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嬴政咸阳遇巴清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28 06:29:49 字数:3929 阅读进度:13/33

夜。

三五太监们往来照顾病床上的赵高,毕竟被阉。

突然一队太监外面小跑过来,守在门边。

屋里看见来人后,皆落跪磕首:“大王。”

病床上赵高惊出额汗,忍痛起身,却被嬴政小跑过来按下:“不急不急,你先躺下。”

赵高顿时眼泪汪汪:“大王,我对不住你!”

嬴政:“你何来对不住我?”

赵高:“一为吕相说的,攀折了大王的女人。二是让大王与吕相结怨。一切都是我赵高惹的祸,望大王治我罪吧。”

嬴政微微点头:“事发时我还未觉得,是我们的错。事后,我才幡然醒悟。”

嬴政:“毕竟我是秦国的大王,赵高你也不必过多为此事忧心害怕,这点小事我能担得住!”

赵高眼神崇拜看着嬴政:“谢大王。”

秦王宫西边校场。

太监丫头们十余数掌灯小跑着,众星捧月般护着嬴政。上了亭台二楼,居高临下。

只见百数禁军赤博上身,跪在地上,其中还有一位脸上被嬴政以剑划伤的校尉,此刻他们身上血痕淋淋。每一人身后皆站一人将他们鞭策!校场外包围着千数禁军观看。

赤博上身的王翦用粗棍轮打王贲的后背:“大王遇难时,你在哪!”

王翦:“你个懦夫!”

王贲悲吼:“我不是懦夫!”

王翦:“大王去吕相府,所有不值职的禁军都去了,唯独你!”

王翦:“说,你当时在哪?”

王翦对王贲无情棒打。

王贲疼的咬牙切齿:“我在练功房,一直等着大王,从未离去!”

王翦:“胡言乱语!有何证明!”

王贲狠瞪王翦:“你不相信我!就打死我!”

王翦:“最后问你一遍!昨天一整天,你在哪?”

王贲:“在练功房!”

嬴政见此,带人转身离去。

王翦瞟了一眼嬴政离去的身影,向所有禁军们:“记住!你们是禁军!是从百万秦军中,挑选出来最强壮最勇猛的士兵!你们一生,只听命一个人!那就是我们的秦国大王。。。”

次日清晨。

下了早朝,由下人撤去厚重的王冠王衣。

嬴政穿着便服入了书房,李斯正门外候着行礼:“大王。”

两人入了书房。

李斯坐跪在下方,脸色凝重:“大王,近期不可再起战伐。”

嬴政:“朝上吕相,和文武百官皆已达成一致。下月,就是十月后旬,举兵攻打魏国,由蒙骜将军挂帅。蒙骜将军可是常胜将军,几无败绩。”

李斯:“难道大王也想攻打魏国?”

嬴政:“我对打仗之事,现今而言,一窍不通。”

李斯:“大王,若不打魏国,会怎样?”

嬴政:“为何不打?”

李斯:“大王,行军打仗,粮草为先。历代秦王和六国之间的仗可是足足打了二百年!只为守我秦国之疆不被吞并,其中更是劳民伤财。近三十年,秦国才日渐强壮,却是眼高手低,意欲一统六国,报往昔六国欺压之仇!此乃壮士之怒,非社稷之福!”

李斯:“上月吕相,举秦国之兵灭去东周,已耗国粮八成!如今只怕,秦兵还未到达魏国国都,就已饿死途中!”

嬴政:“那依先生之言,当该如何?”

李斯:“歇兵十年,以民生产之机。”

嬴政:“若他国趁机来犯如何?”

李斯:“在这十年期间,大王可派秦国骑兵弓兵,干扰旁国,扰其视听。”

嬴政:“可是吕相手握朝政大权,今日朝上更有寡人授意,此时怕早已迫不及待告于三军,十月后旬攻打魏国!吕相位高权重,定爱惜自身颜面,不肯听劝。”

李斯:“大王欲成之事,又何人敢抯?又有何人能抯?唯大王不愿耳!”

嬴政心下一思量:“寡人不知,先生所言是否一切属实?”

屯粮国库外,禁军开了门,里头宽阔无比,屯粮万担。

嬴政看了一眼:“这粮,不是还有许多吗?”

李斯:“宫中一日食粮三百担,这国库里不过万担左右,最多可食一月多点。现今九月中旬,待到十月中,便可收秦国十六王候上缴的国粮。”

嬴政:“那不刚刚好吗?我们刚把国库里这点粮吃完,王候们就又上缴新粮。”

李斯:“大王当喜是常,更应多感到忧啊?”

李斯:“吕相为何选择十月后旬出兵魏国?”

嬴政:“先生之前所言,行军作战,粮草先行。吕相怕也知是十月中旬有粮到来,故在十月后旬发兵,免得士兵们饿死在去往魏国的路途中。”

李斯:“吕相以发兵魏国之由,劫走秦国全国之兵,举国之粮!大王不该忧吗?”

嬴政:“忧?”

嬴政笑了笑:“难道吕相,欲除我?”

李斯:“大王无兵无粮,犹如鹰无振飞长翅,口无铁嘴食尽国之寄蛆!不过一只任人欺辱宰杀的雏鸡耳!”

嬴政大呼一口气:“我想到宫外瞧瞧。”

正午。

秦国国都咸阳城。

嬴政,李斯两人侨扮成客商于熙熙攘攘的街道中自在逛游。

正值九月酷暑,街上行人赤博挑担,光脚行走之人不计其数,更有地主东家抬轿过市。街边有乞者一家老少盯着嬴政,街上更有乞者托儿带女来往乞讨。

老乞丐蓬头垢面,干瘦如柴,只穿一条勉强蔽体的破烂短裤朝李斯:“大人行行好,施点吧,我们已经五天没吃东西了。”

嬴政:“先生,你带银子了吗?”

李斯:“带了,可是大王,不该给他们。”

嬴政怒吼:“给他们!我命令你!你的银子全给他们!”

街上行人都震惊地停下寻声看望,二楼客人更是不少凑头出来看热闹。

李斯依言,将一袋银子给了那老乞丐手中。

老乞接过,颤抖的手打开布袋失声惊道:“银子!”

街中一片哗然,二十余人涌上推倒老乞,抢走银子。

待人走后,老乞已被踩踏而亡,一家老小围着哭泣。

嬴政吓得心惊肉跳。

就当此时,一队车马走过,车轿美人与嬴政四目相对。

美人暗自摇头,拉下遮纱,轿走人去。

嬴政心脏狂跳不已,望得目不转睛。

李斯:“大王,我们该回去了!”

嬴政双腿不听使唤,跟随美人车轿而往,跟随到了郊外。

美人队伍中叫古直的教头附在轿外:“当家的,我们被人跟了。”

轿里头:“是练家子吗?”

古直教头:“听脚步和呼吸,应是常人。”

轿里头:“有多少人?”

古直教头:“一个大人,还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

轿里头:“前面有个茶水摊,我们那歇歇吧!”

古直教头离轿命令:“前面茶水摊停!”

到了茶水摊。

轿内人下来,由两丫头服侍入了茶水摊,护卫们将摊里人尽皆驱赶出去。

嬴政和李斯伏在路边草丛观看,突然后面来人,将嬴政李斯擒拿。

古直教头大声质问:“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

‘呛啷'一声,古直教头刀架李斯脖子上:“说,你们跟着我们当家的授谁指使?有何目的?”

嬴政:“放开我!我是秦国的大王!”

古直教头冷笑:“秦国大王?何时变成了你一个黄毛小子?”

那边美人丫头发话:“古直教头,当家的让你将他们带过来。”

古直教头威胁:“你们两都给我老实点,要是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或敢顶撞我们当家的,必取了你们性命!听到没有?”

李斯:“壮士请放心,我们之间毫无仇怨,更不相识,我们即刻便走!”

古直教头刀架李斯脖上一压:“现在想走!晚了!当家的要见你们!”

古直教头向前方护卫:“将他们身上衣服扒下来!暗器毒药都搜出来!”

护卫依言扒下嬴政,李斯两人外衣,更搜全身。

护卫:“禀教头,他们身上并无发现暗器毒药!”

古直教头:“带过来!”

嬴政,李斯被带进茶水摊,见着了里面之人。

美人看了一眼李斯,就打量着低头害羞的嬴政:“你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嬴政犹豫再三后,抬头羞红的脸望着眼前美人。

美人:“你不是那位,刚刚在咸阳城,施钱于乞者的人吗?”

嬴政:“哦。”

美人身上韵味非常,三十年纪模样,多是嫁作人家。

李斯朝美人恭敬礼拜:“夫人怕不是咸阳中人吧。”

美人:“你是如何知晓?”

李斯:“咸阳城中有身份有地位的大户人家,我皆认识,故尔知夫人不是咸阳中人。”

美人:“的确,我不是咸阳中人,却是与咸阳有莫大的缘份,我乃益阳中人。居所地名有阳,心中亦有阳。”

美人:“你是谁?”

李斯:“不才李斯。”

美人惊道:“难道你就是法家著名人物李斯?号称上知天文下晓地理,知阴阳变数,晓晦深天机。与韩非子并称为法家二雄的李斯!”

李斯不悦道:“友人在外多夸誉,李斯到底一介布衣耳!如今夫人也是亲眼目睹,李斯不过一个粗鄙之体,谈不上著名二字。只不过,在以法治国的理念上,无人敢于我比肩齐首耳!”

美人恭敬拜道:“乡下寡妇巴清,见过李大人。”

李斯眼睛一缩:“你就是炼砂取金的益阳首富巴清?”

巴清笑道:“李大人见笑了,想不到我一介弱女乡妇之名能入先生之耳。”

李斯和巴清不约而同注意到了嬴政,一时尴尬。

巴清问向嬴政:“你是?”

嬴政:“你是寡妇?你老公死了吗?”

巴清脸色一白:“嗯。”

嬴政:“我要娶你为秦国的王后!寡人喜欢你!”

李斯提醒道:“大王,巴清可是曾拒信淮候的忠贞洁妇。”

嬴政盯着巴清:“但也不能说明,你会拒绝寡人是吧。”

巴清脸色愧红:“大王何故跟我讲此笑话,你才多大?”

嬴政眉头一皱:“你是不是嫌弃我年纪小?”

巴清:“大王何故与我一介草民为难?”

嬴政受挫:“既如此,我们走。”

巴清眼见嬴政背影渐行渐远。

古直教头:“当家的,你何故信一黄毛小子胡话,称他为大王?”

巴清:“我看他倒有几分大王的气魄。”

古直教头:“他若是秦国大王,我就是他的天王老子!我们入咸阳半月,不知托了多少关系,仍未见着大王。岂料今日离开咸阳,倒见着了一个假大王!这该死的老天,倒是挺会捉弄人的!”。

巴清:“真的也好,假的也罢,也算不虚此行,见着一个大王了。”

护卫起轿,抬巴清回益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