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王欲扳吕 嬴政轼禁将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15 01:02:33 字数:3673 阅读进度:6/33

星夜。

忠勇候蒙骜之子蒙恬率兵与王翦汇合。

蒙恬:“王翦将军,赵姬母子呢?”

王翦眼中精光一闪:“据吕丞相书信所称,你该尊称赵姬为秦王后,嬴政为秦太子。”

蒙恬笑道:“就算赵姬回到秦王宫便册封为秦王后,可今日恕我蒙恬还不敢以秦王后尊称。”

王翦自知失礼:“请恕王翦唐突,还请蒙将军不以怪罪。”

蒙恬:“王翦将军说的也没错,嬴政是大王嫡长子,日后也是极可能是秦国太子,赵姬自然亦是秦王后。”

王翦沉默了。

王翦领队护着赵姬嬴政母子回秦王宫,途中历经了四处王候领地,往来交接的将军只送到本候土边境。

五日后,傍晚。

王翦他们到达了咸阳,秦国国都。

一入咸阳城,便受到了吕丞相吕不韦食客廖宇带着一队兵马的阻拦。

王翦好脾气:“你们是何人?”

食客廖宇:“鄙人乃吕丞相府中的廖宇,受丞相之命,邀王翦将军于府中共饮庆祝秦王后秦太子回秦。”

食客廖宇往王翦身后的马车一阵提脖张望:“敢问王翦将军,车中所乘之人,是不是秦王后和秦太子?”

王翦心下一思量:“是。”

食客廖宇向后一招手,所有士兵和百姓摊贩皆分列跪拜道路两旁:“恭迎秦王后,秦太子回秦国!”

异口同声连说五遍:“恭迎秦王后,秦太子回秦国!”

食客廖宇手一引:“王翦将军,请。”

王翦眉头一皱,却还是驾马领队去了吕丞相府。

赵姬嬴政母子一下马车,吕不韦便领着朝中文武百官跪拜:“恭迎秦王后,秦太子回秦国!”

次日,清晨。

秦王宫。

秦庄襄王大发雷霆,拿起桌上砚台就扔去,将跪拜在地的一个太监砸得头破血流:“给我滚!”

太监慌乱跌跑而去。

聂姬领着丫头端来茶水点心置于桌上,再撤去房中所有丫头和太监。

聂姬关心:“大王日理万机,累了吧,坐下来歇歇吧。”

秦庄襄王怒道:“哼!真是气煞寡人也!”

聂姬:“何事让大王如此不舒心?”

秦庄襄王:“除了那王翦还能是谁?!”

秦庄襄王:“这王翦竟然带着赵姬嬴政母子去了吕丞相府!这王翦完全不把寡人放在眼里!我要杀了他,来个杀鸡儆猴!我看朝中之人,谁还不服我!”

聂姬笑道:“大王何必为这点小事动了龙威呢?赵姬嬴政母子回来就回来,就算不回这秦王宫,那她仍是大王的妃子。再说,吕丞相府不也是大王的吗?大王可是秦国国君,拥有整个秦国,自然吕丞相府亦算作是大王的。”

秦庄襄王怒哼一声,坐席上饮酒:“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赵姬嬴政母子首回秦国,应直入秦王宫面见寡人,一家团圆,证明寡人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如今倒好,那王翦不但将赵姬嬴政母子带去了吕丞相府,还带着赵姬嬴政母子在吕丞相府宿了一夜!这让寡人的脸面往哪放?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赵姬是吕丞相妻妾呢!”

聂姬:“大王消消怒,此事错不在王翦。”

秦庄襄王:“错不在王翦?难道错在寡人?”

聂姬服拜:“请大王明察,错不在王翦和大王,当错在吕丞相吕不韦。”

秦庄襄王一阵泄气:“朝中文武百官,哪个不曾受吕不韦的恩惠,和他朝野里窜通一气。寡人还是这秦国太子时,便是吕不韦替寡人在朝中上下打点,不知给他们送了多少金银财宝和女人,才换来了寡人的今日大王之位。如今,寡人如愿以偿成了秦国大王。朝中文武臣子更是对吕不韦的筹划和眼光赞叹不已,有着难以撼动的威望。寡人有心想除掉他,不甘做个傀儡大王,可是身边却无可信之人,除了区区三千禁卫军,无可调用的军队,实在有心无力。”

聂姬眼睛一滴溜:“吕不韦和大王能有今日成就,实不赖吕不韦计划有多神算。而关键系于一人?”

秦庄襄王:“谁?”

聂姬:“华阳太后!”

秦庄襄王:“你是说寡人的养母华阳太后?”

聂姬:“若不是华阳太后给吕不韦撑腰,朝中臣子哪个肯给吕不韦脸面?臣子们敬吕不韦,实则是敬华阳太后。”

秦庄襄王又一声叹息:“就算聂姬分析的对。可是,吕不韦又极其讨华阳太后的欢心,寡人如何能说服华阳太后共抗吕不韦?”

聂姬:“大王有所不知。吕不韦再有能耐也不能时常入后宫面见华阳太后。更未说,从大王作秦国国君以来,吕不韦忙于朝野之事,早将这华阳太后给冷落了。吕不韦毕竟是商人,有用到你时拼命奉承巴结,不需要时就一脚踹开,唯利是图是商人的天性!而现在,大王好歹是秦国国君,吕不韦能给到华阳太后的,大王同样能!”

秦庄襄王烦恼:“关键是华阳太后什么也不缺啊!我拿什么讨好她,让她助寡人废去吕不韦?”

聂姬:“夏太后!”

秦庄襄王:“这与寡人生母夏太后又扯上什么关系?”

聂姬:“近些日来,多听宫中丫头闲言碎语,指不定就是华阳太后自己放出的风声。宫中丫头们说,华阳太后日夜叹气连连,道命运坎坷不公。忌恨夏太后曾不顾母子之情送大王入赵国为人质,让大王无端受尽十余年的耻辱。而如今夏太后不得恶人恶报,反荣升太后。。。只要大王肯废掉夏太后,让华阳太后一展舒心,必深得华阳太后的欢心!”

秦庄襄王一阵痛苦思量犹豫,片刻有了决断:“夏太后的确寸功未立就坐上了太后之位,就依聂姬所言,你好去安排,先探探华阳太后的口风,看看她是否有助于寡人扳倒吕不韦的可能。”

正午。

王翦领队,送赵姬母子到秦王宫门口。

王翦下马:“王后太子,末将王翦只能送你们到这里了。”

赵姬嬴政母子下马车。

赵姬:“路上有劳王翦将军了。”

嬴政:“这是他的本份,娘,我们不用谢他!”

赵姬怒道:“政儿,你好好说话。”

王翦笑道:“太子说的对,这是末将的本份,实不敢令王后对我言谢。”

嬴政仰望高大的王翦:“还有我告诉你,我嬴政乃是秦国太子,天生就木秀于林,我看谁敢伐我?”

守门将军凑上来,讥笑地看着嬴政:“你是秦国太子?开玩笑!新任秦国大王才登基一个月,哪来这么快册封太子?你这太子是假冒的,是他们唬你的吧。”

守门将军以手轻拍嬴政脸面,还轻掐两下。

王翦抓住守门将军的手:“王子你也敢乱动?”

守门将军:“王翦将军,放开你的手!”

宫门大开,上百禁卫军从里冲出,将王翦他们重重包围。

守门将军:“王翦将军,虽说你是中郎将,官比我大一点。可是,你要知道,现在这儿是秦王宫!我们禁军可是大王的直属军队,你难道要与大王作对?”

王翦眼神一狠:“难道你刚刚戏谑王子嬴政,也是授大王旨意吗?”

守门将军飞扬跋扈:“我警告你王翦将军,不要含血喷人,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戏谑王子嬴政了!我只是让某些人知道知道,大王还未册封王后,哪来的太子!”

赵姬拉住王翦:“王翦将军,错在我家政儿,更与这将军无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

赵姬向守门将军道歉:“这位将军,请息怒,我替我家政儿向你道歉,都是我们的错。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多请海涵,毕竟我们是刚从赵国到这秦国。”

赵姬说着就回到马车取来一个包袱塞到守门将军手中:“小小敬意,还望将军不要嫌弃。”

守门将军傲慢地打开包袱,故意让里头的一堆金银首饰噼里啪啦散落一地。

赵姬忙蹲下拾起,卑微之极。

守门将军放肆仰头大笑:“哈哈。”

赵高跑来帮赵姬拾地上金银首饰。

嬴政眼露凶光,死死盯着守门将军的嘴脸。嬴政从怀中摸出匕首,拔了出来。

守门将军脸色一正,望着嬴政:“怎么?你这黄毛小子还想杀我?”

嬴政站上马车,匕首指着守门将军:“大胆奴才!这秦王宫是你的秦王宫还是我赢氏的秦王宫!”

守门将军当场就愣了,想不到一个九岁小孩竟能说出如此话来,刚欲作解释。

嬴政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面对朝他兵戟相向的禁卫军破口大骂:“你们这群奴才!看看你们兵戟所指的是何人?你们年年所挣的赏钱奉䘵,是谁给你们的?你们穿盔持戟是为谁守护江山?是为我!为我嬴政!今日的秦国太子,明日的秦国大王!你们如今一个个兵戟向我?你们是要造反吗?你们是要灭掉整个秦国吗?”

禁卫军士兵们渐渐放下手中兵戟。

守门将军气急败坏:“你们干啥呢!你们是谁的兵?”

禁卫军士兵刚欲提起兵戟,却听到后面的话再度放下了。

嬴政:“当然是大王的兵!我赢氏的兵!我的兵!”

嬴政匕首指着守门将军:“王翦将军,将他抓过来!”

王翦眉头一皱,想到了后果,却还依言抓向守门将军。

守门将军反抗几下便被王翦擒拿,送到嬴政面前。

守门将军放肆狂笑,面对嬴政:“你若敢动我,大王就能废了你,想做未来秦国大王?做梦去吧!太子你都做不成!”

赵姬起身远远看着:“政儿不要!”

赵高完全吓傻了,躲藏人后,偷看嬴政,脸色发白。

嬴政怒吸一口气,将匕首怒扎进守门将军的脖颈,顿时血飙射出。

赵姬也跟着吓傻了。

守门将军死不瞑目跪倒在地。

嬴政面对所有人,依然镇定:“我秦国不需要对国君不忠的将士!不需要对秦国不忠的将士!你们很忠勇!我太子嬴政为你们感到自豪!”。

嬴政看向王翦:“王翦将军,日后,你就跟着本太子,本太子到哪你到哪。”

王翦跪谢:“王翦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