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扁鹊见蔡桓公,可以逃秦矣,我却能往哪逃?

小说: 我的神话编辑器 作者: 王道一 更新时间:2020-11-04 06:34:12 字数:2470 阅读进度:45/77

当王道一一路飞来,从天而降,落于特殊医疗保健中心广场上时,时间已是清晨9点半,大半个清晨已经过去,此时这广场上已经排队排满了面色苍白的病人。

王道一今天晚来了三个半小时,广场上已经不少病人哀怨声不断,不断有人询问着周成与孙华,真人今天还来不来啊,真人什么时候来啊……

有人甚至等的焦急,害怕真人不来了,正在大哭大闹着。

义诊这么多天下来,在排队的病人们早就看到了无数次奇迹了,只要真人出手,除非那病人犯过什么罪,害过什么人,导致身上业力缠身,真人不治以外,其他人,无论是什么癌症,病人两眼一放光(法眼观业力)手轻轻一搭,身上冒出热气(真气入地消灭癌细胞,加热了人体体温),然后就好了!

神,太神了!

药到,不,是手到病除,活神仙在世,简真就是神迹。

要不是真人特意强调了数次自己不是神仙,而是位修行者,也不想搞神灵崇拜那一套,因为这有碍真人的修行……不然,所有病人早就开始顶礼膜拜,每天三拜九叩不绝,礼尊真人无量慈悲,无量福德云云了……

他们都看到了希望,可今天,这希望来迟了三个多小时,试问他们怎么可能不焦急,不害怕,深怕希望消失了。

“这位大婶,你别在这哭闹啦,你这样搞,我也没办法啊,真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来啊。”

“不过,有一点你放心,真人什么时候来,我不知道,但真人要结束义诊一定会提前告诉我,那时我会告诉大家的。”

“所以,你别这样了,再这样,我就叫保安把你架出去了。”

“周先生说的没错,你个老娘们还在这瞎闹,你怕真人不来,我们也怕啊,大家都是癌症,也没像你这样的……”

“呜呜呜呜呜……我就是怕啊,老婆子还想抱重孙子,不想死啊,我孙子今年刚结婚,我还想抱重孙子,我不想死啊,呜呜呜……”

“周先生,我不闹了,不闹了,我就是怕,怕真人不来了,呜呜呜……”

“诶诶……好好,大婶你只要别再哭就行了,放心,真人一定会来的,昨天真人的修行好像有了突破,有人看到了真人昨晚在西头的小山坡上炼化月华。”

“我想真人现在可能是有所突破了,正在巩固修行,所以今天才来晚了点。”

“没错,周老弟说的是真的,大家伙不要急啊,听说真人昨晚修行突破后,已能飞天遁天,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飞天遁天?那么玄乎啊,真人要是真能飞,那是成真神仙了。”

“真人本来就是神仙嘛,是医仙……啊,神仙,神仙,真人真的是神仙啊!”

忽然,人群中传来尖叫,大声的指着天上。

“天呐,真人真的是神仙,从天下飞过来了,你们快看啊!”

在一片惊叹呼叫声中,道一真人在众目睽睽中从天上降了下来,荡起层层浪涛。

依旧是熟悉的淡淡语调。

“我来了,抱歉让诸位久等了,现在开始吧……”

声音平淡,却似自带扩音效果,平复了所有人心中的燥动。

“周成,孙华。”

“在,真人我在!”

“在,真人请吩咐。”

两人忙不跌的跑了过来。

“通知下去,我可以同时一次治两个人,让他们排成两队吧。”

“是。”

突破先天筑基之后,王道一此时同时左右开弓,一次治两个病人已经没有问题,若不是治之前还要用法眼看一下业力,甚至可以更快。

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两个半小时,已经是中午12点。

王道一又治好两位病人,收手回袖,转身离开。

周成老练的站了起来,手拿着扩音器,大喊:

“午时已到,真人要休息用饭了,你们也去吃饭,拿好自己的待诊牌号码,1点后再来排队。”

“现在,都散了吧。”

排队的病人们,这些天下来也早就知道了规矩,有着政府背书,民警维护秩序,乱插队这种事自然不可能发生。

早就立好了规矩,先登记,再发待诊牌号码,以此顺序来排位,就和医院与银行排队一样,谁也插不了队,号码不到你,你插进去也没用。

病人们闻言大半星散而去,还有不少人还站在原地,却是蹲坐在地下,拿着馒头馍馍各种干粮对着自带着的水凑和着小口吃着,这些,是真的穷病人,穷到治病治到家财散尽的地步,有了希望的他们,此时排上了队,害怕希望消失,此时连半步都不愿离开。

东郊区,一家新成立的私人饭店,这饭店甚至都没有名字,却是周成与孙华与身后追随者联盟所有成员合力出资创办的饭店。

这家店只接待一位客人,那就是道一真人。

刚进店,一股股沁人心脾的药膳味扑入鼻间。

没错,说是饭店,但其实还要加一个前缀,那就是药膳饭店!

这家药膳饭店,包括饭店老板,服务员,厨师,帮厨,甚至洗菜洗碗的阿姨全都是追随者联盟的成员,也就说全都是王道一治好的病人。

为此,还请来了一位专业做药膳食补的退休老中医,名叫张德兴的老爷子,专门为王道一每日的午餐与晚餐调制药膳配方。

这位张德兴老中医不是王道一治好的病人,但他的亲儿子张杰却是,也是颇为无奈,老中医退休前救人无数,退休后却治不好儿子的肾癌!

张德兴老中医日常生活里说过无数次养生方法,家里也隔三岔五吃一顿药膳,一家人的身体都调养的健健康康,但,唯一没想到的是自家儿子张杰,正是因为老中医的调养,有了倚仗,从而不爱惜自己的身体,纵情声色,没有顾忌,稍微感觉虚了,就吃药膳,天长日久下,这铁打的身体也受不了啊。

中间又因为乱找小姐,多人运动的原因,张杰三十多岁时得了非常麻烦的梅毒性病,治好没多久,天天药膳补身,没过多久又开始旦旦而伐……

终于,张杰四十二岁时肾脏受不了了,一朝起一病不可收拾,最终发病严重成了肾癌。

那时,张德兴也只能老泪纵横,回天无术。

张德兴扶在儿子张杰的病床前痛心疾首:

“早就和你说过,中医的最大长处,永远不是治已病,而是治未病……”

“你糊涂啊,我教了你那么多年,为什么不懂啊,为什么啊!”

“让我一世英名尽丧,我这辈子救了多少病人,临老了,自己的儿子却治不好哇……”

“扁鹊见蔡桓公,可以逃秦矣,可你是我儿子,我又能往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