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嬴政离开益阳

小说: 始皇嬴政野传 作者: 月龙天 更新时间:2020-09-17 13:23:15 字数:2770 阅读进度:32/33

夜,雁府。

剔了胡子,换了模样,头发披散遮脸的吕不韦抱着一个女婴,带着两奴才趁夜入了雁府。

门外高手把门,房门紧闭。

屋内嬴政,吕不韦二人围桌而坐,巴清抱着女婴吕雉渡在一旁。王翦,王贲站于嬴政身后,赵高则小心翼翼地摆置果盘美酒。

嬴政眼睛一缩,露出杀气,盯向房中某处:“吕不韦,你可知信淮候此人?”

吕不韦感觉到杀意:“信淮候可有哪不敬大王的地方?”

嬴政:“今日在益阳城中,信淮候根本没将我嬴政放在眼里,言语轻挑,明说暗讽,好不嚣张!”

吕不韦微微点头,沉吟思索片刻:“大王意要如何?”

嬴政:“是人就该有追求,有追求就该有弱点,寡人要捏住他的弱点,将他玩于股掌之间!让他清醒清醒,什么是君,什么是臣!!”

吕不韦细细思考了一下,最后看向巴清:“大王不如问下清夫人,这信淮候的弱点,清夫人最清楚不过?”

嬴政瞬间暴怒跳起,抓住巴清衣领扯抓到眼前,嬴政眼睛充血盯着巴清,嬴政咬牙切齿道:“遇我之前,你可是与那信淮候老头私通奸情?!”

抱着女婴的巴清顿时吓得魂飞七分,泪雨如柱:“大王,你怎可如此冤枉于我!”

嬴政咆哮:“这是仲父亲口说的,哪能有假!”

吕不韦此时过来拉住嬴政:“大王息怒,是老臣一时失语。”

嬴政怒将巴清连女婴一手推开,震开吕不韦。

王翦王贲顺势将巴清和女婴接住。

吕不韦使眼色,作手势。巴清会意,带着女婴开门离去。

血气方刚的嬴政依旧怒气未消,心积多年苦处一吐为快:“谁都瞧不上我嬴政!不敬我这大王,他们都该死!”

吕不韦润了润喉咙:“大王,这信淮候的弱点,就是一直觊觎这雁府的丹穴矿产。曾经,这信淮候打着主意娶巴清占丹穴矿产,可却因巴清乃是寡妇,难入候府宗庙而罢休。可这些年,信淮候暗地里不断出兵侨装盗匪拦路劫掠了雁府不少矿产和资财。”

嬴政明白过来:“于是巴清出益阳,寻找靠山,便假装偶遇了寡人,真是好计谋啊!”

嬴政冷笑自嘲:“原来寡人一直处在被人算计中。”

吕不韦:“大王此语大错特错,你可是秦国的大王。任何子民受了欺负,财产被盗,如同几十年心血白忙活一场,他们不仪仗你来主持公道,他们还有什么希望活着?。。。大王不是被清夫人算计着,而是被清夫人期待着,仰望着啊。”

吕不韦:“大王,难道你还不够了解清吗?”

嬴政怒气消去只得叹息一声:“有些事,寡人未必就能一眼看透。”

嬴政朝王翦王贲下命令:“备好马匹,去信淮候府!”

夜,天空星光闪烁。

益阳街道人马窜动,王旗飘扬:“驾驾!”

嬴政一马当先驾着马儿冲到信淮候府邸,霎时惊扰府内士兵,人皆持戟举剑直指嬴政。

王贲空中一个翻飞降落,出了拳脚,瞬时从士兵手中踢掉了他们的兵器。

‘兵铃棒啷’重器掉落在地。

忽府内窜出一少年李信:“什么人,胆敢候府撒野!”

瞬时,王贲李信二人交上手,便打的难解难分。

嬴政此时带人入府。

李信想拦截,却被王贲死死缠住。

嬴政入了府邸,见了信淮候。

嬴政高坐主座,府中夫人公子小姐丫头藏在石柱后偷偷窥望。

信淮候站在宾座处恭敬地朝嬴政。

信淮候李那:“大王深夜造访,不知有何要事?”

这时李信王贲追打入内。

李信瞧见主座之人乃是嬴政。

李信脸露喜色:“李信见过大王。”

嬴政面无表情:“请起,入座。”

嬴政:“信淮候,你也坐。”

信淮候:“谢大王!”

此时嬴政左边站着王翦,阶下站着赵高,王贲从宾座后绕过,站至嬴政右侧。

李信见此,格外妒忌:明明和我一般年纪,一般武功,不知有何战功,敢站大王身侧!

嬴政看向信淮候,嬴政傲慢道:“不知你可知,寡人行至益阳,圣意何在?”

信淮候:难道不是游山玩水耍威风?

信淮候笑道:“本候愚笨,还请大王不妨直言。”

嬴政哈哈一笑:“信淮候,你的确是老了。寡人年轻,也不喜欢拐弯抹角。雁府有几处丹穴矿产,平时提练丹砂卖个胭脂水粉,水银,红墨的,寡人没兴趣。可是,提练砂矿那个火炉,需要用到一层铬衣,以绝缘高火高温,这铬你知道吗?”

信淮候摇头:“这倒是没听说过。”

嬴政向王贲:“给信淮候看看。”

王贲抽出腰中剑,站至堂中,点了几个门外士兵进来,令他们抽出宝剑,王贲一剑便将他们手中剑斩做两半!

信淮候看得吃惊不已,连搓昏眼。李信惊呼而出:“好锋利的剑!”

嬴政:“这便是渡了一层铬衣的普通宝剑。有此神兵相助,他国怎能是我秦国敌手?!”

李信站起朝嬴政一拜:“大王有此神兵,是否欲要征战四方,消灭韩,魏,楚?”

嬴政:“那是必然!”

李信冲跪向前:“请大王带上我!让李信阵前杀敌,成就男儿志气与威名!”

嬴政爽快:“好!往后,你就跟着王翦吧!”

李信:“谢大王!”

信淮候跪出拉住李信。

信淮候李那求道:“请大王恕罪!信儿才十几年纪,更未加冠,算不得男儿。只是一个乳糗未干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李信:“不!父亲!孩儿已经长大成人了!”

李信看了一眼王贲:“你看人家不过也与我一般年纪,就已经做了少将军,我又何必低人一等,我又不比人家差多少!”

次日清晨。

嬴政和信淮候招来百数技工,在丹穴里商讨如何将‘神兵’批量,大规模生产。

嬴政忙于事业,就将巴清晾至一旁。

巴清也因女婴吕雉而除了许多烦恼。

一个月后。

益阳城外。

雁府,信淮候府共计千人众相送。

吕不韦带着女婴吕雉先行一步,驾车离去。

嬴政向巴清公公公婆府中上下告别。

嬴政:“久不在朝政,唯恐生乱。此处就多麻烦二老了。”

巴清公公公婆:“这是哪里的话,大王交待的事,定不敢懈怠。”

嬴政转身上车,却见巴清待在原地。

嬴政掀帘催促:“上车!”

巴清跪拒:“大王,清此次不能随大王入咸阳了,就准我留下一起为大王铸造神兵吧。”

巴清说完头磕于地,不敢面于嬴政。

嬴政一脸不耐烦:“既如此,你就留下吧。”

车帘放下。

李信背着行囊告别信淮候。

信淮候心中五味杂陈,断断续续:“信儿呀!你。。。多多保重!少与人争,多加谦虚。。。要是那儿吃住不惯,你就回来吧。”

李信:“我此行跟随大王建功立业,不会丢我们信淮候府,丢爹的脸!放心吧!我一定当个将军再回来!”

李信潇洒离去!

赵高一提喉咙:“起!”

突然赵高改了口吻:“慢着!”

原是嬴政出了马车,从队伍中拨了一百高手侍卫给巴清,才离去。。

听得人声车远,巴清才抬起泪脸,望着远方风尘仆仆,撕心裂肺:“谢大王!”。

随即天空泼雨而下,淋着跪于地上巴清孤零零一个人,泥水上吹着无边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