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烧伤科

小说: 郑老汉的烦恼 作者: 浩瀚馨语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2405 阅读进度:50/59

第50章烧伤科

中年警官观察到她的情绪稳定了。才试探问道:“姑娘还有什么问题吗?”

方素萍定了定神:“难道您们不帮我寻找他了?”

中年警官一摊双手:“他不是在这条信息里说明白了吗,他回老家筹钱去了。”

“既然如此,他为啥玩起了失踪?”

中年警官望着她那副质疑的眼神,不由好奇道:“姑娘有啥看法吗?”

方素萍向对方示意一下手机:“他既然把这条信息撤回去了,可不可以说明反悔了,并没有那么做?”

中年警官则有不同的看法:“我也认为他是反悔了,当时一时冲动,发了几句气话,趁你还没来得及打开,就匆匆撤回去了。这说明他还是爱你的。”

方素萍一哼鼻子:“您用不着替他遮掩。我的意思是他并没有带那个女人回老家。”

“哦,那你认为他们在哪?”

“那个女人不是有一个烧伤住院的儿子吗,他俩会不会都在医院?”

中年警官苦笑道:“这我可说不好。”

“我想请您们帮个忙。”

中年警官豁然懂了:“姑娘让我们查一查是哪家医院吧?”

方素萍微微点头:“嗯。”

中年警官觉得她的要求已经超出警方的职责范畴,但他本人却对这件事充满了好奇,思索片刻,便欣然应诺道:“好的。我带姑娘去一趟吧。”

方素萍不由一愣:“您知道是哪家医院?”

中年静官含笑道:“根据微信所描述的孩子烧伤情况,肯定是重度烧伤。十有八九在本市专科烧伤医院。正好那里我有熟人。”

方素萍求之不得:“太好了!麻烦您了!”

在一旁的女民警也蠢蠢欲动,冲中年警官央求道:“老马您带上我呗?”

“这···”

正当中年警官迟疑之际,方素萍赶紧表态道:“这位警花跟着就太好了。我一到医院就害怕,正好有个女孩做伴儿。”

中年警官明白她的心意,只好顺势答应:“好吧,咱们立刻出发!”

方素萍很欣慰有一位年轻的警花相随,可以减少许多不便,她一边走一边与对方互动起来,得知对方芳名叫许丹丹,芳龄24岁,比自己小。她亲切称呼对方小许警官。对方则称呼她‘方总’。方素萍一向强势,并没有谦让,任由对方这样称呼自己。她本来就是一家公司的老板。

中年警官亲自开车把她俩带到了BJ最著名的烧伤科医院,由于他是以警方身份,避免了许多麻烦,询查起来,简直是一马平川。他们很快了解到住院部三病区有一个名字叫徐兵的少儿烧伤患者,从外地来京治疗,因为烧伤面积特别大,虽然做了植皮手术,但并发症频繁,已经住院半年多了,花费已达天文数字。

方素萍与同行的两位警官稍做讨论,很快达成共识,这个徐兵应该就是王萍的儿子。他们立即赶往三病区。

滴滴滴——

在深深的走廊里,方素萍的手机响起了铃声。她从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一看,却是秦方舟发来的语音。她清楚对方还在关心她,只好一边跟随两位警官一边接通:“喂?”

手机里传来秦方舟的声音:“素萍你还好吗?”

“我来医院了。”

“啊?你哪里不舒服?”

“我没有不舒服,来医院找郑亦亮和王萍了。”

对方声音陡变:“你···你去中原了?”

方素萍感觉有点莫名其妙:“我去中原干什么?”

对方有点惊魂稍定:“你到底在哪?”

“我在医院呀。”方素萍补充一句,“我已经知道王萍的情况了,她有一个被烧伤的儿子在烧伤科住院。我怀疑她和郑亦亮躲在这里,所以就来了。”

“原来是这样,我马上赶到那里。”

“诶···”

方素萍刚想劝他不用来了,但对方却结束了语音。这是头一次,明显感觉对方急迫的心情。

方素萍不由一怔,脚步不由停了下来。

中年警官旁听了她的语音,不由好奇道:“那个人是谁?”

方素萍解释道:“他叫秦方舟,是我的同行,也是我的同学。”

“哦,他跟你的男朋友关系挺亲密吧?”

方素萍惊愕望着对方:“您怎么知道?”

旁边的女民警插话道:“他也知道王萍的情况。应该是你的男朋友告诉她的吧?”

方素萍有点懵了:“这···这怎么可能?”

中年警官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眼神:“他对这家医院很熟。”

方素萍到底是一个精明的女子,很快回味过来,自己刚才并没有说出是哪家医院,仅仅提了‘烧伤科’,对方就知道在哪了。这是不是太蹊跷了?她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对话,浑身不禁打个冷战,难道郑亦亮与王萍远在中原?

中年警官不动声色,提醒陷入迷茫的方素萍:“我们走了。”

他们一行三人很快到达三病区,通过那里的医护人员了解到,患者徐兵的家长很久没来了,并了解到一些具体情况。徐兵的植皮手术的材料居然来自母亲王萍。王萍为了救她的儿子,不惜割下自己后背三分之二的皮肤。这令她以及在场的两位警官震撼不已。

年轻的女民警不禁眼含热泪道:“这就是母爱的伟大呀!”

方素萍的双眼同样湿润了,向护士长请求道:“我可以看看那个孩子吗?”

护士长提醒她:“那个孩子的面部虽然做了植皮手术,但经常感染,面部很是挺恐怖的。你不会介意吗?”

方素萍不敢想象那个孩子的样子,不得不退却了。

中年警官抛出他的问题:“那个孩子的治疗费一定很贵吧?”

护士长点点头:“嗯,我们已经很照顾了,但每天费用至少需要五六千。再过不久,他还要经历一次大手术。不过有人已经支付了足够多的押金。”

方素萍不由心里一沉,那个人一定就是郑亦亮。此刻,她对男朋友充满了愤怒,做梦没有料到对方居然敢背叛她。

年轻的女民警一看她的表情泛起了波澜,赶紧劝道:“方总你如果没啥要问的了,咱们还是离开这里吧。”

方素萍的表情纠结一下,突然面对女民警:“小许警官,你能再帮我一个忙吗?”

女民警欣然点头:“当然可以。只要我能做得到。”

“你当然能做到。”方素萍向她递上手里的手机,“请帮我打开郑亦亮以前撤回的几条微信。”

(本章完)