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五国联军败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5-23 01:02:46 字数:2607 阅读进度:24/33

五个月后。

公元前236年初。

上午,细雨。

楚将庞暖统领韩,赵,魏,燕,楚五国军士八十万攻打秦国函谷关。

秦军以死相守,五国联军久攻不下,双方死伤惨重。

吕不韦与诸将军帐中谋划。

吕不韦胸有成竹:“我们起死回生的机会来了!”

王奇:“还望吕帅明示!”

吕不韦自信:“派使者!谏六王!”

从秦陆续派出战车十余架,车轮压泥溅水,秦使者分别奔向韩,赵,魏,楚,燕,齐王宫。

秦使韩王宫中,怒谏韩王:“。。。韩王真的想灭秦国吗?灭秦国后呢?楚将得到秦的所有土地,那时韩国国土不足楚的二十分之一,秦灭后,当灭韩。。。”

秦使赵王宫中,怒谏赵王:“。。。赵王出的兵,皆是国中之锐,护国之本,在赵王手里那是捧在手心的明珠宝贝!在楚将庞暖手里,皆是一群冲锋陷阵的尸体而已!庞暖把自己的楚军留守后方,将赵军赶至前线,哎!我不得不为赵王感到担忧啊,秦未灭,赵军已全军覆没。。。”

秦使魏王宫中,铿锵有力谏魏王:“。。。我尊敬的魏王,此时你怎么还犯糊涂呢!你以为你们五国之军联合攻秦,最大利益是你们?!大错特错!最大利益是楚国啊!楚王他狼子野心,你们魏国出的是国中精兵勇士,楚国出的却是新兵还有一些入土老儿!你们魏国死一士兵和楚国死一士兵,能一样价值吗?魏王当知,楚国军士数量是魏国的十倍!不妨实话告诉魏王,楚将庞暖出发前已受楚王密令:五国军士,无令得还!什么意思呢?就是除了魏国,韩国,赵国,燕国,包括他自己的楚国,所有出征秦国的士兵,不要让他们活着回去!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魏王还不清楚吗?楚此计为借刀杀人,借四国之兵重伤秦国。楚的目的不在灭秦,而在灭秦,魏,赵,韩,燕五国之兵!若其计划得逞,楚军挥师向北,横扫各国!我以性命担保,魏王半年内将为楚之阶下囚。。。”

秦使楚王宫中,泪涕相诉:“。。。楚王啊,庞暖一人带走楚国精锐士兵,更是酒后扬言,说楚国之中,无有人者功绩可与之匹配!还抱怨说,平日里时常受着楚相的刁难。等他庞暖灭秦班师回朝,必谏楚王要了楚相的脑袋。。。”

秦使燕王宫中,不急不缓向燕王:“。。。燕地离秦十万八千里,我秦之所伐韩赵魏,是因土壤相接,时有矛盾磨擦。加上韩王无德,赵王不仁,魏王不义,秦使仁义之师攻打之!燕与秦本为井水不犯河水,燕何出兵攻秦?被楚的巧言令色蒙蔽耳!如今五国之军屯兵函谷关外一月,粮草亏空,庞暖其人甚为骄傲,为其一世英名,不肯歇兵回朝,誓要将五国之兵喂阎王。可惜呀,韩,赵,魏,楚攻秦是为收复秦占的领地,而燕呢?就算能攻下秦地三五城池,但燕秦之间隔着韩赵二国呢。你燕王能从此中得到利益?我看,枉送燕兵供庞暖练军耳。。。”

秦使出齐国,向齐王:“。。。望齐王主持公道,救济秦国。。。”

齐王:“胡说八道!秦是生是死与我何干?寡人何蠢至因陌秦而罪五国!拉下去砍了!汝之阴险狡诈之人,尽会揺唇鼓舌,拨弄是非,颠倒黑白!”

出齐国的秦使者被拉出砍了脑袋。

一月后。

五国联军溃败,吕不韦趁胜追击,收复秦地和往昔占据的韩,赵,魏城池,击杀了楚将庞暖。

雍城。

离宫,春雨绵绵。

上午。

练功房中,嬴政和王贲光着脚,赤着上身,着短裤以木剑互为击搏。嬴政身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剑伤,刀伤,为往昔刺客所伤。

巴清住处。

门外太监丫头站了十余数。

房里。

赵姬扶着腹部微隆的巴清至桌边。

桌上摆满鲜果。

赵姬抚着巴清肚子喜道:“这是大王的孩子?”

巴清羞涩的点了点头:“嗯。”

赵姬:“像别的孩子十五六岁,就已经娶妻生子了。大王却是古怪,至今还未娶妃纳妾,实在想不明白。”

赵姬试探:“清,已怀大王骨肉。不知大王,有没跟你许诺,往后给你什么名分?”

巴清羞道:“大王能给我什么名分?我不过一介寡妇。”

赵姬拍着巴清的手大松一口气:“哎!”

巴清:“太后何故叹息。”

赵姬:“看来你还是明白事理的,于情于理于社稷,你的确不能嫁给大王!”

巴清低埋着头,眼眶红肿:“为什么?”

赵姬:“你是一个寡妇,虽然你丈夫已经死去七八年了,可是,还是免不了一些人对你腹中孩儿,是否是大王的孩子而胡乱揣测。”

赵姬:“现在秦国不断出兵征伐他国,秦民士兵不知死了几万数,而家中多为寡妇小孩。若大王一旦娶了你,那些死去丈夫的寡妇还不天天叫嚷大王将她一起娶了去?那些寡妇就忍不住想,就算不能像清一样被大王娶作王妃,至少也能入宫作个宫女丫环。可,这能行吗?这些寡妇若真成了宫女丫头,但她们亦都是烈士妻妾,入宫受着指唤打骂的委屈,能慰黄泉下军魂否?能安大秦军心否?”

赵姬:“你知道,大王娶了你,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吗?是整个秦国江山传承社稷啊。”

巴清抬头泪眼望着赵姬,巴清心中有怨气:“我,我,大王是秦国的大王,有何做不得?谁敢反对,杀了他便是!看他人还敢胡言乱语。”

赵姬将巴清轻轻搂入怀中:“我的好媳妇,好巴清,我年少时,何尝不是和你一般天真。所作所为,一切以自己高兴。可是,当我见着如今的大王,你知道我有多懊悔自责吗?”

赵姬:“我不是说,你不可以嫁给大王,而是你要站在大王的位置,为他想一想。如果一个寡妇都能嫁入王宫,封王妃王后。从此有了榜样,那么秦国往后的秀女哪个肯洁身自爱?甚至以非处子之身,寡妇身份为荣。日后王室血统混乱,王室血统不再受人尊敬,将臣朝堂高声叫嚷气盖大王。就连街边的乞丐也都认为自己能做大王,阶级倒逆,社稷崩塌啊。”

夜。

房中。

嬴政巴清睡在一床。

嬴政:“前几月,寡人就打算带你回咸阳,立你为秦王后。不料,五国联军进犯,只好稍等些时日了。”

巴清:“大王,你真的想娶我为秦国王后吗?”

嬴政:“寡人一诺千金!岂能有假!清,你就放心吧,明天你就随寡人回咸阳,寡人要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封你为秦国王后!”

巴清犹为感动,却是担忧:“可是太后,说清是寡妇身份,不可作大王王妃。”。

嬴政愤然坐起:“她以为天下女子皆和她一样!生性好淫,腹中无文墨才华,更无心为国家社稷,对寡人生死更不在乎!只会装出一副女子柔弱模样,四处勾引男人!还怂恿她的野男人嫪毐盗取寡人玉玺,还装出一副可怜无知的样子!甚让寡人恼恨,换作别人,寡人早将她五马分尸!”

巴清一脸震惊,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的嬴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