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嬴政是疯子 巴清拒入咸阳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5-20 14:34:52 字数:3377 阅读进度:22/33

次日,清晨。

离宫。

赵姬因伤坐卧在床,丫环为其喂汤药。

此时嬴政门外进来。

嬴政从丫环手中接过汤药:“我来。”

嬴政坐在床边,一匙一匙喂于赵姬嘴口。

赵姬盯着嬴政脸庞,无声淌下两行清泪。

赵姬:“大王,你都长这么大了。”

说完,赵姬抱头痛哭:“娘,对不起你政儿。。。”

嬴政退去屋中所有太监丫环。

赵姬埋头泣声道:“一晃七年,大王都长成个大人模样了,而娘。。。都没在身边好好陪你。”

嬴政心怀怒恨,叹息一声:“你知道就好!”

赵姬收住眼泪:“大王心里怨恨娘,无可厚非,一切后果皆是娘在纠由自取。”

嬴政喂药给赵姬,赵姬拒绝:“放下吧,我不喝了。”

嬴政行至桌边,放汤药于桌,背对赵姬。

赵姬关心却小心翼翼道:“政儿,这七年来,你过的还好吗?”

嬴政眼神凶恶:“当然好!你离开咸阳,和那嫪毐双宿双飞,在这雍城日夜沉堕于肉体之欲时,寡人独自在咸阳不知过的有多快乐!这七年,我秦兵不断攻占韩赵魏的领土,不知得来多少财宝和粮食!而嫪毐呢,不断在秦国国内攻占领地,封长信候,占西郊猎场,屯兵千数!相信不日,便能攻下咸阳,废掉寡人,立你们的野种为大王!”

嬴政转身瞪着赵姬:“娘,你说我这七年,过得快不快乐?!啊?”

赵姬:“政儿,嫪毐这人其实并不坏,最多贪点小利小惠。你不了解他,才会对他有所误解。嫪毐对秦国的大王之位毫无兴趣,政儿不要道听途说,听信他人谗言,离间你和嫪毐之间的关系!”

嬴政冷笑:“嫪毐最多能骗过你这个傻女人而已,什么是真什么是假,难道寡人还分不清楚么?”

赵姬:“那嫪毐现在在哪里?”

嬴政:“娘真是很奇怪,你为什么不问问寡人的大王玉玺在哪里?!”

赵姬:“那大王的玉玺找到没有?”

嬴政哈哈大笑几声:“嫪毐人头未断,怎会找到玉玺?”

赵姬翻身下床:“求大王饶过嫪毐一命,嫪毐其实人并不坏,他这个人我了解,平时也就吹吹牛,其实他的胆子非常小,平时杀只鸡都不敢。如今有人污蔑嫪毐说嫪毐造反,打死我都不会相信!我相信嫪毐不会做出什么伤害大王的事!还望大王明察!”

嬴政:“我不知道娘说的话该不该相信!”

赵姬:“娘保证!娘说的每句话都是事实,都是发之肺腑!”

嬴政将赵姬扶上床:“那娘那日亲口说的,当时仲父也在场。”

嬴政一字一句:“你说,太后玉玺和大王玉玺是嫪毐盗走的。还有,你这伤,也是嫪毐打的。”

嬴政起身:“女人就爱口是心非,我不得不怀疑,你和嫪毐两人狼狈为奸!为什么嫪毐不干脆杀了你,反而把你打一顿就跑了?这是你们为寡人上演的苦肉计吧!”

赵姬:“政儿!娘怎么会害你呢?你为什么要这么想娘?娘是那样的人吗?”

嬴政:“七年前,你已经放弃了我一次,选择了嫪毐。那么,你当时就该明白,在那时,跟你在邯郸一起长大一起挨苦日子的赵政,就已经被你亲手杀死了。”

嬴政加大音量:“你好好看清楚,我,是嬴政,不是赵政!”

赵姬:“如果我欲害你,我怎会留下来等你被抓,我早该和嫪毐一起逃走。。。”

嬴政拍手称赞:“这就是你们的高明之处!”

赵姬迷惑:“什么?”

嬴政:“你留下来趁机刺杀或毒害寡人,只要寡人一死,嫪毐就捧着玉玺出现,再将早拟好的假诏,立你们的野种为秦国大王!这就是你演这场苦肉计的真正目的吧!”

赵姬伸手就给嬴政一巴掌:“你就是个疯子!”

嬴政:“我疯了?他们才疯了呢!”

嬴政咆哮:“这七年,你知道我被行刺了多少次吗?”

嬴政:“八十六次!”

嬴政:“行刺我的人皆是来自身边眼熟的面孔,平时很好的一个人,突然面目狰狞,疯狂地对着寡人就是刀剑刺来!”

嬴政再度哈哈大笑:“我疯了?不,是大家都疯了!”

嬴政弯腰低首盯着赵姬:“你说我疯了,是的,我被他们逼疯了!”

下午。

嬴政身着便衣,在六位便衣武士陪同下,在天地宽阔的草野上策马奔腾。

玩累了,嬴政就坐在山丘芳草地上,望向远处高矮不一,颜色黝黑的大山。

此时,一队人马下来。

巴清将古直拦住:“放心吧,我一人去就可以了。”

巴清行至嬴政后面欠身行礼:“寡妇巴清见过大王。”

嬴政坐地上冷漠地:“你来了。”

嬴政:“过来吧。”

嬴政手一拍旁边的草地:“坐这。”

巴清规矩地跪坐在嬴政旁边:“大王唤小女来,有何事?”

嬴政侧身就将巴清抱住搂在怀中,嬴政居高临下:“别动!”

远处古直见此情形,欲上前抯止。

旁边一武士给拦了下来:“换作是我,我就不该过去。”

一言不合,古直便于那武士交手,接连打了三十回合,仍未分胜负。

巴清在嬴政怀中挣扎:“大王,你要做什么?”

嬴政:“别动就好!”

嬴政搂抱着巴清,眺望远山:“人生,如果能重来一次就好。”

巴清:“那又如何?”

嬴政:“在赵国,至少还有朋友,有疼爱我的娘。在秦国,一切都离我而去,一切都变了。”

巴清:“大王不是也变了吗?”

嬴政看着巴清,以手抚摸她的脸:“你却没变,还是一样的漂亮。”

夜。

离宫。

房中,红烛烧泪。

嬴政,巴清光身睡在一床,床被掩羞体。

巴清头枕嬴政左肩,两人十指相扣。

巴清:“大王,你会娶我吗?”

嬴政抚着她身,却是困倦眯着眼:“会,寡人要娶你为秦国的王后。”

巴清幸福笑道:“娶我为王后就太不现实了,不过,还是要谢谢大王。”

嬴政眯着眼:“为何不现实?”

巴清:“巴清非贞洁少女,曾嫁一夫,新婚一年丈夫就因过多接触水银,从而体内积累剧毒,病劳而死。先夫在时待我如宾,厚恩难忘。先夫死而父母家眷在,点点滴滴亦是恩,巴清恐怕不能入宫服侍大王了,做大王心目中的王后了。”

次日。

离宫外。

千数禁军车马列队,王旗飘飘。

嬴政拉起巴清双手举至胸前:“清,随寡人同入咸阳,做秦国王后吧!”

巴清当即跪拜,头埋在地:“请大王收回此戏言!勿要以此折磨于我!”

无论嬴政如何扶巴清,巴清就是不肯起来。

嬴政封巴清为后之事,心里本就摇摆犹豫不定。

嬴政见机下台:“既如此,寡人也不勉强。”

嬴政转身入车轿,在千数禁军拥护下赶往咸阳。

嬴政军马走后,巴清一双哭红的眼睛坐在马车里,由古直牵马,驶到香料酒家门口。

樊於期带着兵马早于门口等候多时。

车轿外,有人声:“请问是清在里面吗?”

巴清抹干眼泪,掀开车帘脱口而出:“是大王叫你们来接我的吗?”

。。。

原来是樊於期:“清,是我,不是大王!”

巴清跳下马车就往城外跑,古直和樊於期身后追着。

巴清跑出城外,一路向着咸阳方向,一边洒泪一边道:“大王,大王,我什么都不要了,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请你停下,请你停下,带我走。。。”

身后樊於期将巴清扑倒在地:“别喊了!你和大王是不可能的!大王会娶你一个寡妇吗?”

古直一脚将压在巴清身上的樊於期踹倒,古直和樊於期两人便扭打起来。

巴清仍不放弃,一路哭喊:“大王!大王!带我走!带我走!你说过,要娶我为秦国王后的!”

无奈樊於期骑兵赶至,拦下了巴清,将巴清掳了回去。

香料酒家被士兵重重封锁。

樊於期甩了一句话就离开香料酒家。

樊於期忍着脸上青紫一块的伤:“不管你答不答应!三日后,我便娶你过门,做我樊於期的第三任妻子!”

香料酒家内。

巴清将自己蒙在被窝里嚎啕大哭。

婢女舒紫抚捊巴清背安慰道:“我说东家,关键时候你怎么犯糊涂呢!大王要娶你为秦国王后,你答应就是了,你还考虑那么多干什么!大王自己都不介意你曾嫁过一回,你倒自己看不开。”

婢女坊晶:“是啊!你嫁给大王照样可以打理丹砂生意啊!东家平时多精明,为什么偏偏此刻犯糊涂!”

被打成熊猫眼的古直:“如今东家被樊於期逼婚,我还是快去通知大王的好!”

古直离去。。

婢女舒紫:“这樊於期就是个骗子!说自己二十六还单身,没想到他自己偷偷减了十岁,他事实上已经三十六了,还娶了两妻四妾生了八个娃呢!”

婢女坊晶:“难怪我打从第一眼见到樊於期,就看不顺眼,果然相由心生,藏了个坏心肠长了个令人恶心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