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贫僧不能救你

小说: 我的神话编辑器 作者: 王道一 更新时间:2020-10-19 20:56:06 字数:2863 阅读进度:30/77

下午排队的第一位病人上前,他们看到神僧一只手搭了上去,双眼发光,随后神僧和病人头顶开始冒着热气,不一会儿,那病人精神百倍的下去了。

真的是神僧?那人似乎真的好了?真的是奇迹出现了吗?

奇迹一位接一位的继续出现,一个又一个癌症病人上去了。

上去前,面色惨白,浑身无力,很多人甚至都站不稳,需要让人扶着或抱着。

下来后,一个个精神焕发,一个个捂着自己的肚子,肺部,感谢万千的说着自己的胃,肺,肝,肚子等等患癌位置,说不疼了。

不管真气到底能不能彻底治愈癌症,哪怕仅仅是只能消除疼痛,或者只能好一时,这一趟都来的值了!

奇迹在继续,直到又轮到一位新病人。

“大师,我是子宫癌,是早期,还望大师救我……”

这是一位少见的年轻的女病人,约莫才20多岁,穿着却颇为时尚,穿金戴玉,衣着华美,提着小包,化妆的颇为艳丽,只是眉宇间难掩一丝苍白病容,看上去似乎十分可怜。

王道一没有多想,伸手把脉,法眼发动。

嗯?!

他连忙触电似的收回了手,像是碰到了什么不洁之物,眉头微皱。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贫僧不能救你,也救不了你。”

“啊?为什么啊?大师,神僧,你怎么这样啊,不会因为我是女的原因吧,不会啊,前面有那么多女病人,你不都治了……”

王道一却是闭目不答,不再言语,他身后的周成和孙华立时秒懂。

周成走到女病人面前,问道:

“这位女士,道一大师是修行者,治病救人是为了积累功德,不能治你,自然是因为你身上有因果业力缠身,除非你消解了因果业力,否则大师不会出手的,还请走吧。”

女病人脸色不愉,颇为不忿。

“你在说什么骗鬼的话啊,什么因果业力缠身,我就是普通女人,从没有害过什么人,哪会有什么业力缠身。”

“不行,你们今天一定要给我说清楚,凭什么啊,前面那么多人都行,就我不行?因为我是女人吗,还是因为我的是子宫癌的原因。”

“你不告诉我原因,我今天就不走了。”

周成哪里知道原因,但道一大师发话了说你身上有因果业力缠身,那就一定有!

这女病人开始撒泼打浑,没办法,实在是真的看到了希望,这什么大师神僧眼睛能发光,还会轻功,身上有真气,他能治愈癌症十有八九是真的,既然都看到了希望,现在却突然告诉你不能救她?

这谁也接受不了啊。

子宫癌不算是太难治的癌症,而且还是早期,忍痛花大价钱切除掉子宫也能根治,大概率不会复发,但,问题来了,那要花大价钱少说也要几十万,而且以后基本不可能生孩子了。

这对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年轻女人来说,是几乎无法接受的事情。

女病人怎么都不愿离开,逼的周成上去拉扯着她走,女病人疯了似的大叫:

“放手,放手,你们今天不说清楚,我绝不走。”

周成好不狼狈,但这是在大师面前好好表现的机会,再狼狈也要撑下去。

“你这女人,别不知好歹,我们这是义诊,不是医院,有权想治就治,不想治就不治,你快走,别在这里碍事,后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呢。”

“不走,不走,不说清楚,我就不走,你还不放手,我要喊非礼了啊,非礼啊!!”

“你放手,不然我报警了。”

这时,一直看着头也疼的孙华,小心翼翼的凑到王道一面前,小声道:

“大师,这女人身上有什么因果业力啊,为什么您不救啊。”

“不如告诉她是什么业力,让她还清后再来找大师您救吧。”

王道一睁开双眼,淡淡的念了声佛号:

“我救不了,也不会救。”

“那位女施主头顶有黑红色业力,怨恨为因,杀害为果,此因果业力太过恶毒。”

“孙施主,你且去告诉她,她腹中有三男二女五位童子缠身,怨恨经年,方有此果,是非因果,她自然明白。”

“这是她的孽障,而且还是杀孽,她还不清。”

孙华听完后,面色一僵,黑红色业力,杀孽?这女人居然杀了五个孩子,她居然是个杀人犯?!而且杀的还都是孩子,这太恶毒了,确实不能救。

不对,不对,大师也没说她是杀人犯啊,但怎么杀五个孩子……

呃……孙华忽然想起来,她得的是子宫癌……

瞬息,孙华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他年纪大了,越老其实越喜欢孩子,早就想自家儿子孙明德结婚抱孙子了,也说了不少次,但孙明德还不到三十,现在只想玩乐,哪想这么早结婚生子,所以一直拖着。

现在他懂了,这女人是堕胎了五次,也可能三四次,中间或许还有双胞胎什么的。

也不怪大师说是杀孽,还不清,是啊,五个宝宝还没出身,就在肚子里被母亲给害了,都死了,这杀孽怎么还?

如果是意外的原因,导致孩子胎死腹中,那是不幸,那也就罢了。

可前后有五次,这显然是这女人不知检点,私生活混乱,不知爱惜身体,不管她有没有苦衷,比如她男朋友硬逼着她打胎之类的,她都还不清这杀孽因果。

想到这,孙华又不由得庆幸,他之前因为自家的宏达公司而产生的因果业力缠身,但那只是浮萍业力,因人而生,自然可因人而解,很容易消解。

毕竟嘛,开房地产公司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会让人诟病,也是社会与经济发展下的一种市场经济下的怪病,非一人之罪。

可这女人不同,堕胎,在法律上不算杀人,毕竟孩子都没出生,就不算人……很滑稽的说法,但这就是现实。

可在道一大师这里不同,大师是修行者,只看道德与因果。

法律明令禁止的罪恶,法律会管。

但法律无法界定的罪恶呢?

只能由人心道德去管!

可人心道德这东西……呵呵,有时和放屁没什么区别,特别是在现代人心道德开始越发扭曲的时代,这东西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想到这,孙华感觉到一阵心里发虚,他想到自家的儿子孙明德也是私生活颇为风流,会不会有可能孙明德也害死过几位没出生的‘孙子’?

不行!今晚回去就要告诉他事情的严重性,好好教育教育他!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孙华面带寒霜的走向还在拉扯的两人身旁。

那女人看到孙华也来了,脸色更难看了。

“死老头,你也来了,你们以为人多就行了,快让人这松手,不然我就告你们非礼我,还有诈骗病人!”

孙华哪里会给她好脸色,沉哼一声道:

“周老弟,你先松手吧,”

“道一大师让我带句话跟你说,说完后,你就明白了。”

“什么啊,你吓我啊,一句话就……”

孙华哼声靠近她身旁,快速的将道一大师的话告诉了她。

女人顿时面色惨白了下去,不敢置信的看向远处闭目坐下的道一大师。

她带着哭腔:

“不,不,道一大师,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故意害死宝宝们的。”

“我,我是有苦衷的,我早就后悔了……”

“道一大师,道一神僧,我向您忏悔,我愿意出家,我……”

“够了!你有什么苦衷大师也管不了。”

“你只需知道大师不救你,是因为你身上的杀孽业障,这是无法消解的孽障,而不是别的原因,其它的,你后悔也后,忏悔也罢,都没用了。”

“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