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秦国拜王绾隗林为相 嬴政夜探赵姬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6-13 10:22:02 字数:2601 阅读进度:29/33

秦王宫,夜。

细雨敲瓦:咪咪咪咪。。。

闪电“轰隆”刺破苍穹。

大王寝宫。

烛火辉煌,小吃小酒满桌。

嬴政和巴清同坐于主座。

门外太监安圣入来:“大王,副廷尉隗林和御监太史王绾已候在门外。”

嬴政招手叫太监安圣过来。

太监安圣疾跑至嬴政侧伏跪聆听。

嬴政:“安圣,寡人问你。你奉寡人旨意去找隗林和王绾的时候,他们正在做什么?”

安圣小声禀报:“奴才到副廷尉隗林府中时,他正在后院喂马。”

嬴政:“是你亲眼所见吗?”

太监安圣:“是听仆人说的。”

嬴政:“嗯,他多久才出来。”

太监安圣:“听到奴才说大王召见,副廷尉隗林没过多久就出来了。”

嬴政自我斟酌片刻:“那王绾呢?”

太监安圣微笑道:“奴才去的那会儿,御监太史王绾正和他的家人用晚膳呢。”

嬴政:“是你亲眼所见?”

太监安圣:“奴才亲眼所见。”

嬴政:“你出去,叫他们进来。”

太监安圣出,副廷尉隗林与御监太史王绾入来即行君臣之礼:“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嬴政:“起身入座。”

二人起:“谢大王。”

二人从容入座。

嬴政见隗林一身湿透,王绾却衣裳干燥。

嬴政便问:“隗林,为何你全身湿透?是寡人接你的车马车顶漏了雨吗?”

副廷尉隗林:“非也,是隗林自愿淋透,不愿为大王添臭扰兴耳。”

嬴政好奇:“这是怎么一回事?”

副廷尉隗林:“大王召见臣时,臣正在后院为马儿搓背洗澡。忽听下人,传来大王召见口信。恰逢夜昏雨密,雷声动荡,想必王命紧急,不敢稍有怠慢,急忙上大王备的车马。途中恍然发觉,自己一身马粪臭味,不敢沾污大王。于是站在蓬外,将身献于春雨洗礼。”

嬴政向门外:“安圣。”

太监安圣入来:“大王有何吩咐?”

嬴政:“备好热水在浴池,寡人要与二位大人同浴。”

太监安圣:“奴才即刻去办。”

御监太史王绾望向巴清:“这位应该是大王的夫人吧。”

巴清笑道:“大人见笑了。”

巴清离座欠身:“益阳寡妇巴清,见过两位大人。”

两大人面面相觑后呵呵一笑:“不必多礼。”

门外太监安圣:“大王,浴池热水已备好。”

浴池内。

嬴政及二位大人池内赤体洗澡,一同吃着小吃。

嬴政坐在二位大人中间。

嬴政:“寡人未亲政前,心中就格外看好两位大人。自朝中罢去吕不韦之后,朝中丞相之位便已空缺。”

嬴政:“隗林你是副廷尉,朝中之事多为你执笔记录,自寡人做了这秦国的大王,朝中寡人的一言一行,你也是有目共睹,寡人对你也是颇为赞赏。而王绾,你是御监太史,监管朝中诸位臣子有没违纪,处事更是刚正不阿。”

嬴政:“于是寡人,期望你们日后能一起合作。一个为左丞相,一个为右丞相,你们二人互为补缺,为寡人分忧。”

隗林和王绾互对一眼后,连连摆手:“臣不敢。”

嬴政:“你们是担心李斯?”

二位大人沉默。

嬴政:“寡人自幼便承于李斯膝下受学,寡人对李斯恩师之情感激不尽。所以,寡人一不想李斯太老累,二又能掌握天下局势为寡人分忧解难。”

嬴政:“于是寡人决定,让李斯为朝中正廷尉,既能掌握朝中之事,又能替寡人出谋划策!而你们二人则为朝中左右丞相。。。明日朝堂上,寡人会借机宣布这个决定,二位大人,请万勿推托,多思秦国社稷!”

二位大人异口同声:“谢大王信任!”

夜。

嬴政回于寝殿。

巴清迎上来,扶嬴政入座。

巴清:“太后生病了,大王还是去看看吧!”

嬴政一听太后便怒:“不去不去不去!”

半夜三更。

嬴政于床悄悄起来,害怕惊醒旁边的巴清。

嬴政下床后,推醒旁侧不远,睡在小床上的赵高。

秦王宫在夜里已被蟋蟀声包围。

赵高支开守在太后门外,门里的人。

嬴政穿着太监衣服,入了太后寝宫,赵高就候在外面。

嬴政入房立即脱去身上太监衣物,望着床上发着高烧,病疼呻吟的赵姬。

嬴政眼饱热泪,踉跄地行至赵姬床边,轻轻抓住赵姬地手:“娘,政儿来看你来了。”

赵姬头昏脑胀,眼都睁不开,一个劲摇头,虚弱道:“政。。。政儿。。。。政儿在五年前。。。我去雍。。。雍城时。。。我的政儿。。。不就已经。。经死了。。吗。。。”

嬴政一把将赵姬搂在怀中,嬴政脑海里满是儿时,赵姬为嬴政舞袖挤眉,歌唱起舞的记忆。

嬴政:“娘!政儿是秦国的大王,是政儿害了娘啊。。。”

赵姬虚弱地勉强睁开眼睛,眼神迷离望着嬴政,一只滚烫的玉手抚上嬴政的脸颊,嬴政将它紧紧握住。

赵姬:“政儿。。。不。。。怪你。。。为人皆不自在,无论是帝王还是普通平民,都是各有各的苦处,各自都有做着不情愿的事。。。”

嬴政:“娘,你想吃什么政儿给你弄!”

赵姬微笑摇头:“娘。。。这舌头怕是坏掉了,吃什么东西都觉得是苦,难怕是含着甜糖,也是吃出个苦味。”

赵姬:“政儿,娘。。。娘怕是活不长了。。咳咳。。”

嬴政热泪滚落:“娘!我不许你离开我!娘!寡人命令你,不可以离开我!”

赵姬摇头:“娘,娘答应你。。。政儿。。。我的好政儿。。。坏政儿。。。都是你。。。你让娘感到欣慰又恼恨。。。不过。。。政儿。。。咳咳。。。娘是真的对不起你。。。”

嬴政:“娘,不要说了,政儿都懂。”

赵姬:“政儿。。。娘。。。还有最后一个愿望。”

嬴政:“什么愿望,我都答应你!”

赵姬:“我想回雍城。”

嬴政:“在这不好吗?”

赵姬使劲摇头:“为你,为我,都好,让我回雍城安度余生吧,是娘最后的愿望。那里没有这里的纷争,那里曾生活娘的两个孩子,那里有我想要的生活。”

嬴政泪珠滚滚:“政儿答应你!”

赵姬带着微笑在嬴政怀中睡去。

次日,清晨。

一队禁军护卫赵姬去往雍城。

下早朝后,大王寝宫。

嬴政对隗林和王绾嘱托:“近期朝中大小事就有赖两位丞相了,寡人要微服前往益阳一趟。”

左丞相隗林:“大王需要多久?”

嬴政:“短则一个月,长不过三个月。”

右丞相王绾:“朝不可一日无君,还望大王早些回来。大王不在的这段时间,我和隗林将尽心竭力为大王打理朝政,定不负大王嘱托!”。

嬴政与二位丞相握手告别。

禁军改成商队,由王翦王贲领队,护卫嬴政及巴清出了秦王宫,目的益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