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赵高被阉 李斯为师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23 17:36:18 字数:4141 阅读进度:12/33

自嬴政登基当天,吕不韦便送了两个美女进了嬴政房中,赵高就门口候着。

吕不韦则以仲父身份,常入后宫,与赵姬旧情复燃。

王贲在练功房中,等足一天,也未等来嬴政。

这一夜。

嬴政将候在门外的赵高唤了进去。

房中床上躺着两个赤身女子,嬴政拉着赵高,对两侍寝丫头命令:“从现在起,你们两个就是赵高的夫人了!”

两男四女房中交合,被守夜太监知晓,连夜去了太后寝宫,禀报了吕不韦。

吕不韦大怒,带着禁军就往大王住处。

守门太监自行开了门,吕不韦入大王寝宫,眼前场面淫乱不堪。

吕不韦一只大手将赵高从女人堆里提出来,大巴掌将赵高扇倒:“你是什么东西!敢跟大王抢女人!”

吕不韦:“拉下去阉了!”

两禁军依言将赵高带走,赵高呼救:“嬴政救我!嬴政救我!”

嬴政:“慢着!”

所有人动作停止。

吕不韦对校尉命令:“掌嘴!”

校尉上前就给赵高几个大嘴巴子。

吕不韦:“大王的名讳也是你敢叫的!不知死活的东西!拉下去!”

赵高被扇的鼻孔嘴角流血,奄奄一息,被两禁军带走。

吕不韦:“将这些荡妇,全部带下去砍了!”

禁军门:“是!”

女人们不敢出声,任由抓去。

嬴政:“住手!”

吕不韦:“大王年幼无知,难晓是非,我为大王仲父,一切听我行事!带走!”

嬴政冲下去阻拦拉扯。

吕不韦:“将大王拿下!”

校尉上前:“大王得罪了!”

校尉三五几下便制服了嬴政,嬴政:“你一个小小的校尉,竟敢擒拿寡人!寡人明日就要了你的脑袋!”

校尉一阵惊慌。

吕不韦:“大王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校尉不必多虑!”

吕不韦带人离开,将嬴政锁在大王寝宫,门外十数禁军看守!

嬴政恼羞成怒,拾凳将门窗砸烂。

“呛啷”声连连剑出鞘对着嬴政。

嬴政一身怒气,直往剑上撞,人皆退后避开,怕伤着嬴政。

校尉将嬴政拦住:“仲父有令,大王不得离开寝宫半步!”

嬴政仰面朝其伸手吼道:“剑给我!”

校尉迟疑惊怕。

嬴政:“剑给我!”

校尉战战兢兢地将腰中剑送出。

嬴政‘呛啷’一声抽出宝剑命令:“跪下!”

校尉背脊发寒,感受到嬴政身上汹汹杀气。

嬴政:“寡人叫你跪下!”

校尉求情:“一切皆是大王仲父的命令,莫要与小的为难!”

嬴政一剑挥去,在校尉脸上割破了一道血口子。

嬴政剑指校尉:“日后,你要记住!你是禁军!只能听命于秦国的大王!只能听命于我!”

校尉:“末将明白!”

嬴政将剑送回剑鞘,别在校尉腰上:“叫他们都跟我来!”

嬴政带着人马,去到刑场,四女已尸首分离!十余小太监正搬运尸体上牛车。

嬴政冷漠:“将他们全杀了!”

校尉一挥手,身后禁军亮剑,将搬运尸体的十余小太监全剁杀。

嬴政心平气和:“赵高在哪?”

校尉:“应在常侍处!”

嬴政赶到常侍处时,赵高已被阉成太监。

嬴政大怒:“校尉!全杀了!”

禁军们冲上去,将在场五六太监刺死。

赵高下身带血从台上翻下,强忍疼痛:“赵高谢大王!”

嬴政带着校尉一路行到禁军休息处门口,命令校尉:“你去将里面所有人叫出来!”

嬴政集来百数禁军,直闯太后寝宫。

太后寝宫外,十数太监张手拦着,为首一太监目中无人:“大王,仲父和太后在里面,若无要事,大王就请回去歇息吧!”

嬴政命令:“拿下!”

禁军上前将太监尽数擒拿,摁倒在地!

吕不韦打开门,吹胡瞪眼朝禁军:“放肆!还不松手!”

禁军们犹豫了!

嬴政:“都摁稳了!谁敢让一个太监跑了!我灭他三族!”

禁军们手里便下死劲,将太监们一个摁在地脸都变了形!

赵姬此时出来,脸色一正:“政儿,休要放肆!你怎敢如此对待你的仲父?要不是你仲父,你能是今日的秦国大王吗?”

嬴政:“我是父王的嫡长子!身上流淌着秦朝最尊贵的赢氏王室血液,不依任何人,我也能做这秦国的大王!和这姓吕的毫无干系!”

嬴政命令:“将这些死太监就地正法!”

吕不韦对禁军:“你们敢!”

吕不韦:“你们要是敢伤他们一根毫毛!我让你们明日皆成阶下囚,不日后刑场问斩!”

禁军们个个为难。

嬴政从旁抽出一剑,将摁在地的太监全皆砍死,挑衅吕不韦:“有种斩我!”

吕不韦一时怒气上涌,不可遏止地扇了嬴政一巴掌:“你这逆子!”

嬴政嘴角被扇出血,嬴政大怒举剑砍向吕不韦,吕不韦闪避后向宫外而逃。

校尉们拉住嬴政:“大王!不要追了!”

嬴政朝吕不韦背影怒吼:“迟早有一日!我定要了你的脑袋!”

赵姬吓得赶紧闭门喘着大气。

门外嬴政声音:“王翦将军在哪?我要见王翦将军!”

夜色静谧。

吕不韦狼狈回到自己府邸,吩咐食客廖宇:“将李斯叫来!”

李斯入来:“丞相脸色为何如此难看?”

吕不韦:“这个嬴政,比我想得更要暴戾难缠。日后,恐怕得要你代我去授课,教大王国君之道。”

李斯:“丞相,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吕不韦摆手:“宫中处了一个假太监,将他变成真太监!现在才从赵姬那得知,那个假太监叫赵高。在赵国邯郸时,和嬴政从小一块长大,正所谓形影不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今日却被老夫撞见,这赵高和嬴政及四女竟锁在房中颠鸾倒凤,淫靡不堪,大失体统!这赵高一个乡下野种,竟敢攀折大王女人,不加以严惩,大王在外又有何颜面可存?!”

李斯:“吕相说得是,只怪大王年纪尚浅,未得吕相苦衷。”

李斯:“那陪侍大王的那两女子呢?”

吕不韦:“被我杀了!”

李斯叹息:“这岂不是得罪了大王?”

吕不韦:“此两女已被赵高玷污,有何颜面再做大王的女人?服侍大王!”

李斯:“事已至此,丞相往后有何打算?”

吕不韦:“嬴政此时怕是视我为眼中钉,肉中刺。比起秦庄襄王,嬴政什么事都敢做出来!近期,我不能再入后宫面见赵姬了。唉,可又怕赵姬深居宫中,倍感寂寞因而怨恨于我。难啊,到底是我愧欠了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李斯计上心头:“我倒有一个主意,只是。”

吕不韦:“但说无纺!”

李斯跪拜在地:“李斯不敢,毕竟这对吕丞相不义。”

吕不韦:“先说说看。”

李斯:“既大王之前有假太监赵高,那太后会不会身边有假太监呢?”

吕不韦大怒:“放肆!”

李斯害怕:“求吕相饶命!”

吕不韦:“日后,你再敢提及此事!莫怪我,不念往昔之恩!”

李斯:“谢丞相宽恕。”

门外突有人高声嚷报:“大王到!”

吕不韦一惊:“嬴政怎么来这?”

嬴政带着王翦五个校尉直入府中,上千禁军候在丞相府外。

李斯跪着转身叩拜:“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眼挑吕不韦,不开口说一句,就这样一直盯着。

吕不韦:“不知大王深夜造访丞相府,有何要事?”

嬴政脸一怒:“你不跪拜寡人,等着寡人跪拜你吗?”

吕不韦:“近日腿脚不灵活,不便向大王行君臣之礼,还请大王体谅。”

嬴政:“王翦!”

王翦:“臣在!”

嬴政:“你去帮他一把,免得丞相下跪时摔倒,我在旁等着!”

嬴政坐在高座上,居高临下望着吕不韦:“你就放心跪,王翦将军不会让你摔倒的!”

场面一阵冰寒。

李斯:“大王!吕相近来身体确实欠佳,还望大王念在吕相劳苦功高的份上,今日特敕吕相不行君臣之礼。”

嬴政朝李斯:“你是个什么东西!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掌嘴!”

校尉上前欲扇李斯,吕不韦:“慢着!”

吕不韦向嬴政跪拜:“大王,臣有罪!”

嬴政:“你何罪之有?”

吕不韦头磕在地:“请大王责罚!”

嬴政:“吕相果然爽人爽语!好!寡人就依你!你无端杀我两女人,今日,寡人亦要杀你两女人!”

吕不韦依旧头磕地:“大王请便。”

嬴政:“王翦?”

王翦命禁军入丞相后院,提来两夫人,就于院中将其脑袋斩落。

次日。

秦王宫朝殿上。

嬴政坐王座,吕不韦坐前方左侧边。

朝中文武权臣与吕不韦议政事。

嬴政闭目。

每到关键处,吕不韦看向嬴政:“大王的意思呢?”

嬴政皆左手往吕不韦处一引:“依仲父裁决。”

下朝后。

嬴政回到书房,却见里头站着李斯。

李斯恭敬礼拜:“李斯见过大王!”

嬴政脸色温怒:“出去!”

李斯脸色尴尬:“是的大王!”

李斯站到了门外。

嬴政吩咐旁边太监:“将门关上。”

太监依言,将李斯关在了外头。

嬴政捧竹简读了一个时辰后:“将门外人带进来。”

太监开了门。

李斯入内朝嬴政行礼:“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你恨我吗?”

李斯心一慌:“臣有恨,又何足虑?。”

嬴政:“先生和吕相是如何逼死我父王的,我可在旁看得一清二楚!每当看见先生这张脸,总是令寡人想起我那可怜的父王,你可有法子消我心中之虑?”

李斯:“羊惧狼犹常在,虎惧狼从未有!大王是虎,李斯是狼,大王怎会将我这李斯放在心上?”

嬴政:“你竟然是来做寡人的老师,那么寡人要考考你!寡人要如何做,才能一日之内,追上宫中那些世子们!换句话说,或者有什么捷径,让寡人一日掌握韩赵楚魏齐燕秦的字,和车轨规矩?”

李斯苦思半晌:“此无捷径可走,还请大王守静笃心。”

嬴政得意笑道:“你真是一个蠢才!待他日寡人率秦国锐士灭掉韩赵楚魏齐燕,不就不用学了吗?!哼!到那时,我看那些自以为是的世子哪来的骄傲,在我面前称博学多才!不过一种学问,换六国语言习俗转换倒腾耳,算什么博学?自欺欺人耳!”

李斯长舒一口气:“大王英明!”

李斯:“还劝大王与吕相交好,若哪时惹怒吕相。吕相托病不上早朝,大王又生疏于政事,导致朝野荒废民间因此受苦,非明君之道也!”

嬴政:“汝所言,吾当知正确,亦我现今所虑。庆幸今日朝堂上还见着吕不韦,为寡人处理朝政。寡人在朝上,可是听得一窍不通,唯默默学习耳。”。

李斯喜道:“请大王信于李斯,最多五年,教大王习会为君之道,理政之能!”

嬴政点头颔首:“请先生切记今日之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