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嬴政面三军 《吕氏春秋》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28 06:29:50 字数:2927 阅读进度:14/33

次日清晨。

文武百官朝圣。

此时。

吕不韦询问:“大王的意思呢?”

嬴政缓缓睁开眉目,看了一眼吕不韦:“一切依仲父裁决。”

吕不韦点头明意,向朝中:“不知粟部有何要呈?”

朝下粟吏站出:“回吕相,大王。各路王候正加紧领地上的督粮征收工作,相信月末便能将粮草清点完毕。各诸侯依令十月初发粮,十月中旬便能纳入国库。粮草方面,粟部能保证不会出现问题,更不会影响吕相十月下旬发兵魏国,为我大秦再拓疆域!”

吕不韦:“粟部辛苦了,有你这句话,我及大秦所有将士都要谢谢你!”

粟吏:“臣不敢!”

粟吏归列。

吕不韦:“朝中可还有何事要奏?”

冷场良久。

吕不韦:“既无事,当退早朝,诸位卿家。。。”

嬴政声音加大:“寡人有一道旨意要下!”

吕不韦眉头一皱,建议:“大王,不妨先说出来,朝中文武一同商量,均衡利益,再下旨意。”

嬴政起身离座,面朝臣子:“寡人的旨意是。。。”

嬴政抬手指挥朝臣,脸怒:“大王旨意,臣当跪听!”

朝臣陆续下跪。

嬴政:“寡人的旨意便是:放弃攻打魏国,以民生产之机,息战十年!”

朝中一片面面相觑,最后皆看向吕相。

嬴政面对吕不韦:“仲父,现集结三军!寡人意要当众宣旨!”

吕不韦:“大王身入军中,得穿王甲。如今宫中,还未为大王缝制战甲。大王此时不宜见三军。。。”

嬴政朝殿外:“王翦?”

禁军殿外涌入,朝臣一片惊慌。

禁军放了一堆素衣在殿上。

吕不韦惊起,怒向王翦:“王翦!好大的胆子!你这郎中令,还想不想当了?如此失了规矩,冲撞朝中文武大臣!给我下去!”

王翦无动于衷。

吕不韦:“王翦!听到没有!”

嬴政:“吕相息怒。”

嬴政双手一摊,左右太监上来,为嬴政摘去王冠王衣,露出一袭白色素衣。

嬴政面带笑容:“各位秦国的大忠卿家,随寡人一同换去身上衣,穿素衣。”

朝下臣依言换衣。

吕不韦质问嬴政:“嬴政,你到底想干嘛!”

嬴政从下人手中接过一条皮鞭,递给吕不韦:“仲父,随寡人同去面前三军!由你为寡人驱车!”

咸阳城外。

号角声连营,鼓声翻飞高岭响彻苍穹!

百马往来奔袭溜烟:“集合!”

弓兵万数,剑兵万数,弩兵万数,攻城车五十架,戈兵戟兵万数,骑兵万数列成块块方阵,约计三十万秦军将士,个个严阵以待!

远方一骑兵挥旗奔来:“大王十里外!”

大秦将士们皆看向同一处,屏住呼吸。

时至正午,烈阳暴晒,将士们口干舌燥,却感春风扑面。

又一飞骑奔报:“大王五里外!”

片刻。

又一飞骑奔报:“大王三里外!”

远方山后尘烟漫漫。

飞骑领先而来:“大王二里外!”

又飞骑紧报而来:“大王一里外!”

在三十万秦军将士注视下,远方尘烟处王旗蔽天,马蹄声如雷。

吕不韦穿白衣亲驾王车,拉着白衣嬴政,率领千数禁军,及朝中素衣臣子奔向军营!

吕不韦意气风发:“驾!驾!”

禁军人人骑马持王旗,王旗迎风烈烈啪响!

王翦王贲紧随嬴政车马后!

蒙骜将军:“跪!”

三十万数秦军齐声跪地:“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连十余遍:“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马车驶到军营,缓下速度改为闲步慢行。

马车上的白衣嬴政被三十万秦军万众瞩目。

嬴政很是享受这种万众期待的感觉,脸上神采飞扬!

秦军将士们依旧:“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蒙骜率蒙恬等十数将军迎上,跪拜:“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起来吧!”

蒙骜等将军起:“谢大王!”

嬴政命令:“仲父!”

吕不韦向后关心:“大王扶稳了。”

嬴政:“走吧。”

吕不韦一提马缰:“驾!”

蒙骜眼中一惊,脚下一急,为吕不韦嬴政马车牵马!

万众瞩目下,嬴政率千数持王旗禁军,素衣文武百官,各位将军,中郎将行到军列正中位置!

嬴政站马车上顶天立地:“诸位秦国将士,辛苦了!起来吧!”

蒙骜将军:“起!”

三十万秦军将士起立。

嬴政扯着嗓子:“今天!我!寡人!嬴政!秦国的大王!你们的大王!到这儿来!为你们传达一个旨意!”

嬴政:“你们也都看到了!寡人!吕相!朝中文武!都没穿行军作战的盔甲!为什么!因为!寡人决定!放弃攻打魏国!等候时机!等候大王的命令!”

嬴政:“时机成熟之日!嬴政!带领你们所有人,扫平六国!让你们个个光宗耀祖回乡见妻儿!”

军中将士个个聆听着。

嬴政:“我嬴政!从小在邯郸长大!一介草民!你们的苦我感同深受!你们的愿望!就是我嬴政的愿望!我嬴政的愿望就是秦国的愿望!我们共同的愿望是!天下一统!以秦为尊!称秦为王!”

嬴政:“仗!是一定要打!但我嬴政!只打胜仗!不胜的仗!我们没有必要硬要去打!白送性命!不值得!”

片刻沉寂。

蒙骜大吼:“大王威武!秦国必胜!”

三十万秦军异口同声:“大王威武!秦国必胜!”

一月后。

吕相府狂揽天下志士,百人于院中提笔书写,往来对校。

李斯和吕不韦院中同行。

李斯:“吕相揽招各国志士,意欲为何?”

吕不韦:“大王不是听了你的主意,要息战十年吗?这十年里,大王该多寂寞。我这仲父,当分解大王之忧。集各国人才,书各国趣事,书写一本《吕氏春秋》,以长大王见闻。同时,也为大王解乏不是?”

李斯:“吕相实乃大王第一贵人!”

吕不韦:“李斯当如我,一心为大王,何愁秦国出不了一个一统天下的明主!”

吕不韦:“我告诉你,李斯!大王可是千古难得的作大王的好苗子!你可别把他教废了!”

李斯惊跪在地:“李斯当一心一意扶佐大王!不敢二心!”

吕不韦:“起来吧!”

李斯起。

吕不韦小声附耳:“还有,多在大王面前暗示,我欲除掉他。”

李斯:“这样虽利大王提高警惕,独思慎虑。可,吕相就无端受冤,无辜受大王憎恨!”

吕不韦坦率:“这都是小事,不打紧。为君者,当晓君王之道!君者,义之主,恶之王!”

吕不韦:“君不行义,朝里上下难一心。君不为恶,震摄不住异心窃国者!”

李斯:“明日,我将吕相所说君王之道,一字不落授于大王。”

吕不韦:“你办事,我放心。对了,太后。。。她那边怎么样了?”

李斯犹如火烧眉毛:“吕相,你还是去看看吧!”

吕不韦:“那嬴政?”

李斯:“我来支开大王。”

夜。

吕不韦夜入太后寝宫,那儿早已乱作一团,赵姬头发散乱,当着吕不韦面摔碗掷杯:“你还记得有我!”

赵姬:“我在你心里不就早当死了吗?”

吕不韦愧疚:“赵姬,现在大家不都如愿以偿了吗?我为秦国仲父,嬴政为秦国大王,你为秦国太后,你还有什么不如意的事?”

赵姬:“你倒是揣着明白作糊涂!这太后谁要当谁去当好了!当太后有什么意思!吃穿不愁,可是我寂寞怎么办!你们男人好名利,为此感到快乐!可我只是一个女人!我不喜爱名利,你懂吗?”

赵姬如虎狼一般将吕不韦扯去床上,怒解吕不韦衣裳。。

吕不韦发出重重叹息声。

门外丫头太监会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