赵军四处抓人,抓了不少汉子和妇女。

次日上午。

邯郸菜市场刑场,押了三十几位男女囚犯。刽子手喷酒抹刀,下方赵国人头攒动,过来看热闹。

赵国丞相郭开和赵姬嬴政母子坐上高堂,赵高则随在嬴政身侧站着。

赵高轻扯嬴政衣:“他们不都是住在驿馆的邻居,平时欺辱你娘和你的人吗?”

嬴政重重呼出一口气,明知故问:“嗯,我也认出来了。就是不知道,他带我们来这干什么?”

赵国丞相郭开朝赵姬敬道:“秦王后,这是赵王和卑职送给秦王后的礼物,请务必收下。秦王子楚离开赵国回到秦国之后,把你们母子留在赵国的这六年。您对秦王那是日夜思念,忠贞不渝!我和赵王皆看在眼里,记在了心上!”

赵姬听后一阵背脊发凉。

赵国丞相脸面一转,严肃地朝堂下抛下令牌:“斩!”

大刀高举,片片寒光斩下,血泼当场。三十几个人头地瓜一样滚落,场下惊叫连连,民声瞬间沸腾。

傍晚,有星月。

重重巡卫的赵王宫,灯火辉煌。

赵高躲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赵高:“我好害怕。”

嬴政隔着棉被抱着赵高:“你别怕,有我在呢。”

赵高:“你说,万一有一天,我不小心顶撞了你,他会不会像他们一样把我也杀了?”

嬴政:“怎么可能!你是我兄弟,他们要是敢杀你。我就叫我爹用秦国的锐士将这邯郸城踏平,为你报仇!”

赵高:“可是。。。我还是很害怕啊。”

四日后。

秦军中郎将王翦带着一队人马,迎了赵姬嬴政母子上马车,赵高不能上车只好随在车旁。

在秦国军阶从大到小排列依次为将军,中郎将,都尉,校尉,兵长,伍长,舍长。

赵王迁和朝中文武百官一路送到边界。

赵国丞相郭开:“请问将军怎么称呼?到时回到秦国。。。”

此时三十岁的王翦及时止住:“在下官奉中郎将,人微言轻,不会为你转告任何话!”

王翦掉转马头下命令:“出发!”

车队启步缓缓驶离。

赵国丞相郭开开嗓:“敢问将军姓名?”

王翦半路掉转马头,双手抱拳:“回赵王丞相!末将乃中郎将王翦!”

赵国丞相望着王翦领队而去,对赵王迁道:“这王翦将军骨子里透着有一股大将风范啊!沉稳内敛而有风度,是难得的大将军之相!”

傍晚。

王翦队伍起灶支帐夜宿。

赵高附在嬴政耳边说:“政,我想骑马,我到现在都还没有骑过马。之前看那些王公贵族骑马可威风了!”

嬴政:“我也没骑过马呢,我也正想骑骑!在哪儿有?”

赵高一指。

嬴政赵高两人便行到一马旁。

嬴政吩咐:“去!把绳索解开!”

赵高胆怯道:“我怕!”

嬴政加重语气:“我如今是秦国的太子!我命令你!把马绳解开!”

赵高胆怯拒绝:“我不敢!”

嬴政抱怨:“真没用!”

嬴政气冲冲解开马绳,这时所有秦军都看向这里。

赵高跑到嬴政旁附耳:“不好了,我们偷马被人发现了?”

远处一士兵向王翦禀道:“大人,这两小孩要偷我们的马!”

王翦一边啃着大饼一边漫不经心道:“黄毛小儿,量也没多大的胆。不要让他们从马背上摔下来就行!”

士兵得令:“是的,大人。”

九岁的嬴政毕竟太矮小,上不得高马。嬴政只好踩着赵高肩膀上了马。

嬴政还未坐上马鞍。

马就一声嘶鸣,撞倒赵高。嬴政双手拉紧缰绳,反被马儿拖跑在地跑了近百米。

现场军士一片惊呼后,发现嬴政松开缰绳,吃了一嘴草泥坐起来。军士们竟都哈哈取笑起来,另有人已骑一马,以绳索套住了撒嬴政而去的马。

王翦则面无表情地看着眼中一切。

听到响动,赵姬从帐篷里跑向嬴政。拉开嬴政衣袖裤管,发现手臂和大腿,上面全是流血伤痕,触目惊心:“来人啊!快救救我的政儿!”

军医带着药箱和两药童跑来看望救治。

赵高此时已吓瘫在地。

嬴政仍能看到四周军士对他的无情嘲笑。

嬴政怒火中烧,推开为自己上崩带的军医。

这举动,更是引来更大的嘲笑声。

赵姬在后面追拉着:“政儿,你去哪,站住,你去哪?”

嬴政吼道:“不要碰我!你不可以阻止我!你没权利阻止我!我是秦国的太子!谁敢拦我!”

在旁取笑的军士听到此话,个个脸都绿了。

赵姬一时竟犯傻了,手足无措!

嬴政从一军士腰上呛啷一声抽出军刀,走向那匹拖他行走的马。

嬴政双手握刀,怒吼一声,朝马前脚一刀斩去。

马嘶悲鸣乱窜。

王翦大惊失色:“快拉住马!”

此时马儿已疯,后蹄蹬飞在旁一军士。疯马朝嬴政直撞而来,嬴政也不知闪躲。

幸得此时王翦迅奔而来拉住马儿,抚着马头安慰。

马终安歇。

嬴政双手握刀,一刀斩去,这才将马一前蹄彻底斩断!

马疼痛难忍更难控制。

嬴政也不惧怕,举着刀就往马脚连连斩去。

王翦怒吼一声,搂着马脖将马扳倒在地!闭目无奈的听着身下战马悲鸣。还听到刀跺马腿声,感受到血肉飞溅到草地声。片刻之久,马在王翦身下只有微弱的喘息声。

王翦再开眼时,马还留喘一口气呻吟,而四蹄已全被乱刀斩断,血肉模糊。

远处赵姬惊吓得跑回了帐篷。

四处军士眼含愤怒看着嬴政,这是他们的战马,最亲密的伙伴,胜于手足兄弟!

王翦眼神淡漠地看着嬴政,王翦这表情令军士们十分畏惧害怕。

嬴政却是不惧,改为右手握血刀,与王翦平视。

嬴政眉头一皱:“你认为本太子做得不对?”

王翦就这么眼神淡漠地,含着丝杀气望着嬴政。

嬴政踩在马腹上,不可一世:“我,嬴政!现在起,我就是你们的主子!你们秦国的太子!我们上下一心,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马!有眼无珠,不识主人,还敢逆我,将我拖行几十米。这要放到两国交战上,这马就是卖主求荣,是秦国的白眼狼!你们说!本太子能留它吗?”

军士们眼中愤怒渐渐消去。

嬴政:“今日,所有将士分食其肉,壮我大秦!誓将一切忤逆我秦国大业奸佞者,不论人畜,就算是只马,我们也要将他们赶尽杀绝。食其肉,饮其血,用他们的尸骨见证我们秦国的强大!”

嬴政双手握刀,朝马颈一刀刺下,血飙了王翦一脸。

半个时辰后。

主帐篷里军医为嬴政包扎好伤口。

赵高则畏畏缩缩坐的远远的。

赵姬一旁抹泪劝道:“我们母子在赵国受了多少屈辱,政儿难道都忘记了吗?如今好不容易离开赵国,到这人生地不熟的秦国,该与人交好,而不是与人结恶。答应娘,往后这样的事不许再做了!”

赵姬:“等齐老医生帮你包扎好后,跟娘出去,跟所有将士们道歉!”

王翦账外恭敬道:“秦王后,太子,马肉都煮好了,可以吃了!”

赵姬用力拉着嬴政出了帐篷,面对所有将士。

赵姬朝嬴政吼道:“快!向在场所有将士和王翦将军道歉!”

原本坐着的秦军将士皆缓缓站起来,看向赵姬嬴政母子。

嬴政撒开赵姬的手,眼中凶狠,面对比他高大许多的秦军将士仍然不知畏惧,大声道:“我是秦国人!我拥有秦国最优良,最纯正,最高贵的皇室血统!我始终站在正义的一边,如果畏惧你们人多势众就向你们道歉,那种人不配拥有秦国最尊贵的血液!也不配做秦国的太子!”

嬴政大喊一声:“我没错!”

嬴政:“吃肉!”

嬴政说完,不顾赵姬拉扯。嬴政走到军士中勺汤喝了起来,大口啃食马肉。

所有将士也不约而同吃了起来,气氛沉静却又意外协调。

赵姬却疑惑不解:“怎么他们都不生政儿的气?”

王翦这时客气地走向赵姬:“秦王后,末将已将最好的肉汤差人送到秦王后帐里了,还请秦王后移驾趁热食用。”

赵姬:“谢王翦将军。”

王翦惶恐下跪:“此乃卑职所在,秦王后不必言谢。”。

赵姬回向帐里。

王翦仍跪在地,以一双赞赏的眼睛,望着在军士堆里大口喝汤吃肉的九岁孩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