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深山老林多高人

小说: 我的神话编辑器 作者: 王道一 更新时间:2020-11-16 21:42:26 字数:2805 阅读进度:60/77

深山老林多高人,冯云儿不是孤例,整个秦岭不知隐藏了多少高人。

冯云儿跟着女儿孙女在傍晚时分下山了。

与此同时,远在数百里外另一处的秦岭深处的深山老林中,也有另一个人找到了另一个隐居高人。

这是一处隐秘小山谷深处,有一活水山泉小溪组成的小桃源之地,这小山谷三面环山,内中有一处活水谭,水谭旁有几间古朴的茅草树屋,此时天色将黑,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累的快虚脱,总算在天黑前进入了这里。

“可算是找到了……爷爷的故旧就是隐居在这里吗?”

“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厉害,听爷爷说这是位国术高手,功夫已经练到了化境,非要让我来找他学武。”

“真是的,国术高手再厉害能有内功厉害吗?内劲再强,也比不上内力真气啊。”感受着小腹部丹田处真实不虚的一缕内气,他这么想着。

年轻人名叫张行,父辈爷辈都是军中人士,到了他这一代,因为生性懒散,母亲溺爱幼子,最终没有被狠心塞入军队打磨。

成年大学毕业后,借助家里的资本进入魔都商界打拼了数年,前些年网络直播平台大活有搞头,也下场办了个直播平台公司,后来有大资本家入市撒币烧钱整合兼并各大小直播平台,他眼光够毒,没选择硬撑,转手卖了公司套现,搏出了几千万资产来,在魔都商界中的上年轻一代中可以算的上年轻有为,近些年来电子竞技大火,他顺应潮流又搞了一个电子竞技俱乐部,战队在国内游戏竞技圈中成绩颇为不俗。

可虽说如此,他在家中的地位依旧不高,远远低于在部队里打拼多年的已经是中校的大哥,也不如在政界发展已是魔都市某分区区长的二哥。

直到道一真人的现世,真气之种的出现,他又一次幸运的赶上了潮流,成了第一批100位名额中50位民间名额中的一员,拿到了一颗真气之种,两三天后成功练出内气后,兴奋的告诉家中父亲和爷爷,随后,爷爷亲自找他谈话,要他来这里找一位世外高人,一位国术高人,一位据说四十年前就练到国术化劲的传奇大高手。

一缕山风吹过,寒风萧瑟,打断了张行的的思绪,紧了紧身上的大衣,快速的前往山谷中去避风。

此时天色将黑,太阳下山,远远的,他已经能看到远处山谷地的茅草屋中有灯火光出现。

待走近了一看,还真是灯火,只见那茅草屋中隐约有人影盘腿在窗前似乎正在吃饭,旁边是居然是一盏煤油灯,隐隐约约的灯火光在窗户外也能看的清楚,摇曳着昏黄色的火光。

“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人在用这么古老的油灯啊。”

“肯定是老古板了。”

“而且都隐居有四十年了,少说也七老八十了吧?还能打吗?国术又不是内功,人越老功力越高越可怕。”

此时,屋中,张行正在吐槽的时候,这屋中人已经敏感察觉到百米之外张行的目光。

“有客来了,似乎是生人,不是哪位老友。”

杨森放下了手中的野鸡腿,擦了擦手上的油污,站起身来,浑身紧绷,身上缓缓响起筋骨爆响的雷鸣般的声响。

若有识货的国术中人,怕是要当场惊呼出声,这是国术中的虎豹雷音的境界,这是国术内劲练到入化,练到了洗髓的境界!

且说杨森稍稍活动了下手脚后,走到了门前,打开门,目光远视看向了正往这边走来的张行。

张行陡然一惊,他看到了一双近乎妖异的眼睛,在夜色中闪烁出近似猫狗般的妖异瞳光,一股仿佛青蛙被毒舌,羊羔被猛虎盯上的巨大危机感油然而生,惊的他浑身出了冷汗,身体僵硬着动也不敢动。

要不是丹田内的那一丝内气及时的传来热意,带给了他一点温暖,他非得当场吓的尿裤子不可。

饶是如此,张行依旧是动都不敢动,一直到那人缓步走到了跟前。

人走近后,张行反倒放松了下来,因为来人的双眸中不再闪烁瞳光,巨大的危机感也迅速的消失不见,似乎刚才的感觉都是错觉。

此时天色已黑了下来,张行看不清来人的脸,只能隐约看出来人已是满头华发,像个野人似的披头散发的落在双肩与胸前背后。

“你是谁?怎么寻到我这里来?”

“您,您可是杨无敌,杨老前辈?我叫张行,我爷爷是张爱军,您还记得吗?是我爷爷让我来找你的。”

“杨无敌?好久没听到这名号了。”

杨森眸子一凝,张行刚才以为是错觉的妖异瞳孔再次一闪而逝的出现又消失。

“张爱军?我不记得我认识张爱……”

杨森顿了一下,叹了声:“想起来了,是张二狗那小子,记得他后来参了军,改名叫张爱军了。”

杨森陷入到回忆中,记忆追溯到四十年前。

那是他进山后与张爱军的最后一次对话。

“杨哥,你真要入山隐世修行啊。”

“嗯,二狗,以后你也要多保重。”

“杨哥,不要叫我二狗了,我改名叫张爱军了。”

“好,二狗,你也长大了,以后不叫你二狗了。”

“杨哥,你功夫那么厉害去拍电影也好啊,干嘛要进山隐居,我看你的功夫比港城电影里的大明星李小龙还要厉害呢。”

“呵呵,二狗,你不懂的,我此生只求武道至境,如今四十岁已入丹劲,想看一看传说中的丹劲之上,是否后面还有路。”

“杨哥,别叫我二狗了啊,我叫张爱军……杨哥,你说的我不太懂啊,可是就算你要追求什么武道至境,也不必非要进山里隐居啊。”

“二……小张,你不懂,红尘多俗事,在这尘世中静不下心来。”

“而且我也收到信息,不久后政府要出手整治全国的匪帮武林乱象,像我这样的人可能会受到不小的波及。”

“我练武三十年,被人叫杨无敌,这么多年下来因为比武,打死打残过不知多少人,我有预感,要是现在不进山隐居,怕是要进牢里吃饭了……倒是有同道曾说过或许进牢房里住也是个不错隐居修行地,有吃有喝的……但我性子不愿受人拘束。”

“这天地间,能困我的只有天地,再不会有其它。”

“这尘世间,已经没有人是我杨无敌的对手。”

“进山,是我唯一的选择。”

“呃……好吧,杨哥你说的我虽然听不懂,但我支持你。”

“那……杨哥,你什么时候下山啊,以后我结婚了还想让你吃我喜酒呢。”

“什么时候下山?等到什么时候我找到那条路时,又或者世间有我杨无敌的值得出手的对手时,也许我会下山吧。”

“啊?这样啊,这不可能吧,杨哥,你功夫那么厉害,要找对手,也许只有出国了吧,听说美国那边有大力士什么的……”

“我不会出国的……国外的白人们太傲慢也太阴险,身处异域他乡功夫再高也比不过一把枪,虽然我不怕一把枪,却怕十把,一百把……”

“国术功夫,终究有着极限……”

“我想做的正是要看看能不能打破这个极限。”

“哦哦……杨哥,你加油,我支持你。”

“那杨哥,以后我想找你时,怎么进山找你啊。”

“还记得,那年我带你进山追野狼时,走了两天一夜后在那里过夜的小山谷吗?我就在那里。”

“但是,你不必来找我,除非你找到了功夫比我高的人,明白吗?”

“嗯,杨哥,放心吧,找不到功夫比你高的人,我绝不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