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民太安逸 房子不牢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8-18 12:13:31 字数:2748 阅读进度:31/33

正午。

嬴政车马入了益阳,周围街道涌来千万数百姓前来指指点点凑热闹。

嬴政坐在马车内,只听外面人声吵杂喧嚣,不禁掀帘察看。

一排排的百姓衣裳破旧,人脸污垢难辫,少有穿鞋者,活不如咸阳城的乞丐。

嬴政只觉眼眶一红,心酸绞痛,神情难看,以手用力捶窗。

赵高听到动静,扯着大嗓子:“停!”

车马停!

赵高小跑到马车旁细声恭敬:“大王有何旨意?”

车里嬴政声音:“扶我出来。”

赵高上前掀开车门帘,将嬴政扶了出来。

巴清坐在车里心呯呯直跳,不敢让乡里人瞧见她也在同一车内,毕竟名不正言不顺。

嬴政刚出马车,只觉眼前太阳一片灼灼亮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

嬴政以手招来前面的王翦。

嬴政:“将信淮候给寡人唤来。”

王翦一阵迷糊:“大王不是说要微服私访吗?”

嬴政眼神一瞪:“这是你该问的吗?”

王翦一勒马头“驾”,领着一小队人马飞奔而去。

嬴政跳下车,走向人群。百姓们都躲着他,害怕弄脏他的华丽衣裳,赔不起。

嬴政看着四周矮矮又近乎风一吹就倒的平房,还有地上龟裂地缝的黄泥路,路上到处东一堆西一撮的鸡屎,狗屎,猪屎,臭秽不堪。

嬴政立在原地,已被地上各种屎包围。

不一会儿。

远方百数“李”字旗飘扬,以牛拉车,将军和士兵们皆跑步而来。

百姓们中一人高喊:“信淮候来了!信淮候来了!”

百姓们纷纷四散逃走,躲起来,热闹的街道顿时一片荒芜。

王翦这时回来下马向嬴政禀道:“大王,信淮候来了。”

信淮候们的兵一个个跑的东倒西歪,全无阵型。年纪四十来岁的信淮候,从牛车上下来,由其子李信搀扶小跑至王翦跟前。

信淮候:“敢问王翦将军,大王何在?”

王翦向嬴政:“大王,信淮候来了。”

嬴政眼神镇定看向信淮候:“寡人在雍城加冠时,你该认识我。”

信淮候全身一凛:“信淮候李那见过大王。”欲要下跪参拜,却动了心思,以为嬴政年幼心软会让他请起免礼。故信淮候拜到一半,就没跪下去。

嬴政就眼直直看着,也不发话。

信淮候只得叹息一声跪下。

相比之下,年纪十八的信淮候之子李信倒是干脆利落:“李信见过大王。”说完就跪,无视地上屎粪。

嬴政并未让他们立即起身,而是眺望四周的房子:“寡人刚来这的时候,你知道寡人看到了什么吗?”

嬴政:“寡人看到了一帮无所事事,衣裳破旧不堪,全身脏垢如乞丐的乡民就堵在这看热闹!”

嬴政:“寡人从咸阳至益阳,一路上无不见乡民响应王令伐林铺路,寡人心不甚欢喜。反到了你们这,一个个活不如咸阳乞丐,还倒学会了懒散安逸!益阳,这么富饶的一座城,城街四道到处都马粪,鸡屎,牛屎,猪屎。好个信淮候,你就这么关爱你的子民,不肯他们受苦动手铲粪,反倒让他们生活在粪臭中,夜卧屎尿旁?!”

嬴政:“你这是假仁义!假善良!”

嬴政一怒之下将信淮候的头顶冠拍落:“你即刻吩咐下去,我要这益阳城日日新,无粪臭!立即组织民众进深山,射猛虎,伐林铺路!”

信淮候胆颤心惊:“臣遵王令。”

嬴政:“谁若不从,摘掉他的冠!贬为庶民!”

信淮候:“是是是。”

嬴政拉着信淮候,踩粪而过,行至街旁摸着房子泥墙:“这房子,泥块堆成,再加几块木板固定就是房子?”

嬴政推开这家的房门,里面一家七八口老少胆怯的缩在一旁角落,七八双乌黑脚丫子缩成一团。

嬴政看着房中简陋的设施,坑洼不平的地面。

嬴政:“这房子,大风一吹就倒,能让人安居乐业吗?”

信淮候苦笑:“房子是大风一吹就倒,可是再做起来也不难啊!”

信淮候笑眯眯问向缩在一旁的老农:“老人家,你这房子重做过几回了?”

老农:“不算我父亲那辈,从我起,这房子好像倒过三回了,也重做过三回了。”

嬴政看着以茅草为顶,几个大窟窿的房顶:“这能挡雨吗?”

信淮候:“天气热,有几个窟窿还四面通风凉快呢。到雨天,不用外出打水,就能接到一满盆。他们可欢喜呢!”

嬴政在房中来回渡了渡,最后看向信淮候:“如果乡民们的房子都做得像你的府邸一样牢固,需要花多少钱?”

信淮候脱口而出:“这怎么可能呢?!乡民们的房子都和我这候爷府一样,那我这候爷府还有什么威严可言?再者说,要做成像我候府那样规模的房子,他们祖宗十八代也付不起这个工钱。”

信淮候欺负嬴政年幼,言语间根本没将嬴政当回事,当嬴政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

嬴政也是听出了话中味道,却又无可奈何。

夜,雁府。

嬴政和巴清在房内,王翦王贲赵高三人候在门外。

嬴政坐在烛台旁发呆,巴清摸摸了茶杯:“茶水都凉了,你怎么还不喝一口。”

嬴政叹息一声,过了良久。

嬴政:“秦王宫,王候府之所以牢固,缘于用大理石堆彻,一块大理石便是达百千斤,一般的狂风地震根本不能将其撼动破坏。可是,普通乡民房子面积甚至还不如一块大理石宽大呢,怎么可能用大理石给他们做房子。”

嬴政:“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大都是茅草或木头和泥晒干堆成一个简陋的房子,雨天一来,泥便脱落,房子便就倒蹋。秦民祖辈无不活在房倒恐惧之中。”

巴清一时无主意,只有默不作声。

信淮候府。

信淮候,其夫人,李信三人正坐于厅堂用晚膳。

旁边丫头端酒侍候。

其夫人好奇:“今天叫你去的,真是秦国的大王吗?听说才二十多点的年纪,比信儿大不了几岁。”

信淮候:“现今秦国军事紧急,所有马匹都征为军用,就连本候出行都用牛来使唤。而王翦一行人大概有五六十匹马,再者,我在雍城大王加冠那日,见过大王。和今天所见之人绝对是同一个人,嬴政身上的那股气息让人一见就印象深刻,绝对不会有错。”

其夫人:“听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见见这大王了。对了,今日大王唤你去,是为何事?”

信淮候一肚子气:“能有什么好事,大王是想将我们这信淮候府让给那些平民们住。”

其夫人大吃一惊:“怎么大王会有这样的想法?”

信淮候:“大王年少无知,异想天开而已。”

其夫人:“今天下午,听府中丫头说,街道里官兵们都四处抓人,这是做什么?有人行刺大王吗?”。

李信爽快抢答地:“非也!这是大王的命令,要叫益阳所有人都进深山伐林铺路。还要派专人日夜铲除街道中的猪屎牛粪呢,让整个益阳日日新!”

信淮候:“我看大王是见不得我们兵民过得安逸,才来这多此一举。如今秦正与邻国韩赵魏时常起军事冲突,在这危险时刻,秦地内部更应上下一心共抗外敌,保证国内和平。而大王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在咸阳主持大局,反而到我们这益阳耍起威风来了。一来就搞得益阳人心惶惶,不禁让本候担忧,嬴政此举若激起民愤兵变,看他嬴政如何收场!还有何大王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