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嬴政对太监们说话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6-06 07:00:18 字数:3018 阅读进度:28/33

下午,秦王宫。

嬴政带着赵高及若干宫女太监,行走在御花园。

恰巧于院看到垂挂晾干的二十余数人舌及耳朵,嬴政驻步,赵高使人搬来椅子,小桌,端来点心,清茶。

嬴政坐椅翘着二郎腿,一边喝着赵高斟的茶水一边盯着前面垂挂的人舌及耳朵。

赵高在旁埋着头,估摸着嬴政的心思。

嬴政终于发话,言语轻淡:“将各宫掌管太监宫女的太常侍叫到这儿来。”

赵高轻声吩咐旁边的几个太监,太监拜去。

嬴政漫不经心:“赵高。”

赵高浑身一颤:“大。。。大王。”

嬴政斜眼看了一下赵高:“你在惧我?”

赵高细声柔语:“大王文治武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是人终会发自内心敬佩大王。”

嬴政脸色变得严肃:“做事要实事求是,说话要说到关键点上,刚刚你那样的废话,寡人不希望再次听到。”

赵高唯唯诺诺:“是的,大王,赵高谨记圣意。”

嬴政:“嗯。”

嬴政试探:“你我是兄弟,请坦白告诉寡人,刚刚你是否惧我?”

赵高极速思考后:“并未惧大王,刚刚奴才的胆怯是装的。”

嬴政喝了一口茶,吃了几块点心才慢悠悠:“为何?”

赵高:“大王封奴才为常侍总管,奴才受宠若惊,既喜又虑。喜在赵高日后不用受别的太监宫女欺负了,又能亲近服侍大王。虑的是,赵高生怕什么时候言行不规矩,大王。。。将我头给砍了。。。我。。。我便不能照顾我那三个妹妹了。”

赵高:“所以,赵高才故意佯装惧怕大王。”

嬴政淡定:“跪下。”

赵高扑通一声惊跪,额汗淋淋,狂吞口水。

嬴政:“我以秦王身份命令你,往后对政都要像今天这样实话实说!”

赵高:“谢大王。”

嬴政:“请起吧。”

赵高起立。

嬴政叹息一声:“为君王者,如同被砍去四肢置于王宫这坛瓮。朝中文武百官就是一群活动在君王身侧的虎豹豺狼,他们听从君王的指挥四处猎来衣食,自个吃饱了有所多余才来对君王孝敬。如果君王的命令主张,总是令他们的肚腹得不到满足,那么他们饿了,他们就会把君王给吃了。”

嬴政:“为君王,做什么事之前都要考虑全面,考虑朝中各大公臣的利益,还有民的利益。所以政就担心,他们用甜言蜜语来蒙蔽政的视听,背地里中饱私囊,政需要听真话。只有听到的全是真话,才能把握真正的人民时势处境,为国家,为黎民争取更大切身利益。”

此时,一小太监小碎步行到赵高耳边言语几句。

赵高:“大王,宫中所有太常侍总管已候在外面。”

嬴政:“让他们进来。”

院外步履匆匆入来近百数男女太常侍总管,于嬴政前跪拜:“大王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扫望了一眼,便盯着一人:“第一排,最左那个,起来。”

被点名的太监全身发抖,摇摇晃晃站起来。

嬴政:“到寡人身前来。”

那太监轻上前挪了一小步。

嬴政为那太监的胆怯感到可笑:“再近一些。”

那太监向前轻挪了两步。

嬴政:“你是何人?”

那太监心虚抖得更厉害:“奴才。。。奴才是秀璟宫的。。。的副常侍阳更。”

嬴政:“你大声告诉寡人和诸位太常侍,这上面有几只耳朵,几条舌头。”

副常侍阳更腿软扑通一声下跪,抬头,嘴里嘟囔数着,数完又反复数。

嬴政也不催促。

一刻钟后。

副常侍阳更身体亦不再发抖,背后衣裳却被汗水湿透,头深深低埋着。

嬴政再问:“你是何人?”

副常侍阳更回答流利:“奴才是秀璟宫的副常侍阳更。”

嬴政:“你惧怕寡人吗?”

阳更犹豫了会,点了点头。

嬴政:“你是怎么做到副常侍?家中可还有什么人?”

阳更:“奴才原本是侍奉朝中廷尉杨咸的厨房小工,前些年大王时常遇刺,所以宫中太监宫女皆由各大朝臣府中派遣。奴才承得圣恩,便入了这宫中做了一个小太监。前两月嫪毐叛乱,奴才争得寸功,得大王封赏连升两级,便做了秀璟宫的副常侍。”

阳更紧张地一吞口水:“奴才老家在咸阳郊外的上坡村,家中还有三个哥哥,两个妹妹,父母皆健在,爷爷和。。。奶奶。。。也都在。”

嬴政:“你一个月得多少俸禄?”

阳更看了一眼赵高。

赵高眼神急忙躲避。

嬴政:“实话实说。”

阳更:“奴才一个月得俸粮食二石,铜币十串。”

嬴政好奇:“你都怎么花?”

阳更:“奴才自己吃一石,剩一石粮食都托人送给了家里。”

嬴政:“那十串铜币呢?”

阳更:“都。。。都给了包办运送粮食的人。”

嬴政:“十串铜币可买三石粮食呢,你全给别人了?”

阳更:“奴才入了宫中,这一辈子怕是不能出宫半步。钱于奴才没多大使处。只要那二石粮食不被运粮人途中偷减,如数送到家里人手上,奴才也就心满意足了。”

嬴政看向赵高:“这事你知道吗?”

赵高:“知道,是御膳房出外采购的人办的,此人叫高四。”

嬴政:“人在这吗?”

赵高:“高四在御膳房,奴才这就叫他过来。”

嬴政及时制止:“你不必亲自去。”

赵高向一太监使眼色,太监明意离去。

嬴政看向阳更:“你刚刚数清楚没有?”

阳更:“奴才数清了,有十三只耳朵,八条舌头。”

嬴政:“你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失去耳朵和舌头吗?”

阳更:“因为他们听了不该听的,说了不该说的。”

嬴政泯了一口茶:“我从小在赵国长大,住得地方跟普通农民老百姓都一样,甚至还要再贫困一些。那时寡人从未想过有今天,寡人能成为秦国的大王。我本以为我就要那么贫穷过一世,或者在某个寒冬因饥饿归天。可是,我身体里流着秦国王室的血,注定寡人这一世不止不平凡,更要立不世之功。”

嬴政:“你我既已到宫中,便要守宫中的规矩,这规矩所立便是确保宫中安宁,确保寡人出征六国无这后顾之忧。。。你们皆是寡人的手足,只有你们对寡人言听计从,相信寡人,对寡人忠诚。寡人保证,你们会在宫中安好一世。否则,上面挂着的人耳人舌就是你们的榜样。”

嬴政看到远方站着一人:“叫他过来。”

那人近前下跪:“御膳房采购高四见过大王。”

嬴政:“听说,你利用职位之便,托人送粮出宫,有这回事么?”

高四吓得胆颤心惊:“有。”

嬴政:“送到咸阳郊外,一般收多少钱?”

高四:“铜币十串。”

嬴政:“你有没有偷偷把国库中的粮食也运送出去?”

高四惊恐:“大王明察,奴才绝对没有将国库和厨房里的粮食送出宫半粒。。。”

嬴政好声制止:“好了好了,这次不治你的罪,下回记住。宫里的任何东西不能送出宫外,违者斩!”

高四松一口气:“多谢大王。”

嬴政看向近百太常侍:“你们也都听到了吗?”

近百太常侍:“奴才谨记大王旨意!”

嬴政:“以后,所有宫女太监俸禄里取消粮食发放,折为赏钱。留一部分钱给自己使用,哪时嘴馋为自己加点菜,或置个好衣物好被子。剩下的,我将由赵高直接发放到各位家中。”

嬴政:“赵高,我记得,你父亲曾是赵军中一个伙头,后被冤枉偷盗军粮,被打至重伤,在家中病了三年才去世的吧。”

赵高:“是的大王。”

嬴政:“我们引以为戒,这样的冤案不要再发生了。”

嬴政:“你我儿时都是出生在穷苦人家,宫中这些常侍跟我们一样,都是苦命的孩子。他们月俸中部分赏钱发放到各自家中的事就交给你去办,这样,寡人才最为放心。”

赵高跪拜:“奴才定不负大王所望!”。

嬴政突然直立离去,没任何预兆和言语。

赵高反应过来立即起身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