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郑国献计开渠 一字千金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4-30 20:24:32 字数:3279 阅读进度:16/33

次日。

秦王宫,文武百官朝圣。

吕不韦坐嬴政侧前方。

门口太监报:“韩国使者,郑国进见!”

一位三十年纪,下巴留须穿韩国官服的郑国捧竹册进至殿中下跪:“吕相千岁,秦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吕不韦:“起来吧。”

郑国:“谢吕相,谢秦王。”

郑国起身后道:“奉我王之命,愿与秦国永结盟心,为表我王诚意。献此礼单一份,望吕相秦王过目。”

太监接过郑国手上竹册,呈于吕相,吕相当众拆阅。

郑国:“我王派郑国使秦,不但献礼竹册上书所提当地土产,另有一扶秦于强盛的利国利民之大计,要献于吕相,献于秦王,献于秦国!”

吕相将竹册合上:“韩王献来何计?”

郑国:“秦虽兵力强盛,大有一统天下,横扫六国之势。却因国土常年干旱,土地贫瘠,粮产收益颇微。纵使秦军能百战百胜,所向无前,他日必因粮草短缺而引发兵乱。秦将士以命相搏所征他国之土必皆如数吐出,还于各国。真若待那时,秦国出征将士无还,国城无精兵把守,秦必被其余六国分瓜吞并!”

吕不韦怒掷竹册于殿下:“大胆郑国!你一个食韩国之俸禄者,竟敢入秦诅咒我国!妄议我秦国一统天下的百年大计!”

吕不韦:“禁军!”

嬴政:“慢!”

吕不韦:“大王,这郑国可是韩王派来的使者,一切利益皆以韩国出发,何来利益于秦?”

嬴政看向郑国:“前此时候,寡人与李斯微服出宫,见着国都咸阳竟有行乞之人,人数过千。秦国王城尚如此,何况他地?不知郑国义士,有何良计,助我大秦?”

郑国:“郑国斗胆问秦王!秦国之地南边较北边富裕为何?”

嬴政:“为何?”

郑国:“民依河建乡,庄稼土壤饮水而肥沃,此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秦国以南之所富饶,因靠黄河。秦国以北之所干旱贫瘠,无有人居,唯无河流耳!不知秦王认同否?”

嬴政扫望了一眼殿中大臣:“各位文臣武将,请告诉寡人,我秦国以北真如郑国所言,无河流?”

殿中臣面面相觑,吕不韦:“回大王,秦国以北无河!”

嬴政问吕不韦:“秦之北占我秦地多少?”

吕不韦:“三分之一左右。”

嬴政看向郑国:“正如郑国义士所料,我秦国以北无河流!不知义士可有良策?”

郑国:“韩王派郑国使秦,正为秦王解此秦国大忧。”

郑国从怀中取出一张羊皮:“此乃秦国地图,请大王过目!”

太监接过呈于嬴政桌上。

郑国:“吾计是。因秦地西高东低,再根据水往低处流的特点。引西边泾河,往东横跨300里开渠,注入洛河,此渠若成,将灌溉周边良田四万倾!荒地变肥田,又可安置秦民千万户!”

嬴政大喜:“一切皆依义士所言!汝为督河总指挥,所需一切资源任尔调用!”

嬴政从怀中取出王令:“王令拿去!”

太监拾王令,呈于郑国前。

郑国一时惘然:“秦王何故轻信于郑国?郑国可是韩王所派!”

嬴政:“天下黎民,上至王子,下至庶民,皆是父母恩养。喜事同喜,怒事皆怒,哀事皆哀,乐事皆乐,无有差别。情绪悲欢,感同深受!”

嬴政:“我秦国人口的三分之一的幸福安乐,就全依赖义士之计了!”

郑国眼眶含泪:“既是天下民众与秦王感同深受,秦王何故使兵征略他国之土。令民深陷战火流离失亡中?!”

嬴政:“周分七国,互为战伐二百余年,平民有何一日安稳?”

郑国:“只要秦不起兵吞并,天下则安然矣!”

嬴政:“非也!一切战祸非国君之愿!是民之所愿!七国所处地利分别,庄稼物资收获不均。好比,赵羡齐有牛,齐妒魏有橘,魏怨燕暴殄水产,燕恨魏稻米之香不轻施。如此等等,互为所羡,彼此争夺。”

嬴政:“若有朝一日,一统天下,七国并秦,恢复往昔周朝之盛。七国再无边界隔离,商贸交易自如,挪盈补亏,民便无所缺,岂不是天下太平?!”

郑国:“周分七国之后,不少国君皆立一统天下之愿,可又何人能实现耳!不过殃及无辜黎民,国君逞一时痛快耳!”

嬴政怒哼一声:“往昔七国国君皆酒囊饭袋!焉敢于寡人相比较耳!若寡人有生之年不能一统天下,愿割项上人头供义士盛烛掌灯之用!”

正午。

吕相府。

吕不韦和李斯紧闭房门。

吕不韦叹气:“大王不再是赵国邯郸那个无知小儿了,今朝堂之上,大王可谓字字铿锵,掷地有声,自信坦荡,颇具王范。”

李斯喜道:“这不是吕相一直期望的结果吗?”

吕不韦:“有喜亦是忧啊!”

吕不韦房中来回度步,左右思量了许久:“李斯。”

李斯:“吕相但凭吩咐。”

吕不韦双手一拍,门外进来一个身材魁武,脸上长须的男子,嫪毐!

李斯:“这是?”

吕不韦再一拍掌。

嫪毐解裤露下体,李斯惊呼:“世间竟有如此壮根之物!”

吕不韦:“你帮他安排在太后身边。”

吕不韦面向嫪毐:“等下帮你好好打扮打扮,送于宫中服侍太后。另外,把胡子都给拔了!千万不要让人发现你是个假太监,否则,你就会便成真太监!”

嫪毐恭敬:“嫪毐紧记吕相教诲!”

吕不韦威胁:“若敢有任何令太后不悦的地方。。。”

嫪毐下跪:“吕相可随时斩嫪毐头颅!”

吕不韦:“带下去吧。”

李斯带嫪毐退到门口,吕不韦再叮嘱:“嫪毐!千万记住!一定要小心提妨着大王,不要与他相见,否则,谁也救不了你!”

嫪毐:“谢吕相忠告!”

次日。

大王军队从咸阳出,至洛河,再沿郑国开渠之路西行走一遍,半月后,行到泾河,大风刮沙,旌旗烈烈作响。

嬴政望着无边沙土荒漠,眼眶含泪:“这一路,地荒沙漠,何人蠢至居于此?!此渠当开,势在必行!”

嬴政命令:“此渠今日便动工!”

郑国:“郑国得大王令!”

嬴政:“何时可峻工?”

郑国:“若大王能集结30万人民劳力,最快十年,最晚十五年,可峻工。”

嬴政:“时间苍冉飞逝,最是留不住。此渠早峻工一日,人民便早一日享福。郑国呀,你当明白,或许,你一辈子都会留在秦国,回不到韩国了。左右邻舍皆是秦人,那时你也将是秦人。。。不要辜负了他们,不要辜负了寡人。”

郑国想了想,低声:“郑国明白。”

半月后。

嬴政的王军回到秦王宫。

日。正午。

练功房。

嬴政和王贲光脚赤博对练摔跤。

半个时辰后。

王贲气喘吁吁为坐在地上的嬴政以衣擦汗。

嬴政手捧竹册看了起来。

王贲:“大王,你读的是什么?”

嬴政:“是吕不韦献给寡人的《吕氏春秋》,目前还未完本。其中记载了各国里著名的典故和一些乡间有趣的事。”

嬴政:“等我读完了,借给你读读。”

王贲一边为嬴政擦汗一边谢道:“大王的书,臣不能越阶目读。”

嬴政:“这么好的书,理应分享给天下读书人!”

下午。

李斯急冲冲进了吕相府。

吕不韦一阵惊疑:“什么?大王口谕!让我这《吕氏春秋》,分享于天下?”

李斯:“千真万确!午膳期间,大王亲授于李斯的口谕,就是让吕相广宣《吕氏春秋》,以长平民见识。”

吕不韦欢喜雀跃:“那就按大王的办!”

李斯却是眉头一皱:“世间不少文人喜爱跟风仿作,混水摸鱼,盗取名利。更有自命不凡者,批经判贤,吕相不得不做打算!”

吕不韦:“你有何妙计?”

李斯:“来此路上,李斯已为丞相想好计策!”

市民坊间,各大酒楼。

《吕氏春秋》如帘席屏风垂挂,一连十数册,往来观摩之人络绎不绝。

《吕氏春秋》旁书一红联:若有文才超群能改其中一字者,千金拾去!

红联下方木箱放置闪闪千两黄金,旁竟无一士兵或下人门客照看。

一书生自信地伸手去拿千金:“我不但能改其中一字,三字亦可!”。

却被同伴止住:“你可知这《吕氏春秋》何人书写?那可都是当朝丞相吕不韦从各国花大价请来的各国名士!你如今改了一字,岂不是摔了笔者的衣食饭碗?又间接打了吕相的脸面!明面上说是千金改一字,实则千金买你项上人头!千金断天下人动《吕氏春秋》之心啊!试问世上,哪有一字抵千金?吕相蠢否?各国名士愚否?莫自作聪明,枉送了性命!”

书生惊汗:“幸于大兄给我这当头棒喝,否则小弟已身首异处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