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樊於期的追求 巴清见嬴政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5-18 07:28:54 字数:4378 阅读进度:21/33

晴,上午。

美人寡妇巴清一行人被守门都尉樊於期拦在外面。

樊於期瞬间被巴清姿色打动:“你们是何人?”

巴清礼貌笑道:“寡妇巴清,益阳人士,有事求见大王,还望通报一声。”

巴清这一笑,便让樊於期如沐春风。

樊於期:“众所周知,大王今天上午于高台不慎坠落,现今这离宫内已经忙乱一团。恐怕大王近几日都不会召见任何人。。。不知,你现今寄住在何处?等大王身体有所好转,我便把大王的消息告诉于你。”

巴清:“谢将军好意,敢问将军姓名。”

樊於期骄傲地说:“在下是守卫这离宫的都尉!在我手下办事的校尉有二十三位,里长九十六位,伍长三百二十一位,舍长七百五十七位,掌管士兵三万六千余!”

樊於期自白:“在下而今二十有六,虽当上了这小小都尉,却无女子欣赏在下,至今还是光棍一个,并无婚配。”

巴清客气道:“都尉一表人才,上天当会给将军留个好姻缘。”

樊於期盯着巴清:“你我不惜万里相逢,或许冥冥之中已经注定,我的姻缘就是你!”

在巴清旁的古直冷哼一声,极为不悦。

樊於期问:“这位壮士是?”

巴清:“这是我的阿弟,都尉莫要见怪。”

樊於期这才放松:“原来是阿弟。”

樊於期:“现我执勤卫岗,不便交谈。你把你的地址给我,一有消息,我就告诉你!”

巴清:“那有劳将军了,我们就住在城东的香料酒家。”

樊於期:“几号房?”

巴清:“整座酒楼都是。”

樊於期惊讶:“你们包了整一座酒家?”

巴清含笑拜谢:“巴清在香料酒家,静候樊都尉的佳音。”

五日后,傍晚。

香料酒家门口。

巴清微笑送别樊於期:“天色已晚,恕不远送,樊都尉慢走。”

樊於期依依不舍:“清,你就回去吧,入夜城中不安全。明日我再来看你。”

樊於期骑马领着一队人马走后。

巴清回到二楼房中。

教头古直,还有婢女舒紫,坊晶在场。

教头古直怒道:“一连五日,这樊都尉借有大王消息,便死皮赖脸在这儿从早呆到晚。恐怕他的脑子里早就对东家动了龌龊之心,恐怕欲攀枝东家!东家不可不妨啊!”

巴清:“打从第一眼开始,我便知樊都尉的心思。只是这里是雍城,并非在益阳。如今我们身居他人势力地盘,遇事遇人都要礼让三分,免得伤了和气。”

婢女舒紫气愤:“坐拥十三城的信淮候,东家都瞧不上正眼,还当众拒了信淮候的婚聘。如今,一个小小都尉反倒这般厚颜无耻,不自量力来亲近东家,这樊都尉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婢女坊晶语气冲:“樊都尉就是见着东家长得好看,起了色心,又见东家年轻,多半以为东家是没见过世面的女子,这才如此胆大妄为。”

巴清奇怪:“你们为何如此不看好樊都尉?”

婢女舒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不假。可他也不能仗着都尉公职之便蚂蟥一样缠着东家呀!太令人厌恶了,感觉我们就像被他囚禁控制监视一般!不自在!”

教头古直:“我看樊於期的目的不简单,以他一个都尉之职,相信很快便在一日内知道东家是益阳首富的事实。所以,这樊於期亲近东家是要财色皆收,和平日里那些登徒浪子并无区别!”

巴清笑道:“贪财名利,常人皆有。。。”

婢女舒紫惊讶:“啊?不是吧!东家的品味。。。”

婢女坊晶:“东家,你不会看上这樊於期了吧?”

巴清故意:“怎么,樊都尉不好吗?”

教头古直:“这樊於期是我见过所有追求东家人里头,算得上是有修养的一个,可谓文武双全。只是,他配不起东家!”

巴清:“为何?”

教头古直:“文武双全不止只有这樊於期,之前被东家所拒的信淮候何尝不是一个文武双全之人!无论身份地位,还是心胸气度,信淮候都是让这樊於期望尘莫及!”

古直:“换作常人提婚被拒,让他在亲朋好友面前丢尽颜面,此等耻辱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承受!可是,信淮候他却独自承受下来了,并在往后日子不见有刁难东家的地方。”

教头古直:“普天之下,我认为只有信淮候能配得上东家!”

婢女坊晶:“喂!古大木头!你的意思是让东家吃回头草咯?”

教头古直:“哪有哪有!”

巴清:“好了,大家都别争论了。往昔夫君在时待我不薄,家父家母一直待我如亲生女儿,更将其家族丹砂产业出于信任交于我。对于他们对我的寄望和信任,我这一辈子不再嫁人了。”

次日。

香料酒家门口。

樊於期:“什么?你们东家不在?去哪了?”

小厮:“一大早说去见大王了。”

樊於期:“是谁带她去见的大王?”

小厮:“我不知道。”

樊於期领着一小队亲信人马,策马加鞭赶回离宫。

樊於期下马问守卫:“今早有没有一个女子入宫?”

守卫:“没有!”

樊於期:“真的没有?那有没有什么人早上从这门进去?”

守卫记起:“今儿早上就只有李斯大人的车马入内。。。不过,李大人是带了四个陌生人进去,有一个美女妇人,两个婢女一个护卫的模样人进去!”

樊於期越想越气愤:“你怎么能让她们进去?”

守卫喊冤:“李大人的车马咱也不敢拦呀!”

樊於期对守卫就是几个大耳光:“都听好了!没有本都尉的准许,不要让任何人进去!万一进去的是个刺客伤到大王怎么办!你负得了责吗?还不是我替你们背黑锅!”

守卫:“是是!樊都尉教训的是!”

离宫。

玄宫中。

嬴政坐高座,李斯殿中坐左侧。

巴清坐右侧,古直,婢女舒紫,坊晶每人手捧一宝盒站巴清身后。

巴清眼焕神采,盯着嬴政:“大王,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嬴政望着巴清:“我当然记得,你是那位寡妇巴清!”

嬴政指着古直:“这个家伙,当时还把寡人和李斯的衣服当场刮了去!”

巴清笑道:“还请大王明察包涵,那日,我们并不识得是大王,才有那日的无礼之举。”

巴清赔礼:“不知,大王欲要寡妇巴清做些什么补偿?以宽慰大王。”

嬴政大手一挥:“过去的事都让它过去,我也不是一个爱斤斤计较的人。”

嬴政:“对了,你们今日求见于我,有何事?”

巴清微微举手,古直便将手中宝盒置于巴清桌上。

巴清打开宝盒,露出一堆红色丹砂:“先祖得一丹穴,提练丹砂,凭此发迹,从此人中显赫。”

巴清:“大王请看,这就是丹砂!”

嬴政离高座,前往巴清处。

巴清惶恐起身,欠着身子。

嬴政:“不必多礼。”

嬴政端起盒中丹砂:“这有何用?”

巴清:“兑水可成红墨,书写批文,红墨浸透入竹,十年内墨不溃散。”

现场太监以炭墨和红墨于砚台中研磨成墨水,铺开竹卷,嬴政各以笔占黑墨和红墨书写四个大字:“一统天下”。

再以茶水泼之,黑墨字迹糊涂一片,红墨字迹纹丝不动。

嬴政不服,几经茶水泼去,红墨字仍未糊。

李斯近前:“大王日后批改奏文,可红墨为私用。这红墨不仅颜色醒目如血,震摄人心。而且以红墨书写的文字经受雨雪洗礼后,仍一笔一划可见,字字清晰可辩,犹如大王旨意说一不二,又如泰山之稳难挪移。”

嬴政:“李斯所言甚对。”

李斯:“谢大王!”

嬴政看了一眼巴清:“为寡人私用万不可,应推广到秦国民间各处!不然,巴清何来有钱赚?”

巴清惊恐:“丹砂能得大王认可,已是寡妇巴清所愿。现得偿所愿,不敢再奢求其它。”

嬴政:“人活着总是离不开钱,你一个寡妇守着如此大的家业,家卫奴婢长工皆不少吧?”

嬴政看着巴清身后两婢女端的宝盒:“她们手上端的是什么?”

两婢女端着宝盒欣喜上前,巴清打开一宝盒介绍:“这是以丹砂为主配作的红粉胭脂,女子涂脸上显血气滋润,若涂唇上如红花般水嫩娇艳。”

巴清再打开另一宝盒:“这是以丹砂练的水银,具有很好的驱虫防蚁功用,它的形状如液又极为圆润,对人体有毒,大王勿必小心,不要走得太近。”

嬴政:“你手上有多少丹砂?还有这些红粉胭脂,水银?”

巴清:“每种约有十吨。”

嬴政:“市场上,这丹砂为何价?红粉胭脂为何价?水银又是何价?”

巴清:“寡妇巴清得见大王,心甚欢喜。若大王喜欢,寡妇巴清分文不取全献于大王!”

嬴政激动地抓起巴清的双手举到胸前:“你我不过见着一二面,何来此深厚情义?”

巴清:“大王为护秦国百姓安稳,常年与韩赵魏等国较量,正是急需钱财之时。寡妇巴清怎好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做此无义之举,陷害大王!故不敢贪大王一毫一厘的钱财!”

嬴政放下巴清的双手。

嬴政负双手于身后,赞道:“一个妇女竟有如此胸襟大义,实为难得。”

嬴政向巴清:“我要丹砂,红粉胭脂,水银各十吨,你有吗?”

巴清一思量,斩钉截铁:“大王什么时候要?”

嬴政:“即刻!”

巴清:“好!”

嬴政向李斯:“你拟出秦国朝臣,豪绅的名单和所需丹砂,红粉胭脂还有水银的大致需求量。分别以总量十吨比例分配,再以合适价格卖给他们!”

嬴政:“如今国家有难,这些臣子和豪绅也敢为国家出点财力了!”

李斯喜道:“领大王旨!”

嬴政:“所卖钱财收益,分巴清一半!”

巴清惶恐:“大王,这万万不可。。。”

嬴政态度坚决:“寡人是秦国大王有何不可!”

上午。

巴清一行人在禁军护卫下出离宫,樊於期见此不敢上前搭讪。

回到香料酒家。

房中。

古直:“这大王办事可真痛快,这下我们不用担心我们的丹砂卖不出去了!”

巴清脸色喜悦朝门外唤人:“居伯!”

一位白发老头居伯走来:“东家有何吩咐?”

巴清:“立即飞鸽传书去益阳,将所有丹砂,红粉胭脂及水银库存清点装箱!”

居伯吃惊:“所有?!”

巴清露出笑容:“大王要了我们所有的存货!”

居伯兴奋:“真的!”

巴清:“嗯嗯!”

居伯:“我这就飞鸽传书回去!”

居伯走,巴清入房。

婢女舒紫:“恭喜东家,贺喜东家!”

巴清:“是该恭喜我,贺喜我!想不到今日面见大王,得到的结果比我预料的还要好!”

古直:“怎么说?”

巴清:“大王将丹砂,红粉胭脂,水银强卖给秦国各地大小官员和豪绅。这种宣传力度是我从未敢想象的,恐怕一时间丹砂横行,我们有的忙了!”

古直:“只要有钱赚,兄弟们再忙也开心!”

古直:“只是东家,何故在之前面见大王时,说要分文不要献于大王呢?”

巴清:“大王毕竟是秦国的大王,手握生杀大权。更是聪慧无比,一眼就看穿了丹砂,红粉胭脂和水银的利益巨大,难免不眼红。常人眼红最多恶语几句或盗一些,可大王若是眼红,那便是生死攸关!”

巴清:“幸好,我们大王比我想象的更为善良,更为民利益着想。起初我以为,大王会占其中利益八成,没想我们是五五分成。”。

婢女坊晶:“东家,见你提及大王时神采飞扬,你不会喜欢上了他吧!”

巴清:“谁把我三十吨货卖出去,我见谁都神采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