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孔子不入秦 郑国不良目的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5-07 04:30:23 字数:2927 阅读进度:17/33

傍晚。

年纪六十的孔子及四十年纪的弟子子路,师徒两被魏兵驱赶至秦魏边界处。

两人伴一破马车,犹显狼狈。

子路口干舌燥:“老师,既然魏王不欢迎我们,要不我们去秦国吧?老师,您可还记得,您之前收的一个弟子,燕迁?上两月燕迁书信中提及,说他如今已拜为秦国丞相的客卿。秦国丞相还大赞燕迁,也就是老师的思想主张,礼仁圣道。魏王智略短浅,要不老师,我们面见秦王?”

孔子叹息道:“天色已晚,明早再去,今晚先在这歇息吧。”

夜宿荒野,以车为房。

孔子入梦。

梦中。

阳光明媚,子路意气风发驱马入秦门,忽遇路中央一年纪十三岁的小孩以石垒城墙,挡了去路。

他们不识这小孩就是嬴政!

子路勒停马:“小孩!滚一边去,不要在路中央玩耍,你不知在这玩有多危险!走!”

孔子在车内:“子路,何故停下?”

子路:“老师,前面有小孩路中垒城墙,挡住了去路。”

孔子下车,见眼前小孩衣裳破败,又见之地上垒的城墙。

孔子笑道:“小儿,为何路中垒城墙,挡我去路?”

嬴政城墙垒好,起身面对孔子和子路:“你们是什么人?”

子路:“这是我家老师,仲尼。七国中有三国王拜老师为师,国王们无不尊师儒说,夸赞称绝。”

嬴政:“哦,这么一说,我知道,你就是别人说的孔子吧。”

孔子微笑点头:“既识我,还不让去?!误我面见秦王,天下黎民失我主张庇护,皆因你之过!”

嬴政:“我就是秦王嬴政!”

孔子打量了一番穿着破烂的嬴政:“你身穿补丁脏旧衣,王不像王,年幼无知何敢称秦王?休要胡说!”

嬴政一笑:“仲尼先生,你难道不知,此刻你我皆在梦中吗?!尔何以一言判我不是秦王嬴政?”

孔子大怒:“简直荒谬!”

孔子上车后道:“入秦!”

子路一脚踢崩了嬴政垒的城墙。

嬴政讽刺道:“自古皆是车绕城墙走,而从未见拆城墙便车马进的道理!城墙崩溃,外敌侵袭,鬼哭狼嚎,妻离子散,皆是你之过!汝贵为三国之师,拆护国城墙,能保三国民安否?”

孔子惊醒在半夜!

夜蛙鸣叫,星辰耀耀,子路正车边替孔子抓蚊子。

子路:“老师,您作恶梦了?”

孔子想及梦中场景:“子路,为师问你,你可知现今秦王多大年纪?”

子路:“今年六月,秦王登基,任吕不韦为仲父,把持朝政。所以,秦王应未加冠,是个十三四大的小孩吧。”

孔子一阵惶恐:“我们不入秦了。”

子路:“为什么?”

孔子将梦中之事,从头到尾跟子路说了一遍。

子路笑道:“不就一个梦,老师何故在意?”

孔子叹道:“方才梦中,那小孩也告之我和他皆在梦中,而为师却未能识破。”

子路:“那小孩自称是秦王嬴政?何故穿着一身破衣面见老师?如果是秦王,理应沐浴更衣,身穿威服,行大王仪,盛待老师!”

孔子点头赞同。

子路劝道:“老师,既已到秦国,老师就见见秦王吧。。。就算为天下苍生的幸福安乐,老师就答应子路,为秦王广说儒家礼仁之道吧。”

子路见孔子为难:“老师,不过一梦耳,何必挂忧?”

孔子:“梦中所见,犹是鬼神作怪,吾当心存敬畏!”

次日。

子路驱车入秦国,车内孔子看似很受煎熬,梦中场景历历在目。

秦国国门就在不远处之时。

孔子:“子路!停下!”

子路:“前面就是秦国的城门了,老师何故唤子路停下?”

孔子:“秦灭周礼,已无礼可言,而今吾去,自取其辱。”

子路为难:“老师?”

孔子:“二百年前,周分七国,秦国最弱,地处蛮夷,衣食难继,野蛮杀伐,不断侵略他国领地。五月前,秦灭东周,得富饶之地,更壮秦土。如今秦国领土,超越韩赵魏燕四国,与齐国相当,较楚国示弱,正是兵强士锐之时。”

孔子:“秦灭东周,得大利益。吾今此去宣我儒道,犹如夺小儿口含甜糖,必受怨恨追打。。。秦东征韩赵魏三国数年,与之结恶交,果要劝秦王拆城墙听吾说?国国互敬友爱,民相亲一家无结蒂?如今秦国形势,难服吾之正见!我若执意向往,必受秦王刀剑相戳。”

子路:“老师字字珠玑真理,为天下黎民请愿,正所谓良药苦口。。。”

孔子微怒:“莫要多言!你好掉转方向,我们当速速离去!”

子路不舍。

孔子骂道:“子路听劝!口舌虽利,能利过刀剑耳?道德至诚,能与饥寒者论盗耳?!”

子路听此掉转马车,驶别秦国。

秦王宫。

水池。

嬴政和王贲光着身子,只着短裤在水池中游泳嬉闹。

门口太监进来,细声道:“大王,李斯求见。”

嬴政:“让他进来。”

太监出去。

李斯入到水池旁,看着水池中自在仰泳的嬴政恭敬不语。

嬴政仰泳了片刻,立在水中,露出肩头以上部位,望着李斯:“先生,你不热吗?下来凉快凉快!”

李斯尴尬:“大王,我有要事禀报。”

王贲游到嬴政旁为其按摩。

嬴政:“仲父知道吗?”

李斯:“已向吕相禀呈过。”

嬴政:“是什么事?”

李斯:“此事关于韩国来的郑国,也就是大王一月前,命沟通泾水和洛水的主事督河总指挥郑国。有暗探从韩国那边得来消息,说这郑国虽是韩国一流的水利工程巨匠,为秦开渠却是抱着垮秦社稷的目地,亦是授了韩王的旨意!”

嬴政和王贲相继潜入池底,到李斯前钻出。

嬴政拾池边的糕点分于李斯和王贲吃。

三人吃了一会儿糕点。

李斯夸赞:“这糕点味儿真好。”

嬴政:“这是从东周掳来的御厨做的,叫顾真。他们祖祖辈辈都是宫中御厨,共服侍过八代东周王呢。做的点心可好吃了。”

李斯:“秦地贫瘠干旱,冬寒夏暑,如处水深火热。幸得吕相灭了东周,得一富饶之地,东周的特产鲜果和制糕点技术等才得已流通秦国各处。”

嬴政看着手中糕点:“它流通到了秦王宫,到是千真万确,怎样让它在整个秦国流通呢?”

李斯:“大王可命那叫顾真的御厨,教会宫中百位厨子,学成后分于秦国各地,开铺售卖即可流传此项糕点技术。”

嬴政朝外喊:“来人!笔墨侍候!”

一太监进来,捧来笔墨竹简。

嬴政当即书写,完毕,盖上王印,吩咐:“速传我命,送于御膳房顾真!”

太监领旨拜去。

李斯很是赞赏嬴政:“大王做事真是雷厉风行啊!”

嬴政:“善若早行一日,民便弃恶一日。”

李斯:“那这郑国?”

嬴政:“先说说,韩王给郑国的旨意目的是什么?”

李斯:“以在秦开渠为由,大兴水利,空耗民资,激起民怨。甚至,在渠中渗入烂泥沙土,将来春来河水侵灌,堤溃水淹。使秦内乱,无瑕分心一统天下。”

嬴政十分冷静:“仲父的意思呢?”

李斯眼神一狠:“杀!”

嬴政:“那你的意思呢?”

李斯:“臣亦主张,杀!”

嬴政:“开渠之路,上月我去过,人迹荒芜。”

赢政:“此渠必凿!”

嬴政:“若杀了郑国,可还有人可替之?”

李斯:“若张王榜告天下,重金相求,必有勇士而来,成可替之人!”

嬴政:“非秦者非有异心,先生和仲父皆非秦人,对秦国对我不是很忠心吗?”。

李斯背后惊出冷汗:“大王说的是。”

嬴政眼神坚定当众宣布:“明日,我们就微服出宫,去瞧瞧这个郑国,看他是留还是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